蜘蛛女百米高空日刷千斤泥,怕家人担忧隐瞒10年

“我做外墙粉刷这个活已经有12年了,每天都是在百米的室外高空作业,因为怕家人担心,所以隐瞒了家人近10年。”小芳一边说着话,一边整理着绳子、坐板等粉刷用的工具,准备着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我今天做的这个活是对损坏的外墙先粉刷一遍低灰。一般情况下,一桶和好的灰有60斤左右,有时一天下来要粉刷10多桶,重量有1000斤左右。”

小芳是安徽阜阳人,一名80后农民。众所周知,在所有的建筑行业中,外墙高空粉刷从业者一直很少,因为高空作业,如同蜘蛛,所以又被人们称为“蜘蛛人”。在这个行业中,特别是女性从业人员,更是少之又少。那么小芳是什么原因要从事这个工作呢?在百米高空粉刷外墙,又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呢?

和村里其他同龄人一样,在结婚之前,小芳也一直在厂里打工。她说,那时,她是在一家食品厂打工,虽然工资低点,但是每天过着没有“风吹日晒”的生活。“感觉还是在工厂里打工舒服些,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生活压力,只要环境好,工作轻松,对钱也没有太大欲望,只要能挣够自己花的就行。”图为8月14日,小芳在阜阳某小区33层楼的高空外墙做粉刷的情景。

2004年,在别人的介绍下,小芳认识了同村一位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小伙,并结婚成为夫妻。婚后,小芳便辞去了工厂里的工作,随着丈夫一起来到了工地。“和之前在厂里打工相比,工地上的活是又苦又累又脏。因为丈夫在工地上做习惯了,自己只能跟着他到工地上找点活干。在农村,这就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谁让咱嫁给了一个在工地上干活的汉子呢。”

刚开始,小芳都是在工地上做些相对轻松的零活,但随着两个儿子的出生,原本无忧无虑的她一下感觉到了生活沉重压力。“当时,工地上刚好缺少粉刷外墙的,找了几个人都因为太高不愿意干。我听说这个活干一天是我当时工作的3天工资时,心就动了。”小芳说,她其实也有点恐高,但为了挣钱养家,只好心一横,豁出了。图为8月14日,小芳下班后给年迈的奶奶喂吃食。

“当我把做外墙粉刷的想法告诉丈夫时,他死活不同意,说做外墙粉刷活危险,那是拿命挣钱。没办法,想要得到他的支持,我只好一点一点说服他。我说,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想拿高工资,只能吃点苦,冒点风险。”小芳说,在她的耐心说服下,最后丈夫只好勉强同意她先试试。

图为小芳用的高空粉墙作业工具。

“第一次做外墙粉刷的时候,楼房还不是太高。当我扣好安全带,准备带上灰桶,坐上坐板要开工干活时,站在楼顶边上,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小芳说,当她从楼顶往下看的时候,两条腿还是有点发抖的。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家中的老人和孩子,她只好强硬着头皮坐上坐板,开始了她的外墙粉刷之路。

“我干的这个工作,就是一个‘胆大心细’的活,看着悬在半空中危险,其实只要把主绳、副绳栓结实,安全带、保险扣和牛鼻子按工作规范要求扣牢,基本上不会有问题的。”小芳说,有时因为工作需要,当到了楼层中间位置的时候,要靠着外墙用脚荡着干活,左右摇摆的幅度有近10米远,那种感觉如同在空中荡秋千一般。

图为小芳在高空中接灰的情景。她说,这样的一桶灰重约60斤,有时一天就要用上10多桶。

小芳说,由于是高空作业,一般坐上去就是半天时间,每次下到地面后,经常是两只脚发麻。“因为上厕所不方便,所以在开工之前,都要尽量减少喝水,就是在天气炎热的夏季,也要忍着,只要下到地面后,才能以放开量地喝上一通。”

为了不让家中的老人为自己担心,这些年来,小芳从来没有向家人说起自己的工作情况。即便是有时老人问了,她也是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做的是“油漆”活。

两年前,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了快手平台,看别人拍视频感觉有意思,她也学着把自己工作的场景拍成段子,然后发到自己的快手号上(快手ID:778290294),结果被母亲看到了。老人当时打电话让她回家,说她的工作太危险了,家人都劝她别干了。小芳说,每月8000块钱的工资对她这个家庭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在说服家人后,她每天下班都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图为每天下班后,小芳都会到菜市场给家人买些喜欢吃的肉食和青菜。

小芳说,在她们这个行业中,女性从业人员是少之又少,据她所知道的,不超过5个人。她说,如果有别的选择,她也不想继续从事这个行业了,毕竟这样的高空作业对家人会有一点担忧和牵挂。“无论做什么,安全都是第一位的。12年来,被我坐坏的坐板已经不下20个了。”(图/文 快拍韩振,原创作品,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