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母亲偷汉出走 父亲伤人入狱 继母跪求乡亲借钱救重病继子

照片中的男孩名叫张艳豪,今年14岁。2019年1月份艳豪因全身发黄,高烧不退被送往当地医院就医,经检查被确诊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和嗜血细胞综合症。艳豪的亲生母亲在艳豪3岁时“偷汉”出走,父亲在艳豪10岁时意外伤人入狱,如今艳豪骨髓移植后排异严重亟待救助,继母朱爽跪求乡亲父老借钱为艳豪筹救命钱。

张艳豪家住河北省沧州市米各庄镇,父亲名叫张海府,今年36岁。自幼家贫的他很小便外出打工,16岁时因机器故障左手失去三根手指,自此受尽白眼和欺辱。他的第一任妻子在艳豪三岁时“偷汉”离家出走,留下他与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妻子的离开让张海府本就凄苦的人生更加灰暗,直到朱爽的出现才让他的人生出现一丝丝的温暖。

朱爽说:“我比他小6岁,父母一直不同意我们的婚事,是我的坚持让我们在2012年修成正果。”朱爽与张海府结婚的那一年,艳豪8岁,刚开始艳豪对朱爽有一些抵触,是朱爽的善良慢慢感化了敏感的小艳豪,婚后多年朱爽一直将艳豪视如己出,不曾孩子受任何委屈,夫妻二人勤恳踏实,日子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可是好景不长,2015年的暑假一家三口在去家庭旅行的路上被人欺负,为保护母子二人张海府在自我防卫的过程中意外伤人,因此被判刑3年6个月。“那些小混混欺负我们,海府没有办法就和他们扭打了起来。”朱爽说。朱爽看出了艳豪因这事的恐惧,看着懂事的艳豪朱爽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不管张海府能否回来,她都会把艳豪抚养成人。如果您想帮助张艳豪完成接下来的治疗,请点击“继母跪求乡亲救继子”。

1200多天的等待,2018年12月份张海府刑满释放,一家人兴高采烈的采购春节年货。艳豪却眼睛发黄,高烧不退,在沧州市人民医院被确诊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和嗜血细胞综合症,为控制病情,艳豪需每日进行骨穿、腰穿,输血小板,但治疗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病情并无好转。

“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们带着仅剩的积蓄来到了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经过专家会诊,医生建议艳豪马上进行骨髓移植,骨髓移植需花费近40万元,面对巨额的缴费数字,夫妻二人手无足措。艳豪曾偷偷告诉朱爽:“妈妈,咱回家吧,家里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再给我治你们可怎么活。”看着懂事的艳豪,朱爽将他抱在怀里,她告诉自己不能放弃。

骨髓配型期间夫妻二人曾多次联系艳豪的亲生母亲,希望她能为孩子做点什么,但都被她拒之门外,就连艳豪病情恶化进ICU时她都从没去到医院看一眼。“我们只是希望她能去看一眼孩子,让孩子看看自己亲生妈妈,但她却表示孩子死活与她无关,我从没见过如此狠心的女人。” 朱爽说。

为给艳豪早日进行手术,张海府每日每夜的去建筑工地干活,微薄的工资收入在庞大的手术费面前不过是杯水车薪,眼看艳豪的病情越来越糟,朱爽回家找人办了高利贷的贷款,用挨家挨户的下跪求父老乡亲的方式为孩子筹手术费。“我挨家挨户磕头,他们知道孩子的情况后可怜我们一家人,便会拿出200到300元。”如果您想帮助张艳豪完成接下来的治疗,请点击“继母跪求乡亲救继子”。

就这样朱爽走遍了老家的大街小巷,膝盖也磨出了一个个的水泡,为了给艳豪手术夫妻二人欠下了巨额的外债,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的5月7日顺利进行了移植手术。手术后的排异像翻滚的浪头一样一波一波涌来,让夫妻二人一次又一次陷入绝望。

先是皮排,皮肤像妊娠文一样,满腿都是透着血色的伤疤;再是肠排,一个月时间的禁食禁水,1米68的艳豪从原来的160斤瘦到了现在的105斤,伴随而来的还有真菌感染,胃部感染。艳豪的病情一直时好时坏,但坚强的艳豪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

2019年7月中旬艳豪的病情出现恶化,当时艳豪高烧不退,意识不清,在抢救室昏迷3天3夜,7月21日医生给艳豪下达病危通知书,就在所有人都要放弃的时候艳豪再一次坚强的挺了过来。如今艳豪的病情依然很不稳定,每天的治疗费用在1万元左右,夫妻二人早已山穷水尽。

艳豪自生病以来已经花费近80万元,这已经是夫妻二人可以筹到的全部,现如今夫妻二人已欠下医疗费近5万元,后期治疗费用还需近40万元,种种没钱的滋味,深刻感受到乏力的挫败感,夫妻二人如今已是绝望的边缘。朱爽说:“我不能放弃我的孩子,我虽是后妈,但我真的爱他,可是如今谁能帮我救救他。”如果您想帮助张艳豪完成接下来的治疗,请点击“继母跪求乡亲救继子”,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继母跪求乡亲救继子”完成捐赠,感谢您的大爱!后续报道请持续关注微信公众号“励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