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板-疯狂传中压垮对手 红军最已阵堪称枪手榜样

阵地进攻套路娴熟,前场压迫强悍犀利,在本赛季首场强强对话中,利物浦全方位地展示出了欧冠新王的风采。面对主动让出控球权的对手,克洛普的球队在充分利用场地宽度的基础上持续围攻对手,最终通过边路传中制造的角球打开了胜利之门。埃梅里围绕技术型中场搭建的防反体系一度给主队带来了麻烦,佩佩上半场错失的单刀球机会成为了比赛的分水岭,红军的“最已阵”在配合默契度方面的优势,随着比赛深入逐渐显现了出来。

布阵:实用型中场拱卫三叉戟,“最已阵”欺生

同上赛季的两回合交锋时相比,阿森纳此役的首发阵容变化幅度较大,新援大卫-路易斯、威洛克和塞瓦略斯堪称三线技术担当,刷新队史引援纪录的尼古拉斯-佩佩更是首次在英超先发登场。利物浦此役的首发阵容没有太多秘密可言,克洛普沿用了上赛季欧冠淘汰赛阶段的常规配置,焦点人物张伯伦被留作后手,“红箭三侠”身后的三名中场是法比尼奥、亨德森和维纳尔杜姆。

克洛普最初试图将4231体系的打法和配置移植到安菲尔德,在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前腰球员的情况下才不改打433驱动压迫。在已经结束的两轮比赛中,克洛普有意重启4231阵型试验,但考虑到刚刚伤愈复出的张伯伦还没有找到感觉,对手阿森纳的控球和进攻能力又很出色,红军需要用最擅长的跑动和逼抢来压制对手,433无疑是最合适、最稳健的阵型架构。

战术打法:激进式压迫以退为进,“无翼”枪手陷入被动

从赛季开打至今,利物浦和阿森纳都表现出了攻强守弱的特点,能够在前场争取到球权转换的机会无疑是最理想的结果。开场后,两支球队都在积极地向对手施压,球员们在无球防守时的战术执行力也都比较到位。

在高位压迫环节,埃梅里强调重点人管控,克洛普看重的是空间的覆盖。在之前的两个赛季中,利物浦在无球状态下依靠跑动能力很强的前场三叉戟“以少防多”,三名前锋足以控制对手后场五到六名球员,三名中场的任务是轮流弹出上抢对手在后腰位置的接应者。或许是考虑到“红箭三侠”的体能状态不够理想,克洛普此役调整了球队在高位逼抢环节的站位:维纳尔杜姆、亨德森以及有球一侧的边后卫会轮流进抵锋线配合三前锋像对手施压(4-2-4),在拿下球权之后,法比尼奥居于双中卫之间进行转移调度,两名边后卫向前完成传中任务(3-2-5),三名前锋在中路形成合力,两名进攻型中场负责后上冲击。

利物浦持续围攻,阿森纳的防线被压扁后失去纵深。

利物浦的三前锋在中路形成合力,边路走廊属于边后卫。

面对利物浦的立体式进攻,阿森纳采取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锁方式:一是利用长传球打开纵深,奥巴梅杨和佩佩直接冲击肋部,寻求与马蒂普和范迪克的一对一机会;二是围绕两名具备中场属性的边前卫进行传切配合。不过,由于边路防守压力过大,贡多齐和塞瓦略斯被压制在靠后的位置,前者的处理球略显拖沓,后者技术出色但缺少足够的速度和爆发力,阿森纳很难在由守转攻阶段迅速在中路集结兵力,4312阵型在中场的技术优势无从发挥。托雷拉的缺阵让枪手失去了一个稳定的后场出球点,削弱了后腰位置的缠斗、上抢和对第二落点的控制能力,看似人数众多的防守体系很容易在持续承压中失去纵深。

佩佩单刀不进,埃梅里赌博失败。

胜负手:红军的传中套路多端,枪手出后招为时已晚

中场人数处于劣势,单兵技术能力不够突出,利物浦能够顺利完成出球和推进,一方面要得益于三名前锋强大的辐射带动能力,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三名中场出色的移动接应能力,他们能够在连续传递和转接中兼顾速度和准确性。在没有专职前腰球员的情况下,菲尔米诺承担起了更多的组织和串联任务,这是红军能够不断在前场完成进攻方向转移的关键。马内和萨拉赫在肋部的移动和用球将枪手的防线压制在禁区内,阿诺德和罗伯逊就能在外侧获得轻松传中机会。无论是瞄准远门柱的点对点输送,还是兼具弧度和速度的低平球传中,亦或是出其不意的倒三角输送,红军的两名边卫总能第一时间发现枪手防线的漏洞予以打击。

马蒂普接应阿诺德的传中首开纪录。

阿诺德和萨拉赫完成连线,盯防他们的蒙雷亚尔和扎卡完全跟不上节奏。

在易边前的深度防御阶段,阿森纳尚可仰仗大卫-路易斯和帕帕斯塔索普洛斯的经验来控制第一落点,依靠球员们前赴后继的封堵来保护第二落点。当马蒂普利用头球打破僵局导致比赛变得愈发开放后,枪手已经无法像上半场那样压缩后场空间,以塞瓦略斯和贡多齐为首的技术型中场很难保证回防到位率,防线球员在盯人防守时的专注度也出现了明显下降。

大修后的大卫-路易斯在上抢时的威慑力已经不比巅峰。

在萨拉赫制造点球的过程中,蒙雷亚尔和扎卡对目标人物的盯防均显得慢半拍,阿诺德在边路得球时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调整后再传中,大卫-路易斯迫于无奈只能选择犯规。在打入点球后,萨拉赫很快就利用一次快攻机会扩大了比分,膝盖大修后的大卫-路易斯已经无法对位压制速度型球员,巴西中卫现阶段其实更适合三中卫体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四中卫架构中承担大范围扫荡和上抢任务。

依靠助攻能力很强的边后卫拓展场地宽度,三前锋在中路进行配合,回撤的中锋主导楔形攻势击穿对手的防线,两名边锋既可以在侧翼单打、又能在中路冲击禁区,克洛普搭建的这套进攻体系经过两个赛季的磨合已是炉火纯青。一方希望用堆积技术型中场的方式来实现攻守平衡,一方则在全新三前锋体系的带动下用压迫式进攻建立优势,两位主帅截然不同的布阵思路决定了比赛的走势。在实力处于下风的情况下,埃梅里希望依靠新援来出奇制胜,但这也增加了球队在压力下崩盘和失控的风险,利物浦“最已阵”在默契度和容错率上的优势显现了出来。

就在“红箭三侠”合力制造威胁的时候,阿森纳的进攻只能更多地依靠佩佩和奥巴梅杨两人之间的连线。埃梅里没有给三叉戟太多合体演出的时间,拉卡泽特直到第80分钟才获得出场机会,阿森纳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组织反攻。

总结

从放弃传统中锋后安排菲尔米诺司职“伪九号”,到将萨拉赫打造为具备支点能力的右路“前锋”,再到让身披10号球员的马内承担无球进攻任务,克洛普用了近两个赛季才找到了属于“红箭三侠”的最优解。埃梅里如今也握有相似的人才资源,但阿森纳锋线的建设速度或许能更快一点,拉卡泽特(支点作用)、奥巴梅杨(冲击纵深)与佩佩(肋部持球)现阶段的打法已经足以构建出一个完成的轮转体系。在这个传控战术发展进入瓶颈、前锋影响力持续回归的时代,阿森纳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上。

(猫眼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