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奇人杨伯丑:易经八卦不过是江湖术士的道具

江湖术士

中国古代神秘文化颇为流行,江湖术士历来极受人们追捧。有关术士的奇闻异事,不仅在稗官野史中写得神乎其神,有些还被写入了正史,如隋朝术士杨伯丑,就在《隋书》有专门的传记。

杨伯丑是冯翊(今陕西大荔)武乡人,喜欢研究《易经》,早年隐居于华山,却名声在外。开皇初年,隋文帝杨坚闻其名,便征召他入朝觐见。既然是术士,行为举止自然不同于凡夫俗子。杨伯丑见到朝廷的达官贵人,懒得作揖行礼,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交谈时也不称呼对方的官职或者尊称,一律直接称“你”。隋文帝问了他一些问题,他顾左右而言他,故作高深莫测。隋文帝赐给他的一套衣服,离开朝堂后就被他脱下扔掉了。显然,杨伯丑是一个装逼高手。杨伯丑在朝堂上肆无忌惮地装逼,出了朝堂却又莫名其妙地装疯。滞留京城期间,他每天在街头游荡,浑身污垢,从不梳头流脸。没有人能摸透他的脾气和心思。

当时有个张永乐的术士,在京城里以算卦为生。由于都是易经八卦爱好者,杨伯丑便跟着他混江湖。久而久之,张永乐发现杨伯丑的道行远在他之上。张永乐算卦时有不能解决的问题,杨伯丑就为他解析卦象。据说杨伯丑的解析往往能达到寻幽入微的境界。后来,杨伯丑大约觉得算卦是门不错的生意,干脆自己也干起了算卦的行当。

算神

某日,有人丢失了儿子,急忙来找杨伯丑算卦。杨伯丑占了一卦,说:“你儿子在怀远坊南门东侧的墙边,有个穿青裙的女子抱着,你到那儿去找吧。”那人到他说的地方去找,孩子果然在那儿。又有一对夫妇,家中收藏着数两黄金。忽然有一天,黄金不见了。老公怀疑老婆有异心,准备将她赶出家门。老婆含冤莫白,就来找杨伯丑占卦。杨伯丑占卦后说:“金子还在你家中。”于是将她家人召集到一块,杨伯丑指着其中一人说:“你把金子拿出来。”那人面带羞愧,乖乖交出了金子。

有个叫许知常的将军,请杨伯丑替他算卦,预测吉凶。杨伯丑说:“你出远门的话,最好不要去东北方向。万不得已要去,也应该尽快返回。不然的话,权臣杨素会砍掉你的脑袋。”没过多久,隋文帝让许知常去太原辅佐他的第五子、汉王杨谅。太原正好是在京城的东北方向,按照杨伯丑的预测,许知常此去凶多吉少。果然,隋文帝死后,杨谅因不满隋炀帝杨广夺嫡即位,起兵造反。许知常发现苗头不对,赶紧逃回京城长安。不久,杨素率军平息了杨谅叛乱。杨素与许知常素有隔阂,攻破太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搜寻许知常,要砍他的头。所幸许知常听了杨伯丑的话,早早便离开了太原,避免了杀身之祸。

易经

有人丢了马,也来找杨伯丑算卦。当时杨伯丑正要去东宫见太子,半路上遇见失马人,便临时给他占了一卦,说:“我没时间为你解析卦情,你到西市东壁门南侧的第三店,给我买鱼做成鱼肉丝,就能找回丢失的马。”失马人半信半疑前往西市,忽然发现有人正牵着那匹丢失的马,立即上前抓住了他。

崖州地方官员曾向隋炀帝进献一颗直径一寸的珍珠。不料送珠使者偷偷将珍珠换成了假的。隋炀帝怀疑有人将珍珠掉包了,却又不敢肯定,于是召杨伯丑算卦。杨伯丑说:“有物出自水中,浑圆而色泽光亮,应该是一颗大珍珠。但现在已经被人藏起来了。”杨伯丑甚至还说出藏珠人的姓名和相貌。隋炀帝命人追查,很快查出了作案者。珍珠失而复得,令炀帝大为惊奇,赐给杨伯丑20匹绸缎。

国子祭酒何妥曾与杨伯丑谈论《易经》,杨伯丑听了何妥的高谈阔论后笑道:“你说的不就是郑玄(东汉经学家)和王弼(三国时期曹魏经学家)的那一套理论吗?”杨伯丑于是阐述自己对《易经》的见解。所说的辞义,都不同于以往那些儒家学者的论点,而且思想玄妙。当时的士人都相信杨伯丑掌握了易经八卦学说的真谛。《隋书》中对杨伯丑评价亦颇高,说他“天然独得,非常人所及”。

易经

不过,尽管杨伯丑的奇闻异事被写入了正史,但其真实性始终令人生疑。首先,如果杨伯丑真具有“道破天机”的本领,理应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但史料中记载的这些故事,全是日常生活中鸡零狗碎的小事,且无一能得到验证。甚至连故事中的当事人许知常(又作韦知常),都是子虚乌有。这种传闻原本是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根本不足为信。其次,杨伯丑朝堂装逼、街头装疯的行为举止,不可理喻。历史上真正有智慧的高人,无论是入世还是出世,都是顺势而为,进退有据。虽然他们也会采取一些异于常人的手法来表现自己特立独行,但其目的性非常明确,不会像杨伯丑这样令人费解。再次,虽然杨伯丑精通易经八卦学说,能够“料事如神”,但实际上他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杨伯丑自始至终都只是一名江湖术士,与其他街头算命先生并无区别。

《易经》号称阐述天地世间万象变化的哲学理论,其宗旨是认识和把握世界。但杨伯丑除了在街头占卜算卦之外,并无其它建树。所以,杨伯丑是否真正读懂《易经》,都是值得怀疑的。有时候,易经八卦学说不过是江湖术士骗钱的道具。(文/谢志东)

易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