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王安石改革被妖魔化上千年,要为他洗白了

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能够进入到唐宋八大家,就足以说明王安石有多厉害了。历史上的王安石自幼聪颖,酷爱读书,甚至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北宋时期,面临很多敌人,这些敌人都是游牧民族,除了他们之外,北宋朝廷还是出现问题的。

宋仁宗时期,出现了一位千古名相,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范仲淹。范仲淹的一句话我们学生时代都学习过,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时至今日,上千年已经过去了,这句话已经成为了很多人座右铭,时时刻刻的警醒人们要做什么。

宋仁宗无疑是历史上最为称职的仁宗皇帝。范仲淹在宋仁宗时期,主持了庆历新政,可是因为北宋新旧两派的不同,导致了庆历新政失败。宋仁宗驾崩后,由于没有子嗣,养子赵曙继承皇位。早在宋仁宗时期,王安石就开始崭露头角了。

到了庆历二年,王安石成为了进士第四名,授淮南节度判官。之后王安石的官职就越来越高。到了宋神宗时期,王安石就开始主持变法。当时的北宋已经是穷兵黩武了,不仅仅是武将没有,就连国库也是空虚的。这时候的北宋问题百出。

不可否认的是,宋神宗让王安石主持变法,是正确的,可是王安石的变法改革受到了当时北宋官员的不满。 这场改革触及身居高位的官僚和欺凌小民的豪绅地主的利益,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来说,王安石的改革是最让这些人反感的。

由此朝廷中的世家大族开始对王安石进行攻击,众口汹汹, 群起反对。 王安石被迫辞职。从王安石主持变法的一刻开始,王安石的形象就大为改观。历代思想守旧的人物,全部交口咒骂王安石,称他是“小人” “奸党”。 直到清朝时的梁启超,他专门为王安石写下了长达十六万字的传记——《王荆公》 。

梁启超为历史上这位卓越的改革家进行立传,同时批驳守旧派加在王安石身上的种种诬妄之词。梁启超为王安石立传,无疑是让王安石的形象和历史地位出现了改变。梁启超针对这一历史上的绝大冤案,其次针对恶浊的社会风气,堂堂正正地树立改革家英伟的形象。

梁启超认为,王安石推向的变法,主要是体现在抑制大官僚、大地主的恶性兼并。王荆公传中记载为“公之志, 在制兼并济贫乏, 变通天下之财,以富其民而致天下于治。”其次梁启超对王安石的变法改革有了一个认同,就是“由国家酌盈剂虚,以均诸全国之民,使各有所藉以从事于生产。由国家酌盈剂虚,以均诸全国之民,使各有所藉以从事于生产。”

不可否认的是,梁启超对王安石变法的认同是切中肯綮。可是守旧派对王安石的变法改革肆意诋毁,甚至是认为王安石导致了北宋的灭亡,“必欲天下之恶皆归,至谓宋之亡由安石!” 苏轼作 《温公行状》,全文九千余字,可是一半都是诋毁王安石的。

可是梁启超对此进行了阐述,梁启超认为王安石绝对不是奸臣。梁启超对此进行了辩解:“荆公兴举民政、财政, 其条目班班可考, 其本意无一不出于利民, 乌有所谓损下益上如俗吏掊克之所为乎!”这句话出自《王荆公》。

王安石制定募役法,募役法就是让原来轮流充役的农村居民回乡务农,其次享有免役特权的人户不得不交纳役钱,北宋由此出现了一笔收入。梁启超认为募役法是解除民政的痛苦,实属合乎时势、救时惠民的一大良法。这对王安石的变法是一个非常中肯的评价。

在梁启超的书中,对王安石的变法进行了更为深刻的总结,就是“诚不免有流弊,然为救时之计, 利率逾于病也”。不得不说,梁启超的评价是非常公允的。同时在对宋史的研究证明,梁启超的评价成为了公允之论。后来宋神宗时期,高太后强烈反对变法,于是任用了司马光为相,最终王安石病逝,享年六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