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求尽如人意,但求问心无愧

鬼谷道创始人|鬼谷子智囊团|民间手艺人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做事,就招人忌、怨、恨、怒。一事不做,一事不生。要做,就无惧。不做,则安生。

近期打算去拜访一位老朋友。

之所以叫老朋友,不是因为认识的时间长,而是因为他确实老,退休都已经十年了。

阿信是个好学的人,这里的好学不是说我读了多少本书,而是我很擅长学习别人身上的优点,而且自诩学的很快。

其实也就是我时长挂在嘴里念叨的,多读人,少读书。人是活的,书是死的。所以我始终孜孜不倦的去向形形色色的人学习。

杨德昌说过:电影使人生的长度延长了三倍。对此,我表示非常的不以为然,如果能够体会一个人的人生哲学,体会到不同人生命的酸甜苦辣,人生何止三倍。

这其实算不得什么感悟,更算不得什么高深的智慧。很多年前的一个富二代朋友就曾经告诉我:要多跟老人家聊天,不管那人是富是穷,是贵是贱,咱们都应该跟他们聊聊。虽然我暗自揣测,这位朋友是想跟老人学学如何跟不同的女人打交道。

但如今拆借过来,却也丝毫不差。咱们这个东方民族最强大的就是经验,历史不断轮回中积累的深厚的生存经验。

似乎应该言归正传了。

我的这位老朋友,姓曹,比我足足大了好几十岁,我叫他曹哥,他也不反对,反而乐此不彼,心里依然是个狂妄的少年。

曹哥的人生是桀骜不驯的,即便在体制里泡了大半辈子,却依然是一粒响当当的“铜豌豆”。在那种环境里泡着说没点城府是不可能的,但他的骨子里却依然是“愤怒”的。这就使得连我都可以看出他言行中的一些破绽,势必会酿成不好的结局。

我猜,他是知道的。但是到了这个年纪,又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

我经常看见很多朋友会吐槽自己在社会上受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挫折。但是那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年轻的标志吗?

如果某天我们“知天命”了,还会惯着谁吗?

至少我是不愿意的。

我跟曹哥,算是不打不相识。

一开始,他其实看不上我。我的个性就是没啥个性。曾经年纪轻轻就提着行李箱到处闯荡了,想要个性是万万不能的,即便后来稍微有了点成绩,也是依然是低调的一塌糊涂。因为我在职场上、商业上实验了好多次,一个人、一个企业一旦高调起来,紧接着就是毁灭。

这些年,无一例外。

所以我即便是坚持原则,拒不退步,我也会在前面糊上一层“低调”的外衣。

曹哥对我的这种个性很看不惯。虽然我知道,其实他年轻时候从江西大山里骑着自行车走出来,一直打拼到江南落脚,也是受尽了委屈,饱经了风霜。

但是,他在圆滑的背后,依然还留存着固执的本性,所以我是不会跟他一般计较。我觉得他有点倚老卖老,甚至觉得若是以后我老了,指不定脾气比他还大。

哎,或许这是咱们瓷器国的传统,就跟媳妇受婆婆气一样,媳妇老了又顺利传承了婆婆的脾气。

曹哥对我最不爽的地方就是我的犹豫不决。

确实,我有个习惯,一旦搞不清状况就停下来,甚至退回去,一定不会表露出任何的态度。这事儿一方面是鬼谷子教诲的,另一方面是在江湖上锤炼的,要是摸不清状况就下决断,其结果肯定是被人当枪使。

老曹是狡猾的,他对我的不满就在于他多次想拿我当枪使,可是我总是报以神秘的微笑装疯卖傻。实话说,这一招很管用,每次都能让我全身而退。

是啊,饱受万恶的资本家压榨,我很有点混职场的小聪明。

所以,曹哥屡次失败过后,就开始给我贴起了标签,比如阿信“没个性”、“太软弱”云云。

一开始我也没计较,不过后来我也学起他了,给他贴上各种标签,比如“老顽童”、“老固执”。

你看,我们的革命友谊本来就是在针锋相对之下结成的。

不过,说实话,曹哥的作风确实会吃亏。不管如何狡猾,他的身上还是带着50年代人身上所特有的“主人公”气质。

读书其实不是我的专长,一本《鬼谷子》读了十八年,说我是个会读书的人,连我自己都不信。

但我在读人上异常勤奋,并且有着超一流的水平。比如曹哥死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做事小心谨慎的人,脸皮居然会那么厚?

那几年,我隔三差五就拿着打火机跑曹哥那“顺”烟抽。关于盘剥香烟上只是幌子,并非我小气舍不得买烟,而是我故意暴露个弱点过去,让曹哥觉得我是个贪图小便宜,没啥心机的人。

而我的目的是要向曹哥学习。学习什么呢?他的人生哲学。说起来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本世纪初的时候,我想买房,可是看不明白,于是耍了点“小聪明”,混进了一所名校的经济学院的内部圈子里。

不过这并未对我买房起到了什么帮助,倒是结识了一个朋友。那位朋友很会读书,他告诉我:其实读书的本质,不仅是学习书里的理论知识,更要能体会作者的思维模式。

其实读人也是一样,你只要掌握了对方的思维,那么言行举止就很容易能够判断出了。其实我们每个人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我们穷尽一生在书写着自己的人生故事。

我们都是自己的人生作者。

两人吞云吐雾之余,我问曹哥:您老德高望重,在做事方面有啥宝贵的先进工作经验教导一下我这种天生愚蠢的人啊。

曹哥瞄了我一眼,点了根烟,惬意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个烟圈。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有戏,因为他那个年纪最需要的就是尊重。

果不其然,曹哥说:阿信啊,你平时做事有点太小心了,有些事情做之前我们要想明白,是做,还是不做。

做有做的方法,不做有不做的方法。

我说:你看我们年轻人在职场里,总会有这么一种错觉,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就不错,你认可吗?

曹哥认真说:可以啊。选择了结果自己能接受就行了。就不要抱怨自己没得到什么。什么都不做自然什么都得不到。更不要抱怨失去什么,谁不是一不小心就老了呢?所以既然出来工作,有些事,虽然是得罪人,但咱还是得做,要不你到我这个年纪,不后悔才怪。

这段话里,没有了圆滑和世故,反倒多了一份对生命的尊重。

前不久,七十高龄的曹哥又下岗了。我知道肯定他的“犟驴”脾气又上来了,肯定是准备在他新公司里做点事,结果得罪人了。

确实,他的这种“为老不尊”的行为,一定会伤害他人的利益,引起众怒。以前公司的老板就曾经说过:曹主任啥都不做,只要坐在那里就行了,我们需要的是他的名气而已。

可我知道曹哥肯定会去做:想好了做就去做呗,不就是犯错误吗?不就是得罪人吗?人生,难道不应该决绝的做点事情吗?哪怕结果是错的。在小事上,可以退让,可以圆滑,可以世故,但是在大事上,我寸步不让。

这点像极了商鞅。在商鞅推行变法之前,秦孝公嬴渠梁也是害怕得罪人,害怕失败。结果商鞅怎么说的呢?他说:疑行无名,疑事无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见非於世。有独知之虑者,必见敖於民。

啥意思呢?行动犹豫不决就不会搞出名堂,办事犹豫不决就不会成功。况且超出常人的行为,本来就常被世俗非议。有独到见解的人,一定会被一般人嘲笑。

对此,鬼谷子也认可的,比如他说:用力犯勤苦,然不得已而为之者,可则决之。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会很辛苦会得罪人会吃亏,甚至吃力不讨好,但却是我们不得不做的,所以既然决定了就去做吧。做人不求尽如人意,但求问心无愧。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总要做点事情的,只求能不白活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