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死年羹尧,造成的3大后遗症,令雍正后怕不已

“想当初何不自收敛,至如今后悔已迟了”,此话可谓一语双关,年羹尧临死后悔迟,雍正宰杀年羹尧后,面临的一系列麻烦,亦是后悔迟。年羹尧之死,在《雍正王朝》中另有一条主因,功高、自大、僭越等等仅算导火索,真正触动雍正杀心的,还是年羹尧擅自宰杀力推新政的清流孙嘉诚。阻扰新政者,必要杀一儆百,这是雍正即位初期不可触的底线。

年羹尧,毫无疑问的能臣,参与夺嫡逐荡西北,他死后,雍正很快面临自断臂膀的可怕后遗症。正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年羹尧被杀,头一个心惊后怕的人,即是一条藤上的蚂蚱:隆科多。年羹尧何等心腹功臣,说杀就杀,翻脸无情,早就因巡抚诺敏一事挨了一棒槌的隆科多,心生不满,这才生出顾盼之心。

君臣失信,隆科多开始寻门路自保,继而受到老八胤禩一伙及新生夺嫡势力弘时一伙的拉拢。如此两面夹击下,隆科多背叛了雍正,生出八王议政的逼宫大祸。除了隆科多,老十三胤祥、上书房张廷玉等肱骨,其实都因年羹尧之死发生微妙变化,这些人很大程度上畏惧雍正超高的疑心、控制力,都不愿再出头,而是闷头当“循吏”,以防留把柄。

再次,西北烽烟因年羹尧坐镇而暂熄,又因年羹尧之死而死灰复燃。被年羹尧揍的抱头鼠窜的罗布藏丹,带着残兵败将又杀回西北,轻而易举的反扑了阿尔泰大营,打的清军大败。而彼时接替年羹尧位置的岳钟琪,其实并不受雍正信任,所以岳钟琪凡事都不敢做主,不敢决断,最终直接大撒把,把各种大小琐事都飞报雍正,西北战事,一直到雍正死都没解决。一团乱麻,令雍正心力交瘁,结果就是“没有张屠夫,得吃带毛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