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股票总监肖志刚离职:改行开书店 想卖自己书

肖志刚因个人原因,从天弘基金离任。他发表公开信称,接下来有时间,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再多开几家看得见摸得着的校园实体书店,同时把过去零星撰写的投资心得整理成书,在自己的书店卖自己的书,多好。

在肖志刚活跃的两个平台,粉丝都在问:刚哥,你去哪里了?

作为网络上最活跃的公募基金经理,肖志刚善于用精妙的语言,和投资者分享各种想法,深得投资者追捧。在蚂蚁财富APP,肖志刚拥有超过24万的粉丝,在雪球平台肖志刚的粉丝超过13万。

但是眼下肖志刚,已经三个月没有在蚂蚁财富发言了...

一个月没在雪球发言了...

如今,随着8月24日的一纸公告,因个人原因,从天弘基金离任,谜底揭晓。

有些人在询问肖志刚的去处,也有人在探索公募的新方向,比如各大电商平台,开始构建投资组建,希望通过大V区带货(卖基金),而让这个设想成为有保障的大规模现实,是各大平台正在努力申请的投顾牌照。

投资人问,肖志刚去哪里了?各大平台争夺可以带货的大V。而我却看到了他们的共同点---和投资人的更及时更坦诚的沟通。

大V,通过每天的文章,和投资者沟通,用更通俗的语言,更贴近的利益出发点,为投资者解疑答惑,在投资的煎熬中陪伴共同征战,及时且高频率。而肖志刚,从投资哲学的角度,常常在网上和用户天南海北的聊,除了睿智,还有真诚和用心。

相比公募基金一年六次的季报沟通,上述两种行为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和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既往,无论基金涨跌,投资者都找不到基金经理,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伴随指数基金的底层资产,投顾之路方兴未艾。

现行的公募主动权益,究竟向何处去?在告别天弘的时候,作为一个基金经理,肖志刚留下了一份个人的印记。

以下,为肖志刚的告别信全文(已获授权发布)。

自7月26日至今,我唯一的工作就是写这封信。平时写投资心得的时候,是整篇文章只论述一个道理,而当下写这封信,要传递的信息过多,反而写起来很是费神。几经修改,勉强成稿,算是对自己过去6年基金经理工作,11年基金从业经历,20年股票投资经验的交代吧。

20年前的1999年7月26日,我骑着车到北师大门口办理了股票账户,正式开启了炒股生涯。(后来这个一楼的办理大厅变成了农行,二楼是个理发厅。成为基金经理后的6年,我一直在这个理发厅理发。)为了节约点开户办证的费用,那次我只开通了上交所账户,战战兢兢地往账户了转了一个月伙食费,发现没有低于3元的股票,只好买了1手基金安顺,算是把交易流程都测试了一遍。

那个时候我也幻想过人生的剧本,应该是最终有一天,我成为了安顺的基金经理。但现实中,又有几个人的人生是按剧本走的呢,走着走着,剧本就忘光了,而有的事儿却从指缝中永远留了下来。如你们所知,我最终成为了一名公募基金经理,一位帮上百万人打理过钱财的基金经理。

在天弘基金参加校园招聘的时候,我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基金经理的一天是怎么过的?”作为一名基金经理,每天醒来,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家国大事各种信息,基金经理需要做的是迅速决策,决定买还是卖,买这个还是卖那个。其实,这与很多职业都是相通的,相通之处在于,都是做决策的。网络大V需要决策的是帖子转还是不转,转这个还是转那个。领导们需要决策的是项目批还是不批,批这个还是批那个。曾有一位县委书记和我说,在中国没当过县委书记不算当过官,我说那基金经理之于金融也是同理,他就立刻领会了。

总之,基金经理是一个最接近完美的职业,尤其是作为天弘基金的基金经理,是我感受最自由,成长最快的六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我经常跟团队同事说要珍惜在天弘基金从事股票投资的机会,珍惜大树底下好乘凉的舒适,这机会正是基金经理们梦寐以求的,又是行业内所稀缺的。真的感谢公司所有领导、同事的六年支持与陪伴,感谢团队六年的帮助与理解!

1980年5月,《中国青年报》刊登了一封来自潘晓的读者来信,标题是“人生的路,怎么越走越窄”,引发了当时社会的大讨论。人生轨迹,就像一棵大树,从树桩开始,不断分叉抽芽,越分越细,直到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树叶,最后落叶归根。在这个分叉道路上,少有走回头路的,每过一次十字路口,选择就少一些,最后可不就没得选了。投资是靠决策,人生也是靠决策,尴尬的地方是,重要的人生决策基本都在年轻时完成了,随着我们认知水平与决策水平逐渐提高,人生的路却越走越窄,矛盾与痛苦随之而来

2019年的元旦,我搭一辆出租车,出租师傅感慨,这车轮一滚一滚的,又是一年过去了,啥也没留下。我说我的工作也有点像,股价上下跳动一天又一天,这一年就过去了,也不容易看到什么积累。我在抖音上经常看到各种宏伟的工程,评论里往往会有一些人留言,很自豪地说自己参与过建设,虽然参与这些工程可能很苦、很累,也不怎么赚钱,但在这些参与者眼里,自己留下了点东西,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我的微信头像从来没换过,是一架自己20年前亲手铸造的小飞机。也许再过20年,我不能保证还用着这头像,但我一定会记得这架小飞机,依然保留着。而我却很难保证我还记得曾经管理过的基金收益率是多少,就像现在的我,再也想不起高考各科分数了。也许不少人就是这样,需要一个具体的存在,在上面雕刻自己的岁月。待暮年回首,有物为证,你看,这世界我来过。

实实在在的存在,总是让人更有安全感,所以与投资对立的叫实业,叫实体经济,网络电商的对立面是实体店。对此我是深有体会的,因为家人先后经营了两家小书店。正好在7月底,教育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接下来有时间,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再多开几家看得见摸得着的校园实体书店,同时把过去零星撰写的投资心得整理成书,在自己的书店卖自己的书,多好。借用豆瓣上一位书店店主的话“别人有钱开宝马,我有钱开书店”。

再次感谢所有持有人的信任与支持,在此谢过大家!

肖志刚

2019年8月于新竹寄梅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