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应无所住 而生其心

文/星云大师

金刚经讲话4/庄严佛土无有住相分第十(二)

应无所住 而生其心

《华手经》开示我们:

「佛告舍利弗:『应以三事验菩萨心。何谓为三?一者、能舍一切所有而不望报,当知是为真菩萨心;二者,求法无所贪惜,宁失身命而不舍法,是则名为真菩萨心;三者,不逆甚深之法,以信解力于佛菩提不生疑惑,是亦名为真菩萨心。以是三心验诸菩萨。』

「又,舍利弗!复有三事验菩萨心。何谓为三?常勤精进,求法不倦,谓是大乘菩萨藏经。以是经故,自增善根,亦能增长众生善根,常随法师,恭敬供养若过千岁,乃能得闻善根相应一四句偈,闻已随顺,不违,不逆,不没,不退,追随法师,益加恭敬,恒自咎责:『我以宿世障法罪故,不得闻法,非法师咎。今当亲近随从法师,令我一切障法罪业皆悉消灭!」是亦名为真菩萨心。』

净土的庄严皆从因中修得,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有黄金铺地,七宝楼阁,八味功德水充盈其间,都是法藏比丘以四十八愿的悲智完成的。

佛的净土在何处?《金刚经注解》云:「佛土者,佛之妙性也,众生之真心也。......外不染六尘,内无我人,不着断灭,故名净土。」

佛国净土在哪里?涵容于众生和诸佛的真心妙性中,不染六尘,无人我四相,当下净土严熟成就。《维摩经》说到,舍利弗曾疑惑释迦如来的佛土为何不净?

有一次佛陀正在说法舍利弗心中有个疑惑,前来向佛陀请示:

「佛陀!为什么十方诸佛国土皆是殊严净妙,只有佛陀您的娑婆世界,却是丘陵,坑坎,荆棘,砂砾,土石诸山,秽恶充塞其中呢?」

佛陀以脚趾按地,刹那间,秽恶诸相即皆隐没,百千珍宝严饰的净土涌出。

「舍利弗!我佛国土,原本净妙具足,为度下劣人故,才示现众恶不净。就如诸人天等,随福德业缘不同,食器饭色而有不同。因此,舍利弗!如果心地清净,便见娑婆世界万德庄严,无有恶浊。」

日月原本明耀高悬,盲人不见,不是日月的过失我们应如何使心地清净,佛土庄严呢?有三种方法:

(一)庄严世间佛土:造寺写经,布施供养。

(二)庄严报身佛土:于一切人,心存慈和恭敬,视一切众生如佛,和乐无诤。

(三)庄严自性佛土:息造作妄心,心常寂然不动,不向外求,即与道相契合。

其实佛土庄严与否,与我们的生死何干?我们要如何日日不离道,庄严自心,庄严家庭,庄严人我,乃至成就自身的佛土庄严才是要紧的事。如果不先超越度脱自己内心的丘陵,坑坎,荆棘,砂砾,种种恶浊,又如何能显现平掌如镜,庄严圆满的佛国净土?因此,生活中须时时谨记:

(一)超度贪欲,得富足。

(二)超度瞋怒,得慈悲。

(三)超度愚痴,得光明。

(四)超度冤亲,得平等。

(五)超度妄想,得寂静。

(六)超度啼哭,得安乐。

建设安乐光明的国土,要从超越自己内心黑暗的妄想开始。心荡然洁净,自然六根所见所闻,都是念佛,念法,念僧,其佛国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图说:波斯匿王访佛图图/世界佛教美术图说大辞典提供

三,发大乘心,应无所住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金刚经》相当重要的意旨之一,能掌握其义,即能独具慧眼,彻见金刚宝山中的种种宝物。

经文云:「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前述从无我可证,无法可授,令众生知佛果性空,不应以能得的心,执求能得的法。既是佛果性空,对佛土的庄严之相,也不应生可得之心。佛陀以佛果,严土为喻,向菩萨广说「应无所住」即是清净自心。

《思益梵天所问经》说:

「佛不令众生出生死,入涅槃,但为度妄想分别生死,涅槃二相者耳!此中,实无度生死至涅槃者。所以者何?诸法平等,无有往来,无出生死,无入涅槃。」

因无所住,所以心不贪恋,意不颠倒,生活中的穿衣吃饭,尽露般若本色风光,逆顺悲欢诸境,随缘而住,无诸业缘的牵扰,生死涅槃自不相干!

有一位无果禅师潜居山林,以参禅为定课,二十年来都由一对母女护持供养。由于长久以来一直没有开悟见性,因此打算离山去寻师访道,希望能明了父母未生之前的本来面目。

这一对护法的母女,亲手缝制一件棉衣,并且包了四锭的银子,送给禅师做为路费。禅师接受母女两人棉衣和钱银的供养后,当夜仍坐禅养息。到了半夜,见一青衣童子,手持幡盖,带领一列的鼓吹歌弦而来,放下一朵大莲花,殷勤请他乘坐莲台。

禅师暗忖:「我是禅门中人,未修净土善因,不应贪着此境」青衣童子又再三劝请,表示勿错过吉时良辰禅师随手拿了一把引磬放入莲台上。不久,童子及诸乐人,便逐渐远去。

清晨时,禅师正准备启程,护法的母女匆忙赶来,手里拿了一把引磬,满腹狐疑问禅师道:「这是禅师遗失的东西吧很奇怪,昨晚家中母马生了死胎,马夫剖腹时,却发现禅师的引磬,只是不明白,为何这把引磬会从马腹生出来呢?」

无果禅师闻语,不禁冷汗淋漓,于是作偈:

一袭衲衣一张皮,四锭元宝四个蹄;

若非老僧定力深,几与汝家作马儿。

无果禅师因不贪着胜境妙果,才得以免去入马腹的业报吾人心若有所住,就不免颠倒妄想,若住于渴爱中,就堕入针咽饿鬼报;若住于瞋怨中,当下身受修罗诤斗苦;若不明事理,痴暗无知,则宛如陷入畜生的茫茫业识中。

佛陀知众生心性和习气,因此用金刚坚利的剑戟,铲除我们心中纠结缠绕的葛藤,不妄求神通妙法,于好恶美丑诸境不生住心。《金刚经》全经三十二分中,分分都探溯自心的本源,让我们返璞归真,不再被世间声色犬马眩惑,做一个正观自在的逍遥人!

图/取自网路

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检查我们这颗心猿意马的心,面对无常的情感,能随缘不自苦,不恼人吗?面对人我的是非,能心平气和,随缘消旧业吗?面对名缰利索,能超越安然吗?面对生死一刻,能正念分明吗?只要能管理好自己的妄心,就能勘破四大五蕴的牢狱,安住于生活中种种境界的磨练!

有一位金碧峰禅师,证悟后,便放下世间诸缘的贪爱,唯独对身边的一个玉钵爱不释手。每每入定之前,一定要先把玉钵收藏妥当,然后才能安心入定。

有一天,阎罗王因为他的世寿已尽,就差几个小鬼去捉拿他。禅师入甚深禅定中,小鬼们上山下海,遍寻不到他的踪迹。几天过去,小鬼找不到禅师,着急不已,要怎么回去向阎罗王交差?于是跑去找出土地公,请他帮忙想个办法,让禅师可以出定。

土地公向小鬼表示,禅师是个证悟的人,对世间的许多境缘都已放下,唯独他对玉钵仍有贪爱,也许设法取走他的玉钵,他一动念,可能就出定了。

小鬼们依照土地公的指示,找到禅师的玉钵,顽皮的敲打玉钵,禅师心疼玉钵被小鬼们玩弄敲打,赶快出定要抢救。

小鬼看到禅师现身,拍手笑道:「走吧!跟我们去见阎罗王。」

禅师闻言,了知一念的贪爱要毁去他千古的慧命,立刻把玉钵打碎,再次入定,空中回响一偈:

若人欲拿金碧峰,除非铁链锁虚空;

虚空若能锁得住,再来拿我金碧峰。

人人心中有个放舍不下的「玉钵」,它可能是财富,名位,爱情,权力等等,若不能粉碎搁置心头的玉钵,又如何能见到一个无所住,无所染的世外桃花源?

四,法身无相,不可丈量

佛陀用须弥山王微妙身相为喻,显示无相的法身是不可丈量的。因为须弥山王身虽大,还是有大小可称量,有形色可比较,但是法身之相却非世间的大小,形色所能含括所以,经文说:「佛说非身,是名大身」这个「非身」是无相之身,有别于须弥山王的有相之身,换言之,就是指法身。

佛陀嘱付行者,不住授记,不住严土,不住得果。证得佛果者,即得此「非身」的无相法身,而连此无相法身,也不可住着执取。《楞严经》云:

「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为物,失于本心,为物所转。故于是中,观大观小,若能转物,则同如来。身心圆明,不动道场,于一毛端,遍能含受十方国土」。

毛端和须弥的大小之相,可以含摄融通,所谓一毛端现十方国土;一滴水见宇宙万象;须弥能纳芥子,芥子亦能纳须弥也!

有一位信徒向无德禅师请教:「同样一颗心,为什么说心量有大小的分别呢?」

禅师并未直接回答,向信徒说道:「请你把眼睛闭起来,默造一座城垣。」

信徒依言,在心中默造了一座城垣。

「请你再默造一根鹅毛。」

信徒再次依言闭目默想。

禅师说:「当你造城垣和鹅毛的时候,是借用别人的心,还是自己的心去构造的你造城垣和鹅毛,既然是用同一颗心去造作的,可见心是能大能小呀!」

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大,什么动作最敏捷?不是须弥山最大,也不是电光最迅速,而是我们的心念!心,摄受三千法界及刹尘毫厘,大小不过是世俗谛的假名分别。佛陀于第十分抽丝剥茧为我们拆去授记相,严土相,佛果相等种种障碍,虽然说「应无所住」,但不是叫我们就不需要去积累庄严刹土的福慧资粮,更不是让我们执取无授记,无佛果的断灭知见,而是要我们肯定自性本具足四宝周匝围绕的佛土,庄严自性的无相法身。

学佛人,不舍一善法供养,外在的供养固然有益众生,但身心圆明灵澈,无一玷染,才是最好的供养。物质有限,情意无量。真心四供养,能自他庄严。

(一)一炉清香,不如一瓣心香。

(二)一束鲜花,不如一脸微笑。

(三)一杯净水,不如一念清明。

(四)一句佛号,不如一声赞叹。

佛陀高大殊胜的身相,是因不轻慢一切有情,慈悯一切含识而来再名贵的沉香,比不上心香恒久的芬芳;再清醇的水随物而染,比不上一念不动的清明;千丛万束的鲜花终有谢尽之时,哪里比得上微笑的温暖;万亿佛号的力量,更比不上一句赞叹,令众生起增上善根的功德。

【习题】

1.燃灯佛授与佛陀什么妙法?

2.为什么说心净即国土净?

3.为什么心无所住是真正发大乘心?

4.为什么真心的供养胜过物质布施的功德?

图/取自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