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一项科技与文化融合“实验”的2个月

每经记者:杨弃非 每经编辑:杨欢

图片来源 摄图网

位于成都的商业中心太古里一角,大慈寺国际青年社区的滑板广场上从不缺潮流文化。玩滑板的男孩在此展现绝技,穿各色长袍的汉服女孩在围观的人群中出现,各类文化群体各自在此找到表达自我的一席之地。

6月2日,一种新的元素加入其中——作为荣耀首家青年潮玩社区潮玩青年社区,荣耀Life成都量子光店正式开门迎人。

昨日(8月24日),一场围绕荣耀可穿戴产品、荣耀智慧屏的分享活动在店内展开。这种探索创新乐趣的青年社群文化,正是荣耀的锐科技元素与成都文化的契合之处。对刚刚开启2个多月的这家全球首家青年潮玩旗舰店来说,仍有许多可能性尚在探索当中。

任正非曾说,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在这场企业与城市、文化与科技的“实验”中,产出了怎样的成果?

科技的另一种可能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左亮没想到,作为一名标准的成都“潮玩青年”,他有朝一日会“入圈”一个以科技为主题的社群。

社群的名字叫做“荣耀青年派”。入群的过程很简单——在参加成都“世界滑板日”活动时偶然看到滑板广场背后的荣耀Life,出于好奇进入店中,看到的却不只是3C产品,装点在店面各处的滑板让他感受到了兴趣拓宽的可能性。

由于“首店”的属性,荣耀Life成都店的选址颇受关注。落户太古里商圈并不让人意外,但门店周围却并非传统的商业氛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阔的滑板场,以及紧挨其一侧的电竞场馆及街舞社团。

此地的青年文化与荣耀的科技属性融合,让人不禁感叹此店的选址之妙。

科技需要文化,这一趋势已被不少科技公司的成功案例验证。有人总结,小米的发烧友文化为其带来了大量忠实粉丝,而同样发力“年轻人第一部手机”的荣耀,更是另辟蹊径,寻找青年文化的新解法。

面对成都“敢于潮玩”的文化氛围,荣耀以“美学主义”和“感性主义”突围的路径有了生根之处。华为荣耀首席战略和品牌发展官张晓云指出,荣耀希望把最具实力的锐科技,最具潮流感的全球设计和最具时代精神的青年文化带到成都。

一场关于文化与科技融合的“实验”在成都展开。

门店的每个店员都感受到,门店尽管刚营业两个多月,但已不断融入周遭的文化氛围当中。据他们回忆,在开业第一天,来自滑板、汉服、街舞、摄影等各个青年文化社群的人成了当天涌入店面的主要群体;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已经有超过200万的花粉,这个数字足够让人骄傲。

门店与城市的互动也在此过程中不断加深。让店员们印象深刻的是,“世界滑板日”当天,店门前挤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滑板男女,全球青年的文化阵地“荣耀青年派”中也一下子增加了不少滑手粉丝。

寻找“KOL”

图片来源:摄图网

成都的不少特质,在不经意中加速了科技与文化的融合。

在门店营业的第一天,一个名为“荣耀青年敢潮玩”的抖音“区域挑战赛”同步上线。属于不同爱好社群的玩家纷纷发出视频展示“独门绝技”,在很短时间内,播放量就突破2亿大关,至今仍保持着抖音区域挑战赛的记录。广泛的青年文化基础,使其与科技的结合有了更大的空间。

可以说,在定位新业态KOL、寻找推动新生事物快速成长的那只鲶鱼上,成都的优势明显。

从过去开始,新业态就对成都总是青眼有加,成都也总能投桃报李,与其达成双赢。当共享经济开始在全国寻找重要发展节点时,成都乘势而上,率全国之先出台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相关意见,2017年9月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自行车对交通的分担率由3.7%上升至11.6%。

归根结底,成都敢于消费、愿意创新的文化特质与此密切相关。去年十月的一份数据显示,成都拥有国际一线品牌155个,门店达200个,国际一线品牌入驻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甚至超过一线城市广州。

而当消费从过去的需求驱动向供给驱动转变,成都市场的重要性就显得更为突出。

在荣耀生态中,与滑板等极限运动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可穿戴设备。华为运动健康实验室专家张小军发现,市面上的可穿戴设备的功能大都以记录为主,辅以简单的分析,但很少能够提供矫正和运动专业化的教育。他与同事目前正在努力的是,运用荣耀生态的优势,为运动手环等增加教育和课程功能,提高运动的专业性。

“在中国,运动已经变成了一种潮流,但如何健康、专业地运动,事实上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他说。

他注意到,正在打造国际赛事名城的成都,运动氛围愈加浓厚。此时,恰需要一个类似于KOL的角色,让更多人将健康运动当作一种潮流。在引领新的运动文化上,成都大有可为。

成都的“混搭”优势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成都的优势不止于文化。

8月7日,成都与华为签订鲲鹏生态基地项目合作协议,宣告华为鲲鹏天府实验室及鲲鹏生态基地正式落户成都。按照规划,成都将与华为共建鲲鹏转化平台、鲲鹏行业解决方案孵化平台、华为鲲鹏天府实验室等,孵化基于鲲鹏生态的行业解决方案,共同打造鲲鹏生态产业园,推动鲲鹏产业生态创新发展。

在构建现代化开放型产业体系而言,特别是电子信息产业生态圈上,成都又向前迈出一步。

而文化与科技的“混搭”,成都已经验老道。两年前,在成都诞生的《王者荣耀》成为“爆款”,让业内人士嗅到成都电竞产业的前景。有人统计,如今每年在成都举行的各类大大小小电竞比赛数量达到400项左右。在成都打造国际赛事名城的计划中,也包含了引进电子竞技中超联赛等项目。

时间上更近的“爆点”是同样诞生于成都、票房已超过4亿的动画电影《哪吒》。将现有动漫资源进一步做大,成都仍在继续发力。

事实上,在解释为何将“首店”落在成都时,在张晓云给出的答案就已经说明这些优势:成都是一个高科技人才集结、具有澎湃发展动能的城市;同时,这座城市兼具古老历史和最前沿潮流文化,是备受年轻人喜爱的时尚之都。

而对于城市而言,文化与科技的结合已不仅体现在产业发展上,更成为城市文化塑造、并以此推动创新潜能的方式。

2017年,英国经济智库Cber的创始人Douglas McWilliams定义了一个全新的概念——“馥芮白经济学”。在他看来,当时流行于伦敦的“馥芮白文化”已经开始重塑伦敦的经济、科技发展生态,伦敦时髦文艺年轻人习惯于喝着馥芮白、做着新奇的工作,这种代表伦敦的全新社群文化也开始影响更多城市。

在社群文化开始更广泛地影响消费乃至生产的中国,从青年文化的角度来挖掘科技发展的新动能或许是一种思路,这场关于科技与文化的融合实验才刚刚开始。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