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女皇”刘晓丹挥别二十年投行生涯:从未放弃创业梦想

文丨梁舒奕

流程编辑丨鱼小弟

8月21日晚,华泰联合证券发布晚间公告称,前董事长刘晓丹正式卸任。同时,选举江禹为董事长,聘任马骁为总裁。

从2012年任华泰联合证券总裁开始,刘晓丹用7年时间,把华泰联合从排名20往后带到了如今的头部位置,并为华泰培养了一群年轻的储备人才。

在朋友圈发布的告别信中,刘晓丹表示“世界很大,江湖不远”。挥别近二十年投行生涯,她的创业梦想从未放弃过。

1

离开北大进入券商

2000年,刘晓丹从北大辞职。当时28岁的她,因为不想简单重复自己,毅然放弃稳定的北大工作,辞职下海。

刘晓丹的第一站是从事企业并购的财务顾问公司东方高圣。也许是初入证券业就接触并购业务的缘故,刘晓丹对并购业务格外在意,在之后的行业发展中也将推动并购作为自己的职业重心。

入职东方高圣后不久,刘晓丹又进入汉唐证券工作。2004年时,汉唐证券因自营等业务亏空宣布破产,刘晓丹辗转到联合证券。2006年,联合证券被华泰证券收购,整合成为现在的华泰联合证券。

几番辗转,刘晓丹扎根在华泰联合。6年后,刘晓丹被聘为华泰联合总裁。在升任华泰联合总裁及董事期间,刘晓丹不仅积极改组华泰联合内部团队工作模式,专业化分工,深度跟进龙头客户,同时很早就建立了资本市场部,为后期业务拓展需求打下坚实基础。

关注新经济方面,刘晓丹也给华泰联合带来深远影响。她主张差异化竞争,在实施并购战略的同时,率先在业内划分行业组。从宏观层面透视市场行情、把握先机、判断趋势。

如今,华泰联合领投的科创板企业也成绩出众。公司参与的华兴源创、光峰科技、方邦股份、虹软科技项目成功首登科创板。其中,华兴源创还是科创板上市第一股。

2

专注并购领域

华泰联合原总裁盛希泰曾这样形容刘晓丹,“刘晓丹是并购行业中院士级的人物,她的业务水准及操作能力可以代表并购行业的最高水平。”

刘晓丹对并购行业有非常深刻的观察。她曾经表示,“作为管理层要思考的应该是怎么前瞻性地思考和布局,而不是今天过了一个IPO,明天过了一个IPO。”

把目光放长远,时刻关注大环境动向,这是掌舵华泰联合以来,刘晓丹一贯的行事风格。

在众人去抢IPO和再融资的份额时,刘晓丹坚持要做并购。她看到上市公司未来最迫切的诉求,是围绕自己的主业,去做大做强,或并购上下游,或做转型的收购。这一类并购背后有合理的产业逻辑做支撑,是产业走到一个阶段必要的整合,或横向,或纵向,或是相关多元化。

刘晓丹曾说,从外延成长战略看,并购是最高层次的竞争,是优胜劣汰最惨烈的一种方式。不同于上一轮综合治理的并购,纯粹大吃小的同质并购没有意义,很可能是负协同。

“差异化能力互补的并购有意义,因此更优质证券公司甚至头部企业之间的整合才有意义”,她认为,并购的本质并不是普遍意义里走制度偏门的借壳上市和大股东注资。

过去,中国企业快速发展大多依靠产能扩张。而近几年来,上下游并购和企业转型潮逐渐明显,“并购女皇”刘晓丹向业界证明了自己敏锐的市场嗅觉。

据公开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华泰联合担任财务顾问的并购重组项目交易金额为1110.47亿元人民币,交易数量为14家,交易金额和数量均居市场第一。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华泰联合证券2014-2018年度证券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收入连续五年排名第一。

3

探索无限可能

在谈起投身券商的初期经历时,曾有刘晓丹的朋友笑说她总是颠沛流离。但如今看来,近二十年的投行生涯,每一段经历都给她带来了价值。

刘晓丹说:“7年过去,我们从后排跃起,一路超越,跻身头部,为市场奉献的一个个经典案例成了我们职业生涯最好的纪念——一诺千金,我没有食言。”如今,华泰联合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投行机构。年报显示,华泰联合2018年股权承销金额达1384.66亿元,在全市场排名第三。

读完告别信,不难发现,刘晓丹在外界看来略显突然的转身,一直在她的预期之内。

从北大离职开始,刘晓丹就是不希望从别人身上看到自己可以预见的未来,更不想简单的重复自己。来到券商行业,从零开始把并购业务做到极致,带领团队赴伦敦敲钟、赴纽约上市,拿下科创板第一股——这些,都是她亲手创造出的、对自己来说最具挑战的路径。

刘晓丹想在“无限可能的未知世界中探索自己未来的无限可能”。而结束自己的投行生涯,对她来说和当年离开北大一样,都是在未来可以被预见后,选择走一条全新的道路。

对于人生的下一站,刘晓丹表示要去圆她从未放弃的创业梦想。对市场未来趋势的判断,加剧了她的冲动。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刘晓丹迈向了她的下一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