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逃犯”扯出网络直播黑色产业链

网红逃犯“乞丐哥”高某被浙江诸暨市公安局民警在贵州抓获。警方供图

据8月24日新京报《拥有400万粉丝网红“乞丐哥”被抓,涉嫌聚众斗殴、拐卖未成年人等多罪》报道:拥有400多万粉丝的直播网红“乞丐哥”高某,涉嫌多起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案件。日前警方在贵州将其抓获。诸暨警方介绍,“乞丐哥”高某平时在快手等多家平台直播,目前拥有400多万粉丝,号称“网黑鼻祖”、“广州第一大哥”,其交代“玩一场直播收入就有20余万元人民币”。高某2015年开始玩直播,2016年凭借“约架”和“砸兰博基尼”的直播视频走红网络。此后,高某在网络走红后利用自己的网红身份,接近陌生女孩,并将她们拐卖至海南省、江西省等地,涉嫌多起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案件,早在今年3月就已被警方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在潜逃期间,高某还在网上玩直播。8月20日凌晨,民警连夜将高某押回诸暨。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直播一场赚20万,娱乐秀场竟成为了乞丐哥这样的逃犯网红的敛财宝地,确实是个黑色幽默。笔者认为,快手等直播平台应该成为倡导正确价值观的平台,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下,引领健康娱乐。打击乞丐哥这样的“逃犯网红”,以及传播非健康价值观的网红,首先应该规范快手等这些直播平台传递畸形直播经济的“打赏产业链”,切断平台与直播网红利益捆绑,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关闭违规直播平台的直播打赏功能。

娱乐直播平台,不能包容三观不正的直播者,更不能成为不法份子借以敛财、违法犯罪的平台。近期被监管部门列入黑名单的因在直播中容貌发生变化引发网友争议的主播“乔碧萝殿下”和因“剁手指”引发网友争议的主播“红花会贝贝”,还有为吸引眼球表演跳水丧命的快手主播“耗子哥”,以及乞丐哥这样的网红逃犯等所谓网红主播层出不穷,与社会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直接原因是平台放任和监管失职的结果。

这样的直播平台,让很多人的人生观发生扭曲。直播经济急功近利,直播行业泡沫巨大,没有稳定的商业赢利模式,虚高的平台人气,天价礼物,不雅内容使整个行业乌烟瘴气。一些直播平台为了提高点击率,不仅积极为恶俗“网红”提供阵地,而且频出奇招、歪招为其推波助澜。这些不正确的价值观、低俗内容的传播,对社会风气的影响很大,不能任其在网络上泛滥下去。

逃犯还能继续成为网红,借平台敛财,是直播平台的失职和耻辱。直播网红的利润,最终都大部分流进了直播公司的腰包。要让直播回归到正常的娱乐,不再充满铜臭味,监管部门也要有所作为。在利益的勾连下,网络直播产业链已经滋生出一条条网红主播与直播平台结为利益共同体的“黑色利益链”。监管部门不仅要对违法主播实行黑名单制度,对主要获利者的平台公司,监管部门还应该要求其直播要撤销刷礼物,不打赏,不点赞,不显示粉丝……倒逼运营商以此为鉴,合法经营。对于屡罚不改的平台公司,不仅要果断关闭,还要依法予以严惩,构成犯罪的追究刑责。

净化网络直播不仅是民众的呼声,也是道德与法治的要求。我们需要直播娱乐,但如果直播经济让社会风气陷入虚伪浮躁的状态之中,让扭曲的网红经济观占领价值观导向高地,将是时代的悲哀。不寻找有效的对治之策,不下猛药治理,不坚持正确导向,像“逃犯网红”这样的黑色闹剧,还会继续上演!

(特约评论员 张保平)

—END—

责编 | 王海坤 王硕

法治周末报

与你携手同行法治路

法治周末报社出品 ID:fzzmb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