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家社区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启用 帮患者实现异地透析

8月25日,朝阳区重点投资项目、北京首家社区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睿诺血液透析中心正式启用。中心规划设置透析单元60个,首期开放20个,可满足患者个性化、多层次的医疗需求,全年预计透析治疗超过12000次。

北京首家独立血透中心启用 惠及全国肾病患者

北京睿诺血液透析中心位于朝阳区创立方自空间,主要是为了满足全国肾病患者的异地透析及北京东南部地区肾病患者的透析需求。

北京睿诺血液透析中心执行董事、CEO唐从容介绍,中心规划设置透析单元60个,首期开放20个透析单元。中心近期还计划在北京市多个城区建设5个可提供多层次、多样化血液净化服务的独立血液透析中心,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建设10个肾病防治示范中心,并分批次与养老机构合作建设10个以透析治疗为特色的“医养结合”中心,和民营医疗机构合作共建5个血液透析中心,通过连锁化运营管理,为患者提供高质、安全、便捷的血透服务。

中华护理学会血液净化分会主任委员向晶认为,独立血透中心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希望回归社会的患者,而年龄偏大且合并多种疾病在身的肾病患者,因为在透析过程中发生一些紧急状况的概率更高,更适合在大型公立医院血透中心进行透析。因此,独立血透中心的发展,将有助于分级诊疗。向晶希望该中心可以在严格执行血透护理规范的前提下,为患者提供优质的多样化血透服务,构建良好的医患关系。

随着睿诺血透中心的启用,“北京透析公益行”活动同步开启。此次公益行提供8个免费透析名额;为低保肾友医保报销外的自费部分予以免除;为10名贫困透析旅游肾友提供一次免费透析,圆肾友的旅游梦;同时为10名护士提供减免透析专科培训费用的机会。睿诺还计划在明年成立睿诺医疗公益基金,用于慢性肾脏疾病一体化防治、贫困患者救治、透析专科护士培养、肾脏病学科建设及透析卫生经济评价等。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血透医疗服务资源匮乏

据《中国慢性肾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成人慢性肾脏发病率高达10.8%,约有1.5亿人有不同程度的肾功能损害,其中终末期肾病患者约200万。目前我国透析登记的患者只有约29万人,透析治疗率仅为15%,远低于37%的全球平均治疗率。这与我国透析医疗资源少、血液净化床位供不应求、费用高等有着密切的关联,仅靠公立医院现有的医疗资源远远不能满足基层肾病血透患者的就医需求。

北京也存在同样问题,尤其北京市东南地区的医疗资源相对缺乏,即便绝大部分公立医院血透室已经开放三班制,仍很难满足广大肾病患者的透析需求。

为完善医疗服务体系,推进区域医疗资源共享,在2016年12月底,国家卫生健康委颁布《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该《标准》首次定义了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独立设置”,不隶属于其他医疗机构,鼓励血液透析中心向连锁化、集团化发展,向民营资本开放。

上述政策发布后,包括睿诺在内,全国各地的民营独立血液透析中心陆续涌现,如湖南省批准的首家独立血透中心于2018年10月27日正式启用;云南省宣威市首家独立血透中心于今年8月19日启用等。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在2018中国民营医院发展年会上提到,截至2018年6月,我国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共有274家。

独立血透中心发展仍有瓶颈

“很多肾友有强烈的愿望想出去看看,但最基础的透析都至少一周3次、每次4小时,这让肾友们被困居于一地,而独立血透中心的出现可以圆肾友的旅游梦。不过自身状况、经济实力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北京肾友公益社团团长、肾病患者刘年毅表示,独立血透中心在很多国家及中国台湾等地都很成熟,社区化的中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国内还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比如预约床位时,异地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否互认就非常关键。

朝阳区血液净化质量控制与改进中心主任委员王世相教授指出,各地医疗水平差异大,外地的化验单北京的医疗机构不一定会认,这导致患者跨地区透析可能需要重新做检查,对于患者而言无疑增加了成本。

另外,向晶指出,尽管政策鼓励血液透析中心向民营资本放开,但因政策协调性不足,行业人才非常缺乏等问题,导致行业发展进入了瓶颈期。目前全国医生有300万,按此配比,护士至少应有600万-900万。但目前我国在册护士只有约400万,这其中能够胜任血液净化工作的护士更少,且培养周期长。“目前政府、企业都在大力推进血液净化专科护士的培养,希望3-5年后人才紧缺问题能有所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