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浩为神曲正名,但音乐审美不应只是酸辣土豆丝

本周《中国好声音》,李荣浩为其战队学员选了一首《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作为参赛曲目,对选曲的质疑在播出后开始发酵,而质疑的重点在于:一个以音乐性见长的竞技类节目,究竟应不应该选这种网络歌曲(抖音神曲)?

节目截图。

李荣浩在今天(8月25日)中午回应了质疑,他在一条长微博里说,音乐并没有好坏之分,一首歌产自网络并不代表它就低级,李荣浩还用山珍海味和酸辣土豆丝来类比,呼吁不要再给音乐分高低贵贱。

这首歌的原唱陈雪凝也在节目播出后转发了选手演唱的视频,称很开心自己的歌能被偶像李荣浩听到。

不管你有多怀念华语乐坛的落日余晖,或是对唱片时代的浪漫有多么不舍,一个正在发生的现实是:整个华语乐坛的话语权都正在转移。

接管了乐坛的曾经是音乐平台,那时人们用“QQ音乐三巨头”来嘲讽彼时刚刚崭露头角的许嵩、徐良和汪苏泷,而至于《老鼠爱大米》或《两只蝴蝶》,更被认为是审美的倒退与崩坏。

但现在我们面临的境地则更加尴尬,音乐平台的首页推荐或是诸如《中国好声音》的音乐综艺都失去了曾经的推歌效果,很难让一首歌跳脱它固定的受众圈层了。这里不妨请所有读者闭上眼睛回忆一下,近两年你听过的新歌,是通过什么途径?

不管是《沙漠骆驼》《我们不一样》,还是本文开篇提及的《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甚或是《最美的期待》和林俊杰十年前的歌《醉赤壁》,都是先大范围成为短视频的背景音乐,继而才真正红起来。甚至周杰伦的《告白气球》,大多数人也很难回忆起是来自哪张唱片了,短视频的助推功不可没。

如今实体唱片已经成了歌手周边般的存在,销量也早已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一首歌最初发行在网络还是唱片,的确如李荣浩说的那样,不具有本质上的高级、低级分别——反正多数听众都是从网络上听到的。

可问题在于,当一首歌的传播渠道越来越少,甚至打歌也只能在抖音或快手上,让所有音乐人都冲着成为短视频BGM而创作,就像曾经的彩铃所带来的风潮——这种情况下,乐坛的生态真的会更好吗?

诚如李荣浩所说,山珍海味未必比酸辣土豆丝更高贵,可问题在于当山珍海味和酸辣土豆丝对食客来说是一样的价格,且山珍海味是用更难获得的食材经过厨师精心烹制,却有更多人依然选择去吃酸辣土豆丝,只因为后者的口味更能解馋、更刺激,这个时候与其为一盘酸辣土豆丝争辩,为赚得盆满钵满的盖浇饭摊主鸣不平,却对无人问津的顶级厨师的苦工和菜肴视而不见,这不得不令人感到讽刺。

而这件事正在华语乐坛发生:真人演奏、精心编排、词曲顶级的作品,受欢迎程度比不上用一个MIDI键盘编配的“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我的子弹对你上了膛”,而很多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这个时候原创音乐人没有为苦心创作的同行找到更多机会,没有让听众们明白什么是好的词曲和编排,却跳出来煞有介事地振臂高呼:你们不要歧视网络歌曲,它并不代表低级。属实令人匪夷所思。

早在几年前,李宗盛在一个论坛上对音乐人喊话:“各位的审美决定我们这个时代音乐的面貌。”并批评如今音乐界门槛低,“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垃圾,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多”。

作为音乐人,应该思考我们输出给下一代和华人圈以外的艺术作品应该是什么样子,与其急着为《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正名,倒不如用更多优秀的作品去提升大众对审美。

罐头辰(乐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