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保费率规则生变,众安高端医疗险闹哪般

全文共2482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随着居民财富、消费意识以及医疗资源等各要素的变化,小众化的高端医疗险备受追捧。不过,最近购买了众安保险高端医疗险的张芳(化名)在续保时却遇到了麻烦。据张芳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去年购买时产品交费2万多,今年续保保费竟飙升至6万多。除此之外,该产品一年内保险规则还出现两次变动。那么,针对续费规则生变的高端医疗险,消费者究竟买还是不买?而大幅涨价的背后出于何意?

01

续保保费竟翻倍?

近日,37岁的张芳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2018年其与两岁孩子一起购买了众安臻享高端医疗险的大陆增强保障版,保费合计为26000元,期间二人在整个保单年度中合计获得理赔超过5万元,结果在今年7月打算续保时,经张芳的保险专员核算,续期保费竟超6万元,同比提高了130%。对此,张芳的保险经纪人表示,费用是在2019年费率的基础上加费了100%。

“我可以接受保费上调,可是保费翻倍的增长也未免太夸张了些。” 张芳坦言。

遭遇续期保费提升的并非只有张芳,家住朝阳区的贺英最近也收到了邮件提醒。

就在前不久,贺英的保险专员通知她,众安这款产品明年到期后的费率标准将大幅改变:对于上一保单年度续保时预计终极赔付率低于40%的客户,可以按照原价格续保,高于这一标准的,保费大幅提升。

据了解,今年1月,众安保险下发通知,对臻享个人高端医疗产品的保险规则进行了四项调整,其中包括新世纪旗下所有医院停止直付需事后报销,涉及医院有新世纪儿童、新世纪妇儿、新世纪荣和、新世纪奥东、新世纪怡德。

同时,从北京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通知来看,8月22日,众安保险将臻享更名为众健个人高端医疗保险计划,费率也会有调整,自2019 年9 月1 日起,臻享更名为众健,续期客户的保障利益也按新的实施。其中,对于上一保单年度续保时预计终极赔付率低于40%的客户,投保新产品相同方案后可以原价续保,高于40%采用新的更高的费率。

此外,所有计划增加“特定医院”现阶段为北京新世纪集团医院,赔付比例为80%;一些计划中的“中医治疗费”以及“物理治疗及其他特殊疗法费用”福利的次数与额度有所减少。

02

保费高企的背后

高端医疗险,顾名思义,是保险公司针对高净值人群提供的医疗保险产品,“高端”主要相对于一般的健康医疗保险产品而言,主要体现在保费高、保额高、保险公司提供直付、服务范围广甚至能覆盖全球范围内的医疗资源等方面。

针对续保保费大幅增加的原因,众安保险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对于非保证续保的医疗保险产品,客户就医习惯和既往病史通常都是保险公司个核的依据,这样也是最大程度保证公司全体高端医疗保险客户的保障权益。

张芳和贺英均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当时买众安保险的高端医疗险看中了高性价比。事实上,单从价格上看,众安这款臻享高端医疗险确实性价比较高,据相关保险经纪人介绍,如果在满足100%覆盖昂贵医院的条件下,众安臻享(2017)相比比同类产品具有较明显的价格优势。例如对于“0岁”以及“28岁到40岁”的人群,保费价格可明显低于同业产品约20%-30%左右。即便是调整后,该产品升级为众健个人高端医疗保险后,整体价格相比一些同业产品也相对要低1000到2000元。

“为开拓市场,产品起初费率低,但是时间久了公司就会负担不起亏损,因此也会提升费率。而在改变费率时,保险公司通常会换一个产品名称进行报备。” 有保险从业人士直言。

此外,该产品规则不到一年就发布两次变动,呈现的不稳定性令人担忧。该产品相关规则在今年1月进行过一次调整后,不足8个月再次进行调整。同时,众安保险还拉低了保险经纪人的返佣比例。根据通知,臻享更名为众健个人高端医疗保险计划,给保险经纪人的佣金费率为3.5%。

对此,资深保险经纪人李玉表示,这是非常低的佣金,可能倾向于不鼓励业务员再推销此产品,或是想慢慢收缩这个产品线。不过,从经纪人角度来讲,其实是不会挑佣金的,只要能够匹配客户的需求都可以推荐,但如果产品表现不稳定,如存在续保规则不合理,经纪人就不敢推,因为会让客户潜在利益受损,反过来也会影响业务员的口碑。

此外,虽然此前原保监会发布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短期健康保险费率浮动范围不超过基准费率的30%,但该标准并不适用于高端医疗险费率的浮动标准,而高端医疗险费率的浮动上限是多少还没有明确规定。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保险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郝演苏解释称,通常而言,如果上一年理赔额度超出总保费,保险公司处于财务平衡的角度,将会提高续保保费。如果是普通的健康险业务,保险公司通常会遵守上述办法的费率浮动标准。如果定性为高端医疗险,在很多城市出现的续保案例会出现超过上述办法的费率浮动标准。

03

停售早有先例

续期保费大幅飙升、产品规则品频生变、佣金降低……针对外界质疑的众安保险要慢慢收缩高端医疗险产品线问题,该公司向记者表示,原先个人高端医疗保险产品即将于9月迭代。

不过,高端医疗险停售早有先例。作为“舶来品”在国内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普遍都在亏损,一些热销产品也遭遇被迫停售的窘境。

例如,招商信诺人寿此前推出的一款高端医疗险就面临这样的境遇。事实上,招商信诺人寿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早在2015年由明亚保险经纪与平安健康合推的“明亚99”在开售两年后也叫停。

“究其原因,生育保障惹的‘祸’。”某人身险公司负责人表示,生育保障此前作为高端医疗险一大卖点吸引了不少客户,一款保费2万元的高端医疗险,可报销20-30万元在知名私立医院的生产费用。因此,购买者趋之若鹜。

此外,高端医疗险产品要盈利并非容易,有保险专家表示,高端医疗险市场由于产品同质化而引发的保险产品单纯依靠价格争夺保险市场的情形不断发生,各公司迫于压力不断压低保费,导致高端医疗险产品的赔付率远高于正常水平。

同时,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向楠表示,医疗服务价格膨胀快、治疗费用合理性不容易证明、市场竞争程度较高以及一些保险公司的定价偏乐观等因素都将造成高端医疗险赔付率高企。

另外一组数据显示,众安保险健康险业务逐年扩大,但赔付支出也在猛增。2016-2018年,众安保险的健康险保费实现飞速增长,从2016年的2.05亿元升至2018年的23.65亿元,翻了10.54倍。但近三年健康险均呈现承保亏损,分别亏损5197万元、8729万元、7797万元,同时赔付支出逐年上涨,分别达到3430万元、1.87亿元、6.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