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一个过分劝酒的好例子

高季式,字子通,北魏、北齐时期著名将领,以骁勇善战,胆气超人而著称于世,历任镇远将军、济州刺史、仪同三司等官职。

高季式曾先后平定了萧渊明、侯景、王思政等叛军,为北齐的创建立下赫赫战功,受封子爵。

高季式有个要命的嗜好,就是嗜酒如命。

他不喜欢自己独饮,而是喜欢劝酒,甚至是逼酒,死缠烂打,逼着别人和他一起狂喝滥饮。

《北齐书》记载:“季式豪率好酒,又恃举家勋功,不拘检节……”

高季式性情豪爽,喜欢饮酒,仰仗自己家族世代有功勋,行为放浪而不拘小节。

东魏时期,高季式伙同太尉司马子如,找大丞相高欢府上的主簿孙搴[qiān] 一起喝酒。

孙搴不胜酒力,抵挡不住酒魔高季式的狂轰滥炸,几杯酒喝下肚,就不省人事了。

高季式继续生拉硬拽,给孙搴灌酒,孙搴最终喝得倒在了地上,死翘翘了。

孙搴“醉甚而卒,时年五十二。”

司马子如找到丞相,磕头赔罪,高欢叹息说:“折我右臂,仰觅好替还我。”

司马子如后来为高欢举荐了魏收,高季式举荐了陈元康,这件事才算作罢。

然而高季式根本没吸取教训,继续狂喝滥饮。

光州刺史李元忠,和高季式关系不错。

有一天,独自夜饮的高季式觉得没意思,忽然想起李元忠,于是就领着两个属下,拎着一壶酒,出城直奔光州,找李元忠一起喝。

这件事说严重点,属于擅离职守,是要接受军法惩处的,当时朝廷并没追究其责任。

还有一次,高季式和黄门郎司马消难一起喝酒,这位司马消难是司马子如的儿子,高欢的女婿,当时很有权势。

两人喝了一小天,高季式没有尽兴,就挽留司马消难在他府上过夜,接着喝。

为防止司马消难借着尿道开溜,高季式将府上大门、城门统统关闭。

司马消难求饶说:“我是个黄门郎,是侍奉天子的近臣,明日还要上早朝,现在已经一整天未归了,我家老爷子一定会怪罪我,你继续留我喝酒,我可就是大罪了,难免受到皇帝的斥责。”

高季式借着酒劲儿开始胡言乱语:“你口口声声说你是黄门郎,黄门郎就牛掰啊?又拿你爹责怪吓唬我,我死都不怕,还怕你说的这些话?”

司马消难依旧推辞,酒端上桌就是不喝。

高季式气呼呼说:“我留你一起尽兴,是瞧得起你,你算哪根葱?敢不和我一起痛饮?”

高季式急眼了,命手下弄来两只车轮子,一只套在司马消难脖子上,一只套在自己脖子上。

高季式命手下继续倒满酒、劝酒,那意思是,你丫不喝,咱俩就这么耗着。

司马消难遇到这么一位主儿,简直是哭笑不得,只好举起白旗,“欣笑而从之”,高季式这才命人将车轮拿下来,两人又喝了一夜。

天保四年(公元553年),酒魔高季式酒精中毒,毒疮发作,去了另一个世界,时年仅三十八岁。

什么才是喝酒的正确打开方式?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

但,不买醉、不过分劝酒是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