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躁的特朗普,佛系的美联储,波动的美股

·这是第2846篇原创首发文章字数 4k+·

全球最具独立性的央行——美联储正遭遇空前压力。一边是运行尚佳的经济,一边是极具不确定性的贸易前景,另一边又是时不时炮轰美联储要求加速降息以支持经济的总统特朗普。甚至有消息称,美联储已经尽量减少官员公开发表演讲,以免刺激到特朗普。

当美股还在突破新高时,这种压力自然可以忽略,但如今,标普500指数在此前突破3000点后开始掉头向下,挣扎了几次也无力再破前高,上周更是遭遇“黑色星期五”,三大股指重挫近3%。当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在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上称美国经济扩张周期进入第11年,是印象中最长的一次,“当前这个就业市场是大家能回忆起的最好的就业市场”。这一切令市场看不到快速降息的希望。

上半年,美股无视风险而狂飙突进的主因在于,投资者手持两大“看跌期权”(即下行保护)——贸易摩擦缓和、美联储降息。如今第一个下行保护变得并不可信,第二个也已经在7月用完(7月底美联储降息),但美联储当时仅将降息25个基点视为“中周期的政策调整”(mid-cycle adjustment),并认为应保持货币政策调整的灵活性,令市场对更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落空。狂躁的特朗普,佛系的美联储,震颤的美股——这三股力量未来如何角力,无疑将是市场最为关注的。

愈发狂躁的特朗普

2018年初,律师出身的鲍威尔被特朗普提名,接替耶伦成为了美联储主席。当时种种观点都认为,作为顶级经济学者的耶伦不再连任的主因,多半是因为和特朗普“八字不合”,特朗普从竞选开始就没少对耶伦挑刺。

当时各界还认为,鲍威尔可能更合特朗普的意,但没想到他的处境更为艰难。

2018年,特朗普推行减税的财政刺激政策,美国经济周期被延长、美股高歌猛进,为了防止经济过热的美联储仍持续加息,甚至在市场经历了“投降式抛售”的四季度后,美联储仍在12月继续完成了一次加息。当时,特朗普就对美联储始终跟自己唱反调颇为不满。

今年7月初,在出席国会作证时,面对提问,鲍威尔重申了美联储的独立性,表示即使美国总统特朗普要解雇他,他也不会辞职:“法律规定我的任期是四年,我愿意完成任期。”

今年7月底,美联储终于降息了。但似乎鲍威尔还把这次降息的沟通给搞砸了。本来他的工作可以更简单,只要以低通胀作为降息的理由就好,但是他非要说,这只是一个“中周期调节”,原先货币市场预计年内降息70bp左右,从后续货币市场变化来看,鲍威尔的发言整整打掉了一整次降息的预期。错误可能在于,6月开始向市场吹风降息,市场预期又打得过满,结果美联储还只给了市场“半颗糖”,8月后的市场交易情况便可想而知。

于是,特朗普似乎开始憋大招了——8月1日,美国再度提出将于2019年9月1日开始对中国对美出口的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当时更有经济研究人士苦笑称——特朗普在逼美联储加速降息。

此后,特朗普仍时不时会在推特上抱怨美联储“不给力”。一边为了保护独立性,一边美联储已开始担心自己官员的言论会进一步刺激到总统,那么美联储可以做的可能就是——少说话。于是,近期美国杂志《The Spectator》报道,鲍威尔禁止美联储理事公开露面,包括取消出席论坛及已安排的专访,任何可公开或不能公开的评论亦被消失。

不过,美联储主席总是难免在各大场合发言,上周五开始的全球央行年会则是难以避免的,鲍威尔此次的发言主题就是“货币政策的挑战”(Challenges for Monetary Policy),确实非常应景。但鲍威尔并没有释放任何关于进一步降息的信号,更称美国经济“总体上继续表现良好”。不难想象,总统又不开心了。

在鲍威尔讲话结束后不久,特朗普就表示对其不满——“像往常一样 美联储什么也没做”。“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劲的美元和一个非常疲弱的美联储。我将出色地与两者合作(意味着,特朗普希望推动美联储降息、美元走弱,这样对美国经济和股市有利)。”

但这还没完,特朗普此前在动身前往法国参加七国集团会议前还对记者表示,“若鲍威尔想辞职我不会拦他” 。

依旧佛系的美联储

在特朗普的反衬下,美联储显得相当佛系——任全球刮起降息潮,美联储仍只降息了一次,还称这只是“中周期的调整”。事实上,美联储也并没有错,佛系的理由主要有二——美国经济目前的确还不错;美联储需要维护独立性,不受政府短期目标的干扰,才能维护经济长期稳定运行、确保价格稳定和充分就业。

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的确暂时不支持直接打开降息通道,机构认为,即使考虑到贸易摩擦的影响,美国经济也不会在未来一年内陷入衰退。多个“硬数据”都佐证了美国经济仍较具韧性:

第一,二季度多数经济数据好于预期,从趋势上看,美国GDP自2016年以来的低位持续回升至2019年一季度,实际经济增长尚未进入趋势下行周期;

第二,消费格局较为稳定,二季度实际消费支出较一季度出现明显回升;

第三,制造业PMI尚处在荣枯线上方,服务业PMI也位于55的景气度之上,与此前降息周期打开时PMI跌破荣枯线相比,此次经济运行尚未到达大幅衰退的阶段;

第四,非农就业和薪资水平虽然有所波动,但并未出现大幅下行的情况。

降息一次来预防贸易摩擦的潜在风险固然可行,但在经济仍好的状况下就持续降息,那么当衰退真的来临,央行就会缺乏应对的空间,这是不可取的。

此外,维持央行的独立性始终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其《行动的勇气》一书中写道:“美联储是一个具有政治独立性的中央银行,为了国家的长远利益而做出政治上不受欢迎的决策,是它存在的一个理由。它成立的目标恰恰就是如此:做他人不能或不愿做,却又必须要做的事。

其实,特朗普也并非第一个挑战央行独立性的总统,在竞选压力下,这种案例在历史上也并不少见。从历史来看,美联储的独立性也是与政府“争斗”来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前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他曾为了抑制高通胀而在上世纪80年代大幅加息,这导致美国经济一度在衰退里挣扎、破产企业翻倍,失业率创1940年以来最高,这也导致任命沃尔克的卡特总统在1980年的大选中因稳增长不利被里根击败。

| 格林斯潘、沃尔克、伯南克

不过最后事实证明,沃尔克的坚持是正确的,“(只要)你的目标足够明确,力量足够强大,之后你会经历多年的增长。”他曾表示。为了在有限的任期内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政治影响,政府的目标有时难免是短视的,而独立的美联储的职责就是要为经济护航,确保履行其两大法定使命——充分就业、价格稳定。

如今的美国经济似乎是被上帝庇护着,正如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所说的——“令人惊讶的是,在经济扩张期间,通货膨胀一直保持稳定:经济疲软时,通胀率并没有下降多少,而经济增长强劲时,亦没有上升多少。去年大部分时间里,通胀率都接近我们设定的2%的对称目标,但今年的通胀率略低于2%。”

增长稳健的同时,通胀有没有明显上行压力,这在过去看来似乎是无法实现的“双重目标”,但目前的确成了现实。不过谁也没法保证未来通胀不会出现再度抬头的一天,而如果现在美联储和政府都是短视的,那么未来遭罪的必然是经济和民众。

鲍威尔此次称,当前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贸易问题,“以(白宫)宣布对中国进口品征收新关税为开端,在我们7月FOMC会议之后的三个星期变故丛生。我们已经看到全球经济放缓的进一步证据,特别是在德国和中国。地缘政治事件占据大片新闻版面,包括愈演愈烈的英国硬脱欧可能性、香港问题和意大利政府的解体等。”机构普遍预计,美联储今年仍有望降息25bp,但降息的持续性或远不及早前市场的预期。

难再高歌猛进的美股

持续降息的美好愿望破灭,贸易摩擦彻底终止的幻想也化为泡影,这对正面临盈利下降的美股而言无疑是残酷的。于是,近期美股开始震荡下行,而且目前当中美摩擦的负面消息传出时,往往跌得更多的不是A股和新兴市场股市,而是美股。

鉴于剩余30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主要聚焦在电子、机械、玩具、服装、塑料制品这几个行业,其可替代性较低,也是对美国企业影响最大的,因此美股频现闪崩。

早前,摩根士丹利就提及,高企的估值、恶化的基本面和企业盈利、技术面都导致标普500无法有效突破3000点,预计二季度盈利同比下滑1.2%、7大行业或出现盈利负增长。此前该机构提及,美股三季度可能会出现10%的回调,预计未来的交易区间在【2700,3000】,最悲观情景不排除2400点。

针对此前美国对中国征加关税的决定,中国近期也采取了措施。8月23日20时左右,根据新华社,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商品,加征10%、5%不等关税,分两批自2019年9月1日12时01分、12月15日12时01分起实施。

美国股市在周五遭遇重挫,其中石油和天然气、科技和工业等下跌的板块带领股指走低。收盘时,道指跌2.37%,标准普尔500指数跌2.59%,同时纳指跌3.00%。国际金价重回1536美元/盎司高位,VIX恐慌指数飙升。

尽管经济数据并未闪现“衰退信号”,但市场对衰退前景的担忧已经体现在各大市场的表现上。除了美股,资金正疯狂涌入长期美债和黄金避险。截至目前,强劲的买盘导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1.5%附近,去年10月时仍为3.25%。近两周,美国2年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自2007年来首次出现倒挂。过去50年间美国出现7次衰退,每次衰退前一段时间收益率曲线都出现倒挂,为此恐慌情绪开始弥漫。

不过需要说一句的是,此次倒挂跟往常并不太一样,机构普遍预计美国经济未来12~18个月都不会陷入衰退。只是全球机构的庞大配置需求将持续压低美债收益率。

例如在欧洲,德债各期限就没有一个不是负收益的。还有爱尔兰,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负(2011年还高达11%),现在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近1.6%)几乎所向披靡,因此海外买家大量涌入美国长端债券,早前的QE(QE多为买入长端债券)也导致长久期债券愈发稀缺。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更是认为,美债收益率真变负值没什么大不了,“债券市场存在国际套利行为,有助于压低长期美债收益率。”

即使如此,即便美国经济扩张持续,即便美股仍是全球最具韧性和流动性的好去处,但市场似乎再也找不到新的“看跌期权”来支撑幻想,美股的盈利下行周期也在持续,未来剧烈的波动将难以避免。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