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出差,王熙凤每日与平儿胡乱睡下,脂砚斋为何说“奇”

第十二回林如海病重,贾琏陪林黛玉回家,一去一年左右。这是王熙凤与贾琏婚后第一次别离。曹雪芹对此有过描述。说王熙凤每日和平儿说笑一回,胡乱睡了。问题是脂砚斋在“胡乱”二字后评了一个“奇”字,那么王熙凤在贾琏不在之时胡乱睡了有什么“奇”的?

(第十二回)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甲戌侧批:“胡乱”二字奇。】睡了。

看原文描述,王熙凤在贾琏不在家时百无聊赖。她房中丫头并不多,贾琏不在,只有平儿陪她作伴,两个人肯定相伴而睡。王熙凤与贾琏新婚不过三五年。少年夫妻本就情浓,贾琏不在家王熙凤意兴阑珊表明她对贾琏的感情非常深。

世人皆谓“好女爱渣男”,王熙凤这个“好女”与贾琏这个“渣男”也算天造地设一对。其实贾琏的“渣”当时并不明显,小夫妻二人感情正好,贾琏周围的丫头又被王熙凤清理的一干二净,每日的重心也是围绕着王熙凤转。夫妻二人感情不说日渐升温,却不存在相看两厌之惑。

(原文十三回)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

《红楼梦》有意思之处在于时间是跳跃性的。对读者来说好像前脚贾琏刚走,王熙凤还在房中屈指计算行程,实则贾琏已经走了几个月。因为当晚秦可卿去世,不久贾琏就派昭儿回来告知林如海九月初三去世的消息。而贾琏走的时候才不过头年底。

王熙凤和平儿一起睡。两个人心境完全不同。平儿心宽好睡,王熙凤却辗转反侧。所谓胡乱睡了也就是王熙凤思念贾琏百无聊赖的心绪体现。

王熙凤对贾琏的感情超出了古人对夫妻之情的界定。古人认为夫妻之间最高境界是“齐眉举案,相敬如宾”。不存在王熙凤那种丈夫不过出了门就坐立不安的情况。脂砚斋用了“奇”字,代表了一种当时的“直男”思维。他理解不了王熙凤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对王熙凤胡乱睡下的情境表现的很惊奇。他不能够理解王熙凤为什么在贾琏出差时,生活的那么没有色彩。

事实上不但脂砚斋表示惊奇。即便现代人也很难理解王熙凤对贾琏的情感。明明是王熙凤对贾琏颐指气使,将贾琏的人生把握在鼓掌间,怎么会有那么重的依赖之情。

《红楼梦》写情,脂砚斋在薛蟠对林黛玉一见钟情时说【情字万不能禁绝者】,这句话是古人对“情”的真挚觉悟。问题是脂砚斋认可男女爱情发乎情,却认为夫妻感情止乎礼。他想不到王熙凤对贾琏有全部的感情,才会对王熙凤没有贾琏的日子胡乱睡下说“奇”。偏偏王熙凤对贾琏是有深情的。

王熙凤性格彪悍,杀伐果断。这种人无情,别人很难入得她眼,入得她心。但只要她认可认定的人,却会毫无保留接纳。贾琏是她丈夫,长的风流倜傥,翩翩公子嘴巴甜。对王熙凤这种性子野却是情场雏儿的人来说,贾琏可谓无往不利。这使得王熙凤对贾琏情根深种不能自拔。她对贾琏在外偷鸡摸狗零容忍,何尝不是情感的洁癖?

只可惜王熙凤在家思念贾琏胡乱睡下之际,贾琏在江南烟花之地正是如鱼得水的快乐。二人也就在这次分离,情感产生裂变,并最终导致感情破裂的人生悲剧。追根溯源,林黛玉多少要为二嫂子王熙凤负点责任。毕竟若贾琏不去江南这一趟,可能二者婚姻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您说呢?

【文/君笺雅侃红楼】

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击关注:君笺雅侃红楼,

每天都有新内容更新。欢迎收藏,欢迎转发,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