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小演员出彩背后:家庭剧滤镜下的高起点与高桎梏

作者/舍儿

林磊儿醉酒、方一凡唱心脏、英子哭戏…

聚焦于高考题材的家庭教育剧《小欢喜》将于今晚收官,剧中4位家庭背景不同、性格迥异的高考生也将迎来各自的人生。在剧情推动的同时,4位新生代演员也通过哭戏、才艺表演等故事情节带来了不同的惊喜。

播出至今,《小欢喜》的豆瓣评分已经达到了8.3,高口碑兼热门题材的剧集,对新生代演员的提拔显而易见。一是他们所饰演的角色虽然具有高中生的叛逆、顽皮等缺点,但每个人物的性格都是温和的,整体来说比较讨喜。二是演员们的年龄、形象均与高三学生贴合,剧情的饱满起伏,也给了他们足够的发挥空间。

自2016年的《小别离》播出后,家庭教育剧就逐渐流行起来。今年6月至今,《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三部同题材剧集先后播出,周奇、赵今麦、蒋依依等一批青少年演员脱颖而出。

市场习惯了古装剧造星和青春剧造星,或许,都市家庭造星的时代也正在开启。

亲子关系、青少年心理等教育话题发酵

周奇、李庚希等青少年演员热度明显提升

根据艾漫数据显示,7月31日播出的《小欢喜》在稳定开播一周后,除原本就具有粉丝群体的X玖少年团成员郭子凡之外,其他3位新生代演员周奇、李庚希、刘奇的全网热议量和媒体曝光量均有明显幅度的提升。

通过4人热度走向的关键话题事件来看,父母与子女起争执,父母与子女间的亲情,及青少年友情向话题,更容易激发观众讨论的热情。都市家庭剧自带社会话题,涉及到家庭教育、校园教育、青少年心理、社交关系等多个现实向话题。即便是没有完整追剧的网友,也会根据短视频cut剧情轻松加入到讨论大军中。

比如,单亲家庭中的乔英子在母亲宋倩的专制教育中成长,宋倩常会因女儿未能考到第一名,私下与父亲相见,坚持去宋倩认为耽误学习的天文馆等琐事而发怒,不堪重负的乔英子不得已在压力中爆发与反抗。直到乔英子患上中度抑郁症,宋倩才开始反省。

这便引发了观众对原生家庭的讨论,父母过于强烈的爱与期盼于子女而言是否形成负担,离异男女如何处理关系才能不伤害子女等话题发酵。

季杨杨的父亲身居高职,从小缺失父母的陪伴。导致父母在儿子升高三后决定一家三口共同生活,却不知如何与儿子处理已经陌生的亲子关系。这段故事则引发了网友对父母陪伴子女成长重要性的讨论。

除了厚重的亲情关系之外,青少年之间的人际交往、情感关系也是一大热门话题。比如青梅竹马的方一凡和乔英子曾因一个哥们儿之间的拥抱被双方父母误以为早恋,二人之间虽只有“兄弟情”,但真诚豪放的相处方式也让网友站了“凡英”这对cp。

性格内向的学霸林磊儿因母亲去世而被小姨童文洁(方一凡的妈妈)收养,表哥对表弟的呵护关心与宠爱,则让网友嗑到了糖,甚至衍生了“林磊儿拿了女主剧本吧”的话题。

此外,根据《小欢喜》中演员周奇、李庚希,及《带着爸爸去留学》中演员蒋依依近期的热搜词条和热门话题来看,青少年心理健康、校园暴力、家庭关系等事件均为青年演员带去了一连串的曝光,且提高了演员出圈的几率。

李庚希哭戏受好评,蒋依依完成童星转型

家庭教育剧对青少年演员形象的塑造

除了话题、热度上的发酵之外,都市家庭剧对新生代演员的塑造也是具有优势的。与古装剧、青春校园剧易打造满足观众幻想的偶像型明星不同,现实主义题材的家庭剧更贴近于生活,演员的表演也是从生活中出发,因此更容易触动观众引发情感共鸣。

而年龄相仿、形象契合的青少年演员在出演都市家庭剧时,演员本人与角色的融合会更加自然。这在观众看来,真实感也会愈发强烈。

比如饰演方一凡的周奇,便将《小欢喜》的片场变成了“舞台”。

方一凡是一位典型的学渣,本科考取堪忧。一次偶然机会,他在商场玩儿跳舞机的视频被上传至网络,获得了百万点赞量,让方一凡决定通过艺考上大学。

准备艺考的剧情则成了演员周奇的才艺展示环节。除了在跳舞机、练习室等场景解锁街舞表演之外,方一凡还展现了声乐才艺,在备考期间演唱了音乐剧《蝶》中的选段《心脏》。而周奇本人正是舞台剧演员出身,近期还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声入人心》第二季。《小欢喜》中的这段剧情则为周奇打了一段宣传广告。

另外,在《小欢喜》第20集中,方一凡、乔英子等5位学生醉酒后,在酒店模仿父母的情节在令观众爆笑之余,也展示周奇、刘奇、郭子凡出彩的模仿天赋。

当然,《小欢喜》中最令观众惊喜的则是饰演乔英子的李庚希。身为学霸的她在单亲母亲给予的苛刻重压之下,患上了中度抑郁症。深夜躺在床上失眠而崩溃痛哭,在海边嘶吼与父母对峙等情节,均诠释出了乔英子的束手无措和恐惧感。

通过弹幕及网络上对李庚希演技的褒奖言论来看,年仅19岁的李庚希无疑通过这部家庭教育剧完成了突破和挑战。无论是从曝光量还是从口碑提升的角度,效果都大于她此前主演的青春题材网剧《同学两亿岁》。

除《小欢喜》之外,6月份开播的《带着爸爸去留学》虽因中后期剧情的狗血走向而口碑不佳,但蒋依依饰演的武丹丹一角还是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点。

叛逆、狂躁、出口伤人的武丹丹虽不讨喜,但童星出身的蒋依依向来以乖巧形象示人,《带爸留学》中的反叛少女却展示了全新的蒋依依。遭遇了父母离婚、父亲再婚等一系列打击的武丹丹,其不可理喻的行为方式也一度引发网友热议。蒋依依则顺利完成了她从童星到成人演员的转变。

外形邻家的赵今麦曾通过《小别离》一剧提升了知名度,后出演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而受到了争议。但在上月结局的《少年派》中,赵今麦饰演的林妙妙一角个性爽朗、不拘小节,倒是再度受到了观众的喜爱,口碑也所有回升。

都市家庭剧因剧情更贴合普通大众的真实生活,看似对青少年演员的生活阅历没有过高需要,但要将生活细节表演到位、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也并不容易。相对于非都市题材的作品来说,家庭剧更适合表演经验不多的青少年演员磨炼演技。同时,对于尚不能抗起大戏主角的新人演员来说,他们在家庭教育中的存在感,也一般会大于在其他题材作品中担任配角。

重要的是,青少年演员在出演都市剧集时,所搭档的长辈演员往往是资深实力派。比如《小别离》、《小欢喜》中的黄磊和海清,《少年派》中的张嘉译和闫妮,《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孙红雷、刘敏涛。在面对优秀的实力派演员时,对方的表演也会快速帮助青少年演员入戏,甚至于提高对表演细节的洞察能力与诠释能力。

当然,能够做到在都市家庭剧中出彩的青少年演员也要具备最基础的天赋和能力,同时也需要剧集本身的质量是优秀的,这才会将都市家庭剧造星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化。

吸粉不比古装剧,

都市家庭剧是青少年新人演员的好选择吗?

都市剧对青少年演员的加持是有迹可循的。

2016年,《小欢喜》的姊妹篇《小别离》上映,关于父母是否应该为了前途送子女出国留学的教育话题引起了大众的关注与讨论。与此同时,剧中三位少年演员张子枫、胡先煦、赵今麦同样跟随着这些教育议题走进了大众的视线中。

童星出身的张子枫此前在电影圈刷了一波眼缘,但在电视剧中的表演戏份并不多,直到聚焦于中学生的《小别离》上线,张子枫才做了一把主角,并获得了观众的喜爱。近两年先后主演了《我和两个他》、《快把我哥带走》等影视作品,发展前景可观。

胡先煦也同样通过《小别离》被观众熟知,后续参加了《我就是演员》、《青春环游记》等综艺。但目前仍需要其他代表影视作品的加持,才能继续向上走。

当然,这类聚焦于青少年教育的都市家庭剧在《小别离》之前并不多,因此没有太多的相关案例,可通过类似题材的剧集也能够看到造星成功的案例。

如2005年的家庭情境喜剧《家有儿女》,该剧形式虽区别于都市剧情片,但每一集涉及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也一度被观众推崇。杨紫和张一山两位当时才只有13岁的演员,通过该剧累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与极高的国民度,再经过后期的努力,如今已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青年演员。

=

都市题材剧集拥有更广泛的受众,因此它能够起到帮助新人演员提升国民度的作用。可都市剧造星同样也存在着劣势,即很难像古装剧、青春偶像剧一样打造出一夜爆红的明星。

在作品质量、热度均有所保障且戏份相当的前提下,青少年演员若选择古装剧、青春剧且表现出彩的话,则大几率会吸引到一批核心粉丝。比如《琅琊榜》中的吴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的张新成,商业价值也会快速提升。

但打开粉丝市场又需要演员形象达到五官精致、俊美的要求,并非所有演员都能够满足条件。同理,都市剧因为题材、演员形象等原因,并不会迅速打造出一批吸粉能力超强的青少年演员。这就需要演员根据自身条件和需求做出正确的选择。

古装剧、青春剧利于吸粉,都市家庭利于提升口碑。可即便是在都市家庭剧中获得好评的青少年演员,也是有后顾之忧的。

因青少年演员多为新人或童星转型,观众对他们是缺乏认知度的,因此他们在观众心中并没有较高的门槛。而因都市剧题材的原因,青少年演员更容易遇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并且在故事背景的氛围内,以及其他演员的带动下,发挥出他们全部的实力。

但正是因为都市剧于观众而言有这种滤镜存在,导致表现出彩的青少年演员的实力在观众心中达到了上游,日后在其他作品中,观众会对这些曾留下完美印象的青少年演员抱有更高的期望。一旦他们没有选择到好的剧本,或者表演不尽人意,这种美好的印象就会被打破,甚至快速遭到反噬。

典型如曾通过都市剧《一仆二主》和《好先生》完成童星到青少年演员蜕变的关晓彤。关晓彤擅长在都市剧中出演伶牙俐齿、活波开朗的大姑娘,更曾因此获得国民闺女的称号,演技也是受到过认可的。但近几年由于频繁拍摄《极光之恋》、《甜蜜暴击》等低质量的影视作品,口碑已完全不如从前,观众对她的影视作品也几乎失去了信任。

可见,一部热门的都市剧虽然有打造青少年演员的功效,但能否维系下去还需要看演员后期的选择。毕竟演员迟早要尝试其他题材的作品,是继续带给观众惊喜完成转型,还是选片不佳、暴露缺点遭遇反噬,还需观众拭目以待。

当然,这也警示了那些通过都市家庭剧脱颖而出的青少年演员们,需要用更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