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7月地方财政收入增幅分化:中部增速最高,东北下滑

财政收入是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备受市场关注。在2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效应持续释放影响下,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普遍放缓,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今年地方财政收入继续呈现分化态势。

根据财政部数据,今年前7个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3%,增幅同比回落5.5个百分点。其中,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地区分别增长3.4%、5.4%、0.7%、-1.4%,增幅同比分别回落4.9、5、7.1和7.8个百分点。中部地区增速最快,东北增速垫底。

今年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普遍下滑是一个共同特点,最主要的原因是大规模减税降费带来财政收入直接减少,仅今年上半年新增减税降费超过1万亿元(11709亿)。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叠加复杂外贸形势,也影响着财政收入增长。

东部地区财力最为雄厚,其中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北京6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居全国前六,六地收入占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近半。

不过东部地区间各省财政收入增速也分化十分明显。

比如,前7个月,浙江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速为9.8%,而北京收入则同比下滑2.3%。

中部地区财力仅次于东部,今年以来财政收入增速最快,但内部增速也明显分化。

全国只有3个省份财政收入增速达到两位数。中部的山西是其中之一,前七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为10.9%。而湖南省收入增速仅有1.76%。

西部财政收入增长几近停滞,不少省市陷入负增长。

比如,前7个月重庆收入下滑7.3%,贵州下滑5.2%,甘肃下滑3.4%,青海下滑约2.2%。

东北三省中目前吉林和辽宁公布了前7个月财政收入情况。其中吉林前7个月收入同比下滑10.3%,增速全国垫底。辽宁收入同比增长3.2%,不过最为核心的税收收入略有下滑。

一般来说,中西部地区财政收入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支出的比值)相对较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发现,从2015年开始,中西部财政自给率掉头向下。2018年中西部和东北省份中,除了山西外,其余省份自给率均低于50%,对中央转移支付依赖度越来越大。

财科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在当前经济下行、地方化解政府债务防风险和2万亿减税降费大背景下,地方承受着越来越大的财政压力,换言之就是一些地方公共风险和财政风险在缓慢积累,尽管目前风险可控,但若没有清醒认识,风险可能越来越大。

为了缓解地方财政压力,中央和省级财政今年加大了对市县的转移支付速度和力度,保障“三保”支出(即“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

今年中央安排对地方转移支付超过7.5万亿元、增长9%。其中大部分资金均拨付给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截至7月末,中央财政拨付转移支付资金为预算的64.9%,比序时进度快6.5个百分点。

对于后期财政收入形势,地方也有压力。

江西省财政厅分析称,在经济下行和减税降费等因素叠加影响下,后期财政增收的压力非常大。财政收入放缓同时,土地市场也不景气,进一步加剧了市县财政资金压力。同时,各级财政“三保”支出、三大攻坚、乡村振兴等资金需求必须足额保障到位,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

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表示,下一步将加大开源节流力度,弥补减收缺口,实现预算平衡和财政稳健运行。地方要统筹转移支付资金和自有财力,按照“县级为主、省级兜底”的原则,在优化支出结构上多下功夫,坚持“三保”支出在财政支出中的优先顺序,坚持国家标准的“三保”支出在“三保”支出中的优先顺序,切实保障“三保”支出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