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夜访张廷玉,烧掉肖国兴口供,隐藏了鲜为人知的秘密

康熙在位晚年,正值多事之秋。自江南赈灾起,追缴户部欠款、清理刑部冤狱等等,无一不涉夺嫡之争,父子倾轧,兄弟阋墙,使得宫城风云愈加诡谲莫测。在《雍正王朝》中,金殿之上的康熙获悉,张五哥代人受过被推往菜市口问斩,堂堂刑部衙门指鹿为马草菅人命,不觉惊心骇目不胜颤栗,遂下旨清理刑部冤案,所涉人犯务必验明正身。

这无疑又是一趟棘手的差使!邬思道一语道出症结,刑部一直是太子的天下,清理冤狱,最终的火线,仍是烧向胤礽,是倒太子,故劝说老四胤禛万万不可接这趟差。老四技高一筹,先在康熙面前表态要接,回头就把自己整出风寒,这趟差落在了老八胤禩手里。为了扳倒太子,老八下了狠手,唆使老九扔出任季安、刘八女,设圈套诱审刑部主事肖国兴。

肖国兴是太子胤礽的人,参与诸多“买卖人命”的大案,肖国兴的口供,就是太子的罪证。老八胤禩整理完肖国兴口供后,连夜奔往内宫,不惜把早已安寝的康熙拉起来。看着这份足以治死太子的口供,康熙浑身发冷,他陷入了两难。揣着口供,老康熙趁夜踱步上书房,来找张廷玉。开口第一句话却是“你孩子的病好些了吗”,询问臣子家事,意味着康熙此刻的身份,不是君,而是寻常老父,随后康熙又下旨命太医去给张廷玉家的孩子看病。

说罢这些,康熙才拿出肖国兴口供,递给张廷玉看,张廷玉看完大惊,随后做出非常大胆的举动,他把口供引燃烛火,烧掉了。张廷玉何以敢如此?其实他从康熙进门后的言语,就猜到了康熙的心思。康熙问病,以父亲的身份与张廷玉谈论各自的儿子,暗示的正是接下里口供这件事,要从父亲的角度考量处理。康熙排斥老八,维护胤礽,张廷玉也只能顺势烧掉口供。老八被边缘化,无缘储位的宿命,从这里已然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