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怎样做新零售,这是一位连续创业者的思考

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几乎是所有零售企业都在面对和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在钛媒体和ITValue主办的2019全球数字价值峰会零售科技分论坛上,成都药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何思德就科技对于药品零售行业的改造表述了自己的观点与解读。

何思德表示,药品行业的痛点“太多太多”。中国药品供应链亟需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技术实现商业模式的创新和优化。

一方面,中国药品的批发环节在传统的批发过程中包含太多层级。“药品从药厂生产出来以后经过多级批发才最终到药店,到消费者手中,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互联网这样的一个工具把整个链条扁平化,就可以极大地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另一方面,中国的药店特征是“非常的散,非常的下沉”。乡镇药店只能在就近县城的商业采购药品。因此,越到乡镇层级的药店,药品数量就越少,药品品质就越差。这造成的局面就是,越是到农村市场,老百姓的用药越是得不到保障。

因此,药王科技的举措就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的手段,解决药品流通行业的痛点,优化药品供应链:

1、通过建立第三方B2B交易平台——药品终端网,减少药品批发环节中的层级,解决商业公司向终端卖药的痛点;

2、通过构建药商云,帮助药厂上云,提升整个行业链条的信息化建设,解决药厂品种推广、渠道管控,及商业公司外部信息化上的痛点;

3、通过构建药友云,帮助药店上云,解决终端新零售中的痛点。

以下为药王科技何思德发言,略经钛媒体编辑整理:

药王科技作为一家专业的医药产业互联网+大数据技术服务商,我们整个公司有三大板块业务:

第一个板块的业务药品终端网,是一个第三方B2B交易平台,它主要解决商业批发公司向小药店卖药的痛点。

我们的第一个业务就是药品终端网,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传统的药品中是有很多层级的,最长的层级可以达到八级。也就是说药品从药厂生产出来以后经过多级批发到药店,最终才到消费者。这么长的层级,如果说我们能够通过互联网这样的一个工具把它扁平化,就将极大地提升整个药品流通行业的效率。

药品市场主要分为两大市场,一是医院市场,二是零售市场。医院是国家采购招投标统一管理的,所以说我们的B2B平台只做零售市场不做医院市场。零售市场包括了连锁药店、单体药店,以及诊所。

目前,整个药品终端网的注册用户中一级商业批发公司已超过1300家,终端用户已超过15万家。

第二个业务就是药商云。药商云重点是解决药厂在品种推广、渠道管控,以及商业公司外部信息化方面的痛点。

以前一个医药公司只能在小范围内开展业务,例如成都的医药公司,其客户群体仅能做大成都,出了大成都,它就没那个能力了,因为无论是配送还是它的业务员成本,它都支撑不起。而现在通过我们的药商云平台,就一下子面向了全川甚至全国的所有药店。它不仅通过第三方平台获客,同时还可以通过小程序商城,就是自己的小电商来获得客户。这就有效解决了品种推广和渠道管控问题。

因为政府强制监管,商业的内部信息化已达到较高水平,但整个行业仍没有构成链条,没有互联互通。药商云就正好能这样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我们还提供了资质云服务,解决商业与终端之间首营资质交换的难题。此前,一个小药店为了买药,光交换资质可能就得花二三十元钱的成本,以及花一周甚至是15天的时间。而现在资质云支持彼此在线上交换和保存资质,一分钟就可以完成首营资质的交换与保管,安全、高效、便捷。

第三个业务是药友云,就是帮药店上云,也就是药品新零售。药友云的核心就是构建药店的SAAS服务系统,实现药店云化且建立互动的会员关系。

中国的药店数量庞大,整个中国有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药店有50.8万家,批发企业有1.4万家,零售企业总共的单体药店跟连锁药店加起来50万家左右。此外,全中国还有72万家诊所。

从新店的盈利周期和关店率大家可以看出,药店服务的人数在变少,因为这些流量都跑到了线上了,跑到了连锁O2O上面去了。这些实体药店们告诉我们说,以前淘宝把一些卖百货的实体店干掉了,现在他们感觉实体药店可能也会被互联网干掉了。

我说,你的客户在哪里,你就应该在哪里。你之所以会被干掉,是因为客户都已经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坐着了,而你自己没过去。所以我们就打造了药友云这样的一个服务系统。

我认为新零售的核心观念是人货场,最需要重新塑造的是客群关系,就是人和店之间的关系。我们通过提供电子会员管理、会员积分兑换、促销等基础服务,并打通互联网医院,给会员提供在线医生等服务,将传统药店的以药养店,转变成了以健康服务为中心的新零售服务中心,进而增强药店与患者之间的粘性。

总结起来就是:作为一家专注于构建医药产业互联网的科技+大数据技术服务公司,药王科技一直以持续优化整个药品供应链为己任,并以优质的服务践行着“正己利他,不忘初心”的文化理念,我们也正以先进的技术和领先的思维帮助药品供应链构建着药品新零售的产业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