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与愿违”的基金投资,如何从一开始就降低犯错概率?

“从历史记录看,最近15年来公募基金收益良好,股票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4.1%,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6.9%,显著高于市场无风险收益率水平。但与此同时,个人投资者由于频繁申赎、高买低卖等原因,基金投资体验感很差,导致公募基金失去投资者信任这一发展根基。”

以上数据摘自上周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计划。

虽然“公募基金无法摆脱‘基金赚钱、投资者亏钱’的怪圈”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此次由中国基金业协会的官方文件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并对上述现象给出详细的数据对比,却仍然带给我们足够的思考。

相信绝大多数投资者在精挑细选买入公募基金产品的那一刻,并没打算要“频繁申赎、高买低卖”的,缘何最后却走上了“事与愿违”的那条路?

来看这个“愿”本身。你也许对以下两张图所展示的场景并不陌生,无论是A股还是美股,都曾出现了股指高点就是权益类基金发行规模顶点的情况。换句话说,绝大多数的投资者,会选择在股票市场蕴含风险较大的情况下进场,许下“从股票市场赚大钱”的愿。

数据来源:WIND资讯,2018美国基金业年鉴,中泰资管

在市场最狂热的时候贪婪入场,却因为扛不住市场波动而选择在市场最低潮时恐惧离场,追涨杀跌的行为本质上符合人类追求快速满足的本性。无怪乎彼得·林奇会由衷地感叹:“绝大多数投资者内心的一个秘密角落都隐藏着一种自信,觉得自己拥有一种预测股票价格、黄金价格或者利率的神奇能力,尽管事实上这种虚妄的自信早已一次又一次地被客观现实击得粉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每当大多数投资者强烈地预感到股价将会上涨或经济将要好转时,却往往是正好相反的情况。”

从这个意义上说,基金投资难逃事与愿违的结局,首先和“愿”的不合理有关——在错误的时间点去押注一个胜率较低(且可能是越来越低)的事件。

但许错了愿也并非无可挽回,只是可能要多一些耐心。

如果您是我们的老朋友,也许您还记得我们曾经讲过CNBC新闻中总结的历史上投资运气最差的人。这位仁兄一生只有四笔买入行为,结果从70年代和80年代的两次暴跌到美股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再到次贷危机,每一次操作完美踩中了美股的每一次下跌起点,不偏不倚套在高高的山岗。

可就是上述四笔运气不能再糟糕的投资行为,却在42年之后的2015年依然赚到980000美元,总收益率超过了500%,年化收益率也达到了9%(四笔投资是四个时间投入,所用资金加权后收益率为9%)(具体内容请见推文《基少成多 | 做到这一点,即使是史上投资运气最差的他,也能赚到年化9%》)。剔除美国通货膨胀影响后,上述投资依然称得上收益不菲,而挽救上述倒霉投资的绝招,是将股票的持有期拉到足够长。

将股票持有40年之长可能作为个案难以借鉴;但将投资的持有期放长,的确是绝大多数的投资大家给出的中肯建议。

上周末,一篇关于“债券天王”格罗斯(William H. Gross)的文章被很多投资界的朋友转发。这位从拉斯维加斯赌桌上拼命的小赌徒起家,最终成为唯一摘下三次晨星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人的投资大咖,在回忆起从赌桌中悟出的投资心法时,有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当你看到胜利机会倒向自己时,一定要持长期观点。因为短暂坏运所造成的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于你而被摊平。把注意力关心未来三到五年,等于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暗号,告诉自己投资不是赌博,而是建立长期布局,这同时也帮助你降低在进行投资决定时产生的贪跟怕。

回到本文的标题,“事与愿违”的基金投资,如何从一开始就降低犯错概率?一是相信常识和均值回归的力量,二是别计较一日之短长。基金投资体验不好的罪魁祸首是仓位倒置,低胜率的时候慎重下注,但在估值水平堪比2008年的时候,该贪婪的时候却别恐惧。

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投资有风险,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不构成对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投资者投资基金时应认真阅读基金的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基金管理人提醒投资者基金投资的“买者自负”原则,请投资者根据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基金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