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文:仙人掌

老公晚上锻炼回来看到我更新的朋友圈,带着几分关切几分好奇地问:“是你写的?”嗯,表现不错,挺有眼力见儿。能在第一时间被他发现,心中不由一阵窃喜,默默为他点赞。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反问道:“看看不就知道了?”咱不能让他看出端倪,露出狐狸的尾巴。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嘛,咱进步的空间还大着呢。谁说人过中年日过午,开始走向下坡路?俺偏不信那个邪,就要与时俱进。“当一个人停止学习的时候,就是开始衰老的时候”。俺正处在上升期呢,得快步走进新时代,可不能未老先衰。有句话咋说来着?对,穿上特步,永不止步。

总有人会感到疑惑不解,你天天这样写呀画的不累吗?有谁看呀?能挣几个钱啊?面对这样的质疑,我只能呵呵,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样做是“人间不值的”,既不能扬名立万,又不能富甲一方,既不当吃又不当喝。况且祖师爷不赏饭,狡尽脑汁,方可“吟安一个字“;搜尽枯肠,才能“两句三年得“。 何苦来哉?跟自己过不去。

我也曾扪心自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知其不可为为之,是不是自不量力自讨苦吃。“懒出户庭消永日,花开花落罔知年“。这样做是不是在浪费生命?是不是太颓太作?然而反躬自省,也许正是这种摒弃功利的“无用之用”才能让人心醉神迷,孜孜以求。

正如陈道明所说“不做无为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一念及此,不免释然。“不是闲人闲不得,是闲人非等闲人“。个中三昧不足为外人道也。

百无一用是书生,的确如此。我曾经写过“我的自画像“:一团和气,两袖清风;三餐无味,四肢乏力;五内俱损,六亲不认;七分任性,八面围城;久坐不动,十分无用。无花无酒度平生,兴味萧然似野僧。我自不敢与风流才子唐伯虎相提并论,但他的小诗却成了我的座右铭:“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万分遗憾的是,我没有唐寅的奇才,虽非胸无点墨,却是胸无丘壑,自然无法“写就青山”。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小人物,小天地,小日子;小欢喜,小确幸,小美好;小情调,小清新,小感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成宇宙,不问人间。也许这就叫小有特色,小中见大。兴之所至,打油一二:笔墨见精神,文章道义深。生活细细品,我手写我心。

哈哈,话扯远了。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心下想时,时间在悄然而逝。料他一目十行,囫囵吞枣,应该很快结束。又耐着性子等他组织好语言,酝酿好情绪。待一切准备就绪,听他娓娓道来,品评一番,美言几句,满足一下俺小小的虚荣心。“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嘛,虽无红袖添香,绿衣捧砚,也有“灯下对影,心生欢喜“。

有句话说,所谓幸福,就是我什么都不说,你却了然于心。这家伙果然是“什么都不说“,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成了“安静的美男子“。我偷偷地瞟过一眼,只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神色淡然波澜不惊。

我知道这下没戏了,还是心有不甘,弱弱地问了句:“真没打开看啊?“ 那位谈谈地回了一句“没有“。我勒个去,这家伙果真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这虽在情理之中,却也在意料之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感到愤愤不平。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我自将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不由一声叹息: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不然就是白璧蒙尘明珠投暗了。

由此联想到民国才子梁思成的深情告白:“文章是老婆的好,老婆是自己的好“。唉!看人家这狗粮撒的,虐心啊。

这也难怪,在这娱乐至死的时代,大多数人追求的都是视觉刺激和听觉享受。手机上充斥着新闻八卦,好看好玩的东西层出不穷,这些视频网站正悄悄蚕食着我们的生活,谁还能静下心来享受阅读的乐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