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大结局:成年人的欢喜,都是自己给的

文/马小马

热闹了整个八月的《小欢喜》,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孩子们考上了各自理想的大学;方圆一家四口期待着方朵朵出生;乔卫东和宋倩真正复婚;刘静痊愈,一家人搬离北京。

故事的最后,方圆一家、乔卫东一家、季杨杨一家,搬出了书香雅苑。

“剩下一张空空的茶几,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生活就是这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又好像什么都经历了一遍。

方圆、童文洁、方一凡,是无数个街头巷尾中,最普通的丈夫、妻子、儿子。

他们是一个个普通的中年人,一个个普通的高考生。

生活,是过年那天包的那顿饺子,是那次歇斯底里的争吵,也是听到隔壁家庭遭遇不幸时的那声叹息。

他们的生活中,有哭泣、有欢乐、有误解、有妥协;有爱之深,责之切;有对生活的满满期待,也有失意后的洒脱淡然。

作家简媜说,人生如一首绝句,平平仄仄平平仄。

这一路上,会有充盈着的欣喜,也会有失意挫败的绵绸,我们就在匆匆忙忙间,过着各自的小日子。

成年人的世界

放手比前进更需要勇气

在《小欢喜》中,剧情囊括了职场、家庭,婚姻、亲子,几个成年人要兼顾生活的方方面面。

丢了工作的方圆深夜痛哭,年少的时候,曾幻想自己能成为一代侠客,却不想,人到中年活成了“岳不群”。

剧中有一幕,找工作屡次失败的方圆,在肯德基门口遇见了一个外卖小哥,小哥正在吃超时的餐点,坦然地说“不吃也浪费了”。

得知外卖小哥一个月的收入是“万儿八千”,方圆心里犯起了琢磨:其实,当外卖小哥也不错。

经过挣扎与选择,曾经做法务的方圆,开始跑起了滴滴。

所谓成熟,也许就是像方圆这样,在受挫之后终于接受了自己的“不得志”,和平凡的自己妥协。

宋倩是剧中最受争议的角色,金牌物理老师,单亲妈妈,为人刻板,把自己和女儿的生活安排得清清楚楚,对自己高要求,对女儿乔英子也高要求。

因为长时间的高压和郁闷,乔英子患上了抑郁症。

站在桥上的乔英子,对着焦急的宋倩大喊:“我就是想要逃离你!”

宋倩震惊、悲伤,百感交集,为什么自己付出了一切的女儿,会想要逃离自己?为什么自己尽心尽力,却让最爱的女儿患上了中度抑郁?

很多人说宋倩是一个令人窒息的角色,她对女儿的管制从几点起,到吃什么,到报什么样的大学,在哪里生活,事无巨细。

从发现乔英子离家出走,到诊断出中度抑郁,短短几天时间,宋倩痛彻心扉,也从这“痛”中默默放手。

她把准备给乔英子做的卷子一张张撕掉,放下多年的芥蒂,与乔卫东一起进行婚姻咨询,试着和乔卫东好好相处。

宋倩放下的,不仅仅是对女儿的管束与要求,更是那个偏执、死板的自己。

成年人的世界本就兵荒马乱,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于生活的逆流顺流中沉浮。

曾经的英雄梦,也在一次次的挫折中渐渐消磨,我们开始从心底里承认,原来自己也会失败,也会被淘汰。

在这个世界中,放手比前进更需要勇气。

承认自己的挫败,放手就变成可以完成的事情,放下固执、放下偏见、放下人生中的缺憾,才会在无形中前进。

就像方圆,放手了法务的工作,因机缘巧合遇见一位导演,开滴滴之余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配音工作。

如宋倩,放手了刻板的自己,换来的是和谐美满的家庭,快乐无忧的女儿。

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通关

《小欢喜》的编剧是黄磊,很多人说他有“烟火气”。

他说,烟很浪漫,火也很浪漫,他把诗意放在了锅里,和菜炖在一起,大家想吃啥吃啥,各有各的滋味。

整部剧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没有令人恨得牙痒痒的反派,只有细细碎碎的生活细节。

黄磊说:“生活中的小小欢喜,都来源于一次次过关。”

小的时候,父母经常说,“考完试,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们的本意,其实真的不是哄我们。因为在他们心里,考完试,我们就过了一关。

今年的高考,很多高考学子考完试后走出校门的“魔鬼步伐”一次次蹿红网络。

有人欢呼,有人尖叫,他们都欢脱地跑出校门。

因为他们过关了。

无论成绩好坏,十年寒窗苦读,他们有多难熬,只有自己能够体会。而现在,他们即将开始新的征程。

校门外,家长们有的高举横幅,有的自动站成一排,为孩子鼓掌欢呼,有的甚至哭了。

他们也过关了。

孩子的十年,也是他们的十年。十年来,为孩子操心琐事,为家庭奔波忙碌,终于在这一刻,他们也解脱了。

生活就是这样,在这个状态中忙忙碌碌,然后再马不停蹄地奔向下一个状态。

这中间累积的,不就是一次次的小小欢喜吗?

考完试了,终于可以“葛优瘫”在沙发里,吃着零食,看喜欢的电视剧;

生完孩子,终于可以“卸货”,十月怀胎,辗转难眠,妊娠纹、腿脚浮肿、不能化妆的痛,通通都消失了;

退休了,终于可以功成身退,有的人,可能在一个岗位上待了十多年,相同的工作,也做了十多年。

终于可以在家安逸地莳花弄草,修篱烹茶,一阕清词雅韵,浅抒须臾人生。

黄磊说:“当你累积了足够多的小欢喜,你不遗憾,不恐惧,你就会有大欢喜。”

在黄磊看来,“大欢喜”就是“大离别”,是告别这个世界的那个ending,谢幕时候的彩蛋。

谁的人生不艰难

你要找到自己的小欢喜

知乎上,有人做过这样一张时间表:

21:42 餐厅的服务生才刚准备下班;

22:01 环卫工人还在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

22:49 外卖小哥还带着夜宵在各个小区穿梭;

23:00 从城东赶回城西的白领们在地铁上打盹;

23:43 上夜班的司机已经陆续到岗;

01:14 饭局上应酬的中年人才刚到家;

02:26 搬运工已经开始往车上搬货了;

05:47 产后三个月的妈妈在照顾突然醒来的宝宝;

05:47 能听到楼下早餐摊位开门的声音;

07:36 公交站挤满了这个月考勤全满的上班族;

08:16 早餐铺的现磨豆浆已经全部卖光;

一天24小时,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时间表格里匆忙行走。

西班牙诗人安德拉德说:

“生活就是用牙齿咬着一朵花成长,学习在危险中呼吸,每走一步,皮肤就会在一阵强光中爆裂。”

生活,本就是无常、苦闷的结合体,是完美与缺憾的交响曲。

史铁生的人生,就是一部充满着不公与悲情的协奏曲。

1951年出生,1972年双腿瘫痪,从延安回到北京。后又患肾病,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的透析维持着生命。

2010年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

韩少功评价他:“一种千万人心痛的温暖,让人们在瞬息中触摸永恒,在微粒中进入广远,在艰难和痛苦中却打心眼里宽厚地微笑。”

有人说,再读史铁生的文章,能看懂了,自己却不再年轻。

飞来横祸,命途多舛,史铁生却说,“这就是命运,任何人都是一样,在这过程中我们遭遇痛苦、超越局限、从而感受幸福。”

在最好的年纪坐上了轮椅,他悲愤、痛苦,几欲自杀,却在其中明白了“无差别便不成世界”。

人生不就是这样,在生活中顿悟,在顿悟中成长,在成长中学会喜悦。

所以少年时的史铁生,充满着愤懑,对世界、对母亲充满怨念。反而到了中年,开始有了爽朗大度的笑容,比任何人都热爱生命。

他在《病隙碎笔》中说,“谁说我没有死过,在出生前,太阳以无数次起落,悠久的时光被悠久的虚无吞并,又以我生日的名义卷土重来。”

生活本来就苦闷,我们何须过多纠结,不如变着法地,找寻一些欢乐。

即便生命如尘,也愿岁月如歌。

完整的人生

就是喜怒哀乐的交织

有人说,生活是这样子,不如诗。转身撞到现实,又只能如是。

现实是什么,不堪、不公、不平是现实,幸运、体面、成就也是现实。

如《小欢喜》中刘静突如其来的癌症,童文洁差点被上司“潜规则”,乔英子因家庭患上抑郁症。

黄磊说,他喜欢以最大的善意来看待生活,看待生活中的每一个人。

刘静的原型,本是他生病逝世的邻居,他把这个角色写进剧里,赋予她新的生命,还给了她一个知心的“忘年交”。

生活不是电视剧,或许我们没有那么幸运。

生病了没有那么快痊愈,甚至可能无法痊愈;

与朋友的心结没有那么容易解开,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工作中遇到坏上司,不可能说走就走,因为还要生存。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生活是时间的巨浪推着我们往前走,步履不停。

日本作家太宰治说:“生活安逸时,会作出绝望的诗。生活窘迫时,会写出生的喜悦。”

当我们回过头,灯火阑珊处,总会充盈着只属于我们的小欢喜。如此,人生才尽兴。

点个【在看】,往后余生,愿你不恐惧,愿你多欢喜。

作者简介:马小马,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卡娃微卡(ID:kawa01),千万女性都在看的家庭美学日刊。转载请联系卡娃微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