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攻克白血病纯属鬼扯,但日本医疗福利是真的让人眼红

文/俞天任,作家,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等。

海外华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在看了一些自媒体的文字之后,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一个假美国、假日本或者假欧洲国家?为什么那些自媒体搞出来的新闻,跟我们的所见所闻差距那么大?

比如这些天有一篇四处刷屏、说《日本宣布攻克白血病》的东西,就是这样。

这篇东西似乎最早是东京的一个华人自媒体发出,可能没有声明原创,接下来就是各种二手山寨加盗版侵权,反正到处都能看到。

就不知道那些盗版侵权的二手自媒体知道不知道:这条消息其实是在胡扯。

理由一:日本没这个能力

日本确实是一个发达国家,有不少世界领先的领域。日本的医药很有意思,日本的医疗水平很高,医疗制度更好,但制药工业却很一般。到现在为止,日本还没有开发出来过什么了不起的药品,说起制药,那还是美国、德国和瑞士。

日本的医药公司除了购买欧美的专利生产之外,就是生产专利已经失效了的药品,所谓通用名药物(generic medicine)。日本自己的药物可能就是卖给中国游客的汉方药物了,什么引人注目的“日本药品”?不存在的。

日本从美国进口的大宗商品中的5.2%是飞机,接下来就是5.1%的医药品了,2018年为4757亿日元。

所以笔者一看到“日本宣布攻克白血病”这几个字就本能地怀疑——日本,它就没这个能力呀。

理由二:看看日本新闻怎么报道的

接下来这个自媒体又抬出来了诺贝尔奖得主本庶佑,这就让笔者更加怀疑了,因为虽然本庶佑教授的获奖理由还真是因为“在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方面的贡献”,而且已经商品化成功,但是本庶佑教授主攻的方向是黑色素瘤并不是白血病。

再看下去就知道这场乌龙的由来了。日本厚生劳动省在2019年5月15日决定了一种叫“Kymriah”的药在日本的售价,并且接受中央社会保险医疗协议会的建议,将其纳入全民健康保险

但那个自媒体公众号不知道这种药品是美国开发、瑞士制造的,可能因为药品是由那家瑞士制药公司的日本法人销售,就以为是日本开发的了。

“Kymriah”是这种药物的商品名,实际上的名字叫“Tisagenlecleucel”。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卡尔·尤恩(Carl H. June)教授带领的研究小组发现的,由瑞士的诺华(Novartis)公司商品化,2017年8月得到了美国FDA承认,在美国使用。

其实把“Kymriah”说成是一种疗法可能更合适。这是一种遗传基因疗法,把患者血液中的T细胞取出来,将其中的遗传因子修改为带攻击癌细胞能力之后再回送患者体内。

这种药在美国的市场价是47.5万美元,日本的市场价为3349万日元,虽然低于美国市场,但单次使用就需要花费几乎200万人民币的药价也使得非大富大贵人家无法问津,这才纳入了全民健康保险。

为什么日本市场价比美国市场价便宜?理由是“Kymriah”在美国的使用方式很奇葩:和老时候卖大力丸一样,“不好不要钱”——治好了之后才收钱,没治好就算了。而日本人测算下来这种药物的疗效在83%左右,所以就比美国便宜下来了。

所以,这种药本身和日本就没有关系,当然白血病也还没有被最后攻克。

如果一定要把这种药和日本扯上关系的话,就是也在日本进行了一部分临床实验。

但对于日本患者来讲,不需要标题党的夸张说法,这项政策倒确实是个善政。

日本患者得到的真实保障

当然,全民健康保险也要有人买单,而现在日本的全民健康保险已经是赤字了,随着社会人口的进一步老龄化,赤字还可能进一步扩大,随意引进这么高价的药物能行吗?

但事实是,虽然这种药物非常昂贵,但实际上倒并不增加多少全民保险的负担因为能用的人很少,因为根据《日本经济新闻》2019年5月14日的报道,日本全国能够用上这种药的每年也就只有250人左右。

日本的白血病发病率是万分之6.3左右,也就是说每年大约有7万人患白血病,怎么只有250人用这种药呢?

“白血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简单地说可分为“急性”和“慢性”,还可以分为“骨髓”和“淋巴”,这就有了“急性淋巴”、“急性骨髓”、“慢性淋巴”、“慢性骨髓”等四种了。而Kymriah疗法仅仅对“朝囊定位细胞”(bursa oriented cells,也称B细胞)性的急性淋巴白血病有效,有效率如前所说,为83%

83%的治疗率是不是很了不起呢?

白血病听起来吓人,像当年日本电视剧《血疑》里的悲剧更加剧了人们的恐惧,实际上白血病的治愈率并不低。一般来说发病5年后不再复发就算治愈,对于主要患者群是年轻人的急性淋巴白血病来说,治愈率一直就在80%以上。这次Kymriah的话题其实并不在疗效上,而在于全民保险制度居然引进了这么昂贵的药物。但考虑到这种药的应用范围相当狭窄,也就可以理解了。

引入全民健康保险之后,虽然患者只需负担30%,但对于这么昂贵的药物来说,30%也是很可观的数字,一次用药就超过7万人民币的药费,也不是大多数人能够负担的。所以问题来了,这种“保险”会不会变得有名无实?

不会。

日本全民医保制度中有一条很好的“高额医疗费制度”。这个制度就是解决“30%也还是太昂贵”问题的。这个制度规定:一个月中,在同一家医院因为同一种疾病的诊疗费用封顶。封顶额度根据收入而定,一般的人是8万日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大约是5400人民币)左右,当然也有4万日元16万日元的。这就是“高额医疗费”,超过部分全部由健康保险买单,无需患者出钱。

日本高额医疗费用制度的一个案例说明

而且这个制度规定,从第四个月开始再减半,就是原来8万日元的就减为4万日元,而且还有进一步减半的时间规定,到后来基本上就如同免费

笔者好几位身患癌症的同事,一边上班一边治疗,时间长的都超过10年了,到后来基本上几乎不需要支付医疗费。

有关日本全民健康保险的详细,我在腾讯·大家专栏里写过《日本医院为何能不收押金先治病》,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所以,这个新闻的真相是,日本把一种很昂贵的、美国开发瑞士制造的药物引入了全民健康系统而已,这种药品既不是日本制造,也没有最后克服白血病。

但是即便这个消息是乌龙,还是能够看出,日本的全民健康保险制度真的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