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8月29日京山城区进行防空警报试鸣,扩散周知!

京山市人民政府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防空法》和《荆门市人民防空警报及设施维护管理规定》的规定,市人民政府决定:于2019年8月29日上午10:00在京山城区进行防空警报试鸣。警报试鸣信号:

1.预先警报:(10:00-10:03)三长声,鸣36秒,停24秒,反复3遍为一个周期,时间3分钟。

2.紧急警报:(10:06-10:09)连续短声,鸣6秒,停6秒,反复15遍为一个周期,时间3分钟。

3.解除警报:(10:12-10:15)一长声,连续鸣3分钟。

请广大市民在警报鸣放时保持平稳心态,认真识别和熟悉防空警报信号,安心工作、生产、学习和生活,确保警报试鸣期间社会稳定,秩序正常。

特此公告。

2019年8月25日

8月29日上午10:00,防空警报将响彻京山全城,大伙儿听到时切勿惊慌哈。但你需要知道,京山为何选择8月29日拉响警报?铭记历史,居安思危,一起来了解

原京钟游击大队战士田仕儒(90岁)

具有两千年历史的京山城,地处大洪山南麓,东扼武汉,西达荆襄,距武汉仅150公里,是当时省内交通主干线汉(口)宜(昌)公路的要径,是武汉通往鄂西北的必经之路。而大洪山地区,是国共双方谋划中的鄂中抗日根据地。1938年春,由中共湖北省工副书记兼宣传部长的陶铸具体领导的国共抗日合作训练班,在京山东部紧邻的应城小镇汤池正式开办,培养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为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培养人才。6月,陶铸还带领骨干学员,进入大洪山南麓的京山山区实地踏勘,作抗日游击战之准备。

有几个偶然因素,也许成为这次大轰炸历史悲剧的导火线:1938年春,国民政府在京山城东郊(现原种场)新修了一军用飞机场;7月,蒋章骥(又名蒋少瑗)继任京山县县长,兼任县抗日游击司令及抗战后援委员会主任(群众戏称“蒋委员长”);8月27日(轰炸的前两日)开始,蒋县长集中全县区、乡长及文教人员召开了县行政扩大会议,商议抗日事宜,影响较大;8月28日,有数辆小轿车到达京山(传说是国民党军参谋总长白崇禧等军事要员因赴襄樊而路过)。

这一切,使京山古城成为日寇眼中的敏感地区。京山城可谓在劫难逃。

原京北游击大队战士胡元清(91岁)

京山博物馆内展出的日军空袭炸弹残片

现年84岁的文化馆离休干部李飞熊老人(当年16岁),是从死人堆中逃出来的幸存者,对68年前这个黑色日子记忆犹新。他在寻找亲人的过程中,跑遍了整个城区,亲眼目睹了日机在一天中的数番轰炸。在第二番轰炸中,他在水月林处(今机械厂河边宿舍)被巨大的气浪冲到了水沟边,一同避乱的6个邻友均被炸死。他发现这里爆炸了一颗大炸弹,形成一个很大的土坑。他逃过南河桥,先躺在南岸的高梁田深沟里,看到敌机先是高空投弹,地上立时烟柱冲天!敌机进入烟云后,又开始俯冲,进行低空扫射、轰炸……如此一轮又轮、一批又一批,飞机在山城上空狂舞滥炸。为了寻找亲人,李飞熊又在轰炸间隙回进山城,他看到每个弹坑周围都有数具或数十具尸体。只见人们一个个满面漆黑,即使是亲人也互不相识。由于四周城墙阻隔,人们无法疏散,而敌机专找无辜人群集中的地方肆虐,一批批炸弹倾泻而下,炸弹爆炸声、房屋倒塌声、人们的惨叫声惊天动地,到处浓烟滚滚,到处血肉横飞!

(现南河三桥处)被炸死船民近百人,有运粮船只被炸飞到河岸上……东街会仙桥(现南长廊北口)被炸塌下,桥下百余人或被压死,或被炸死……县府西侧养马棚处(现大礼堂处)被扫射致死近200人……会仙桥炸后街道堵塞,瓦砾堆中一妇女伸出一只手举着一枚金戒指呼喊救命,竟无人相救……一年轻妇女抱着幼儿逃命,被炸死路边,孩子伏在母亲尸体上拼命叫喊……一母亲怀中抱着被炸死孩子,向鸭嘴山上逃去;城内最大的商号何志祥的住宅被炸塌,其二媳和小女儿深埋废墟下,几天内人们能听到呼救声,但不知方位难以施救,她们活活饿死。一月后,人们挖出死在床下的姑嫂二人,发现尸体完整,但十指尖血肉模糊,明显是在瓦砾中曾挣扎求生不得;又发现床下一只大南瓜被她们吃得只剩下一个瓜蒂了。老板何超一虽未死,但已一贫如洗,生活无着,成了精神病人……

当时天气炎热,整个城区尸横遍地,惨不忍睹!二三天后满城尸体腐烂,令人恶心,尸臭随风飘过数里外。其时四乡野狗云集在城里吃人肉吃红了眼。收尸人行动艰难,过路人须焚香而行。据当时善后收尸队不完全统计,仅三、四天内就收埋了1900多具尸体,估计轰炸致死约2100人(因有深埋及郊外死者无法统计)。

此后,日本强盗仍不罢休,于当年的10月和12月再下毒手,又两次轰炸京山,仅西街一家粮行处就炸死近100人(多为乡下来卖米的农民)。

新街战斗遗址纪念碑

中共鄂豫边区委员会旧址看门人张祥主(81岁)

大轰炸事件是京山人民心头永难愈合的伤痛。轰炸过后,幸存者流离失所,京山城乡流传一首悲愤难已的歌谣《敌机轰炸京山城》:八月二十九,敌机五十六,飞到京山城就把炸弹丢,只炸得我同胞,死伤人无数。九月是重阳,逃难在外乡,男女老少那个无衣又无粮,日挨饿夜受凉,真正好悲伤!十月小阳春,武汉大退兵,武汉那个放弃京山难保存,只吓得老百姓,东逃又西奔。……参加新四军,武装老百姓,大家起来赶走鬼子兵,那时候才能够,乐享太平……

在京山人中,这首民谣一直传唱至今,这笔血海深仇一直铭记在心。 事隔18年后的1956年,京山人民政府又次组织知情人进行了一次专题调查,有关主要情况载入了后来新修的《京山县志》,作为京山的历史大事件和奇耻大辱,留下了告之后代的文字:“民国27年(1938)8月29日,日本侵略军……轰炸县城,炸毁民房1000余栋、死2000余人、伤3000余人、绝96户……”

京山之地,于汉初始置云杜县。两千多年来沧桑变迁,历代县治均设于此城,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据县志记载,至民国年间,古城墙基本完好,轰炸前有大街小巷几十条,有500多个商用门面,有8个保,本地居民1850余户,约7000多人。城区有历代建成的万寿宫、紫霄宫、惠山书院、翰林牌坊、文庙、城隍庙、古井宝塔、多宝寺、春秋阁等数以百计的古建筑,其中明代修建的“狮子滚绣球” 等八座跨街青石牌坊犹为珍贵。

日本强盗对京山古城的轰炸,造成5千多人死伤 , 仅十字街尚存少数几栋旧房,城区夷为平地,千年古城竟一旦化为废墟! 从全国抗战的统计资料来看,日本强盗对偏居鄂中一隅的小小县城的一次轰炸,竟动用了比空袭上海、南京、武汉、重庆、西安等大城市还要多的大型轰炸机,加上重机枪等,来屠杀手无寸铁之山民,上演了旷古未有之屠城大祸,手段之狠,荼毒之烈,实在令世人切齿! 京山县城受日寇蹂躏之深重,在全国抗战期间实在罕见!

京山小焕岭村,中共鄂豫边区委员会旧址。

历史的悲剧决不可重演。在纪念“8 29事件”的今天,京山各界人士重温历史风云,深切怀念死难同胞,立誓永远勿忘国耻,警钟长鸣,要为振兴中华,强国富民,建设现代化美好家园而奋斗!

这是生我们养我们的京山

这座城市曾历经劫难

这是当年真实的历史

需要我们铭记

如今的我们

更应该珍惜眼下的幸福

与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京山人都“在看”!

老板说了,一朵在看小花=5毛!

来源:今日京山

▍图文编辑:jsshxb(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