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天价高校宿舍背后真相:老板与学生互告,学生毕业证曾被扣

鹏远为了催促学生们缴纳费用用了各种办法,除了停电、恐吓,甚至还有发律师函。2019年6月,包括尚坤在内的多位同学收到了法院传票——鹏远公司把一批未按时缴纳费用的学生告上了法庭。

作者丨市界 沈淼

编辑丨朗明

近日,有网友发帖爆料,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下称东秦分校)出现高达16000元的“天价住宿费”,引起关注。据红星新闻报道,该高价公寓为东秦分校校内的“鹏远公寓”,并非学校的自建学生宿舍。该学生公寓费用逐年升高,一年时间从5000多元涨到了16000元,包括住宿费和所谓“增值服务费”。

市界就此联系了几位东秦分校的学生,发现鹏远公寓不止是涨价这么简单。早在2018年就发生过保安恐吓、强制停电、学生拒绝不合理涨价被扣押毕业证、缴费还要被强制签署“自愿”协议。2019年6月,大批学生因拒绝缴纳不合理上涨的费用被鹏远公寓告上法庭,而有学生曾提出反诉。而此次16000元的天价“豪华二人间”只是以前的六人间重新装修改造的,甚至连基本的除甲醛措施都没有做过。

不住不能评奖学金

涨价蓄谋已久,缴费后要签署“自愿”协议

据公开资料,鹏远公寓背后公司为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鹏远公司)。2002年4月与东秦分校签订合同,建设后勤园区,并由该公司进行管理收费。而由于价格高昂,学生多次向学校及相关部门反映,但是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2011年入学的张庭告诉市界,当时鹏远公寓的4人间是每年2000左右,相比于其它大学已经贵了很多了。但是由于东秦分校不允许学生去外面住,需要单独申请,而且还会失去评选奖学金的资格,所以大家都只好默认。而东秦分校自己的宿舍采取“先到先得”政策,优先早去报到和有贫困证明的学生,后面的没位置了都只能去住鹏远公寓。

“看来跟现在相比,我们那个时候还没有贵的这么离谱“张庭对市界说“而且学生不满意鹏远很久了,这个事情每年都会有,基本都被压下去了,已经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鹏远想大幅涨价并非一日。2019年大四在读的王岩住在鹏远公寓的四人间,每年暑假离校前宿管阿姨都会提醒他先把下学年的住宿费交了,免得涨价。“从这也可以看出鹏远想涨价蓄谋已久”,王岩对市界说“但是我当时没当回事,大三开学果然就涨价了,四人间从2400元涨到3000元。也就是这次涨价引起了很多同学的强烈反抗。”

值得深思的是鹏远公寓的缴费流程:学生们需要先在宿管阿姨处开一个凭证,拿着这个凭证去财务处交钱,交完钱后必须要签订一份自愿协议,表示自己是自愿接受鹏远的价格和服务等,然后再开一个凭证。这个凭证是用来登记入住的,如果不签自愿协议就无法入住。

“而且在财务处交钱都是微信或者支付宝转到私人账户,从未给学生们开过发票。”王岩对市界说。

恐吓、强制停电

有学生被扣押毕业证

2018年的这次涨价引起了学生们极大不满,拒绝缴纳。鹏远采取的办法是,女生宿舍由宿管阿姨带着两个财务处的工作人员逐个房间敲门要钱,男生宿舍则是三个彪形大汉直接上门,言辞之中不乏恐吓威胁之语。后来鹏远把未缴纳的楼层停电,很多学生去食堂二楼鹏远的财务部和行政部静坐。

此前东秦分校曾回应,称学校始终跟学生们站在一起,在积极解决问题。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学校从未给过学生们正面答复,甚至有学生因此被扣押毕业证。

王岩告诉市界,2018年毕业季时,东秦分校计算机与通讯工程学院副院长扣了几位同学的毕业证和学位证迟迟不发,理由就是鹏远公寓的住宿费没有缴纳。后来几位同学联合去这位副院长办公室声讨,才将双证拿回。

“其实我们对学校挺失望的,闹了这么久,从来没给过学生正面回应,一次都没有。”

更值得玩味的是,此次天价宿舍被曝光,引起各界关注之后,王岩所在的学院的年级交流群被全体禁言。

截至发稿前,东秦分校做出了最新回应,表示将努力配合调查组做好相关工作,坚决依法依规维护好学生合法权益。

将学生告上法庭,被反诉后火速撤诉

天价“豪华双人间”实为六人间改造的“甲醛房”

鹏远为了催促学生们缴纳费用用了各种办法,除了上述的停电、恐吓,甚至还有发律师函。

2019年6月,包括尚坤在内的多位同学收到了法院传票——鹏远公司把一批未按时缴纳费用的学生告上了法庭。

“当时有同学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有点慌乱就交钱了,鹏远正是利用了这点想要多收点钱。”尚坤表示,“学校当时通知大家可以不去法院,统一协调处理”。但是尚坤认为学校的协调最终可能还是让他们缴纳不合理收费,所以她和室友一起拟了反诉状,当天下午,鹏远就撤诉了。

(无讼网上关于鹏远撤诉的裁判文书)

另一方面,此次被媒体曝出的导火索,16000元的天价“豪华双人间”实际上就是之前的六人间仓促改造的。王岩这个暑假没有回家,在学校全程见证了这个“豪华双人间”的诞生。

在王岩的描述中,从7月底开始,宿舍楼从二楼到五楼的六人间尘土飞扬气味刺鼻,施工人员重新给墙刷了漆,摆了新家具。一直到八月中旬,距离开学十天左右才完工。“而且我跟同学好奇溜进去看过,里面什么除味除甲醛的措施都没有。24号还在有电钻的声音和打扫卫生的阿姨进进出出,26号就已经有新生住进来了。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对他们有影响,因为之前的味道真的很刺鼻。”

(鹏远APP上显示的豪华双人间)

事实上针对鹏远公司的服务价格问题,秦皇岛市物价局曾与其打过官司,但以败诉告终。判决书上显示,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鹏远对学生公寓收取住宿费的行为,不属于行政事业单位的收费行为,鹏远在与自愿选择入住的学生达成协议的基础上,向学生提供标准之外的额外服务,并在收费票据上明确载明收取的费用为“增值服务费”,该行为属于市场行为。

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鹏远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为朱立秋,其名下有十多家公司。

除此之外,朱立秋还是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河北省政协常委。

(2017年两会期间新华网对朱立秋进行报道)

注:文中采访对象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