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咒笼罩山村人家,母女5人4个患“女人癌”,单身小妹也未幸免

秋风扫过,秋雨飘落,万物顿生萧瑟,45岁的张海云心情就像这秋天一样悲凉凄冷,虚弱不堪的她,独自抚摸着父母的遗像,心如止水。“已经复发,必须手术,然后化疗”医生的话依然回荡在耳边,但她已经不再是拿到结果时的痛苦、恐惧、绝望。独自做完检查从武汉回来,悄悄藏起结果回到了老家。父母不在,丈夫离婚,没有子女,更没有钱,这世界了无牵挂,痛定之后,孑然一身的海云决定瞒着家人,打算放弃治疗在老家静静的离去。

“二姐,我不能再拖累你和三姐,我……”“傻妹呀,二姐会照顾你一辈子,大姐走了,咱们姐妹不能再少一个”张海云突然关机失联,两个姐姐联系不上紧张不已。父母走后,患有卵巢癌的海云一直是靠两个姐姐轮流照顾,妹妹若有意外她们该怎样向九泉之下的父母交代。两个姐姐寻到老家才知道妹妹原来是独自去了武汉检查,在复发的噩耗打击下决定放弃治疗。当亲人出现在眼前,张海云再也忍不住放声悲哭,她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疼爱自己的姐姐!(可进入腾讯乐捐进行了解帮助:孑然一身,患癌盼救】)

张海云住在湖北省阳新县木港镇宋山村,这是一个美丽而贫穷的小山村。张家在这里世代务农,父母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几个孩子。海云是家中的老幺,母亲生她只有极少的奶水,靠米糊喂大的她体弱多病,三天两头母亲要背着她爬二十多里山路去镇里看病,海云让母亲操碎了心,暗暗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孝敬母亲。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困难,她跟三个姐姐一样外出打工谋生,后来成家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她期望着靠自己和丈夫的努力把小日子过得红火,更期望丈夫望能和自己一起好好孝敬双亲。

然而对婚姻家庭给予莫大期望的张海云遇到的却偏偏是一段充满暴力和争吵的婚姻。不幸的婚姻让张海云每日生活在无尽的烦恼和折磨中,也让心疼幺女的母亲充满担忧。2001年母亲查出了被村里人称为“女人癌”的卵巢癌,医治一年便不幸去世,一家人沉浸在悲痛之中,张海云更是自责认为是自己让母亲急出了病,气伤了身,毅然结束了自己痛苦的婚姻,而这其实只是当年海云的无知无端猜测,“女人癌”从此就仿佛成了一道“魔咒”紧扼着张家女人的命运。

被婚姻伤透了心的张海云从此害怕了婚姻,孤身一人继续打工生涯,只有娘家依然是自己的温暖所在。母亲走后,大姐承担起了母亲的角色,每逢年节就把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陪伴在孤独的老父亲身边。平静的度过15年之后,恶魔却再次来袭,2016年,大姐查出了卵巢癌,医治一年后离开了人世,而老父亲因为积郁成疾、忧伤过度在大姐去世一个月后也撒手人寰。海云姐妹沉浸在半年内痛失两位亲人的巨大悲痛之中,但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厄运并未停止,卵巢癌的“魔咒”再次盯上了她们姐妹。图为四姐妹和父亲的珍贵合影

2017年年初,在照顾生病的父亲时张海云就一直感觉肚子隐隐作痛,在当地县医院检查后。医生以肠胃问题治疗了三个月,始终不见好转。“会不会是你母亲和大姐一样的病?”在一位医生朋友的严肃提醒下,有所警觉的张海云立即赶到武汉医院做检查。忐忑不安地等待了九天之后,病理切片结果不幸印证了卵巢癌的猜测。张海云悲痛甚至怨愤不已:老天太不公平。孩子、丈夫、温暖的家,她一样没有,简单的她只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竟也成了奢望!

张海云半辈子的积蓄就是小县城里的一套房子,她卖掉了这套唯一的房子,在武汉协和医院经过半年的治疗花费四十余万终于康复出院,虽然一无所有,一贫如洗,但能恢复健康比什么都重要。而在张海云住院期间,三姐张海英也查出了相同的病,经过化疗病情得到了控制。“活一天,就赚了一天”劫后余生的姐妹互相鼓励,她们要向套在自己身上的“魔咒”挑战,唯一幸运的二姐希望九泉下的父母能保佑两个妹妹,让她们姐妹三个能长长久久。

可偏偏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小妹会在今年8月复发,更没想到小妹要放弃治疗。她们知道小妹有一千个放弃的理由,一万个放手的道理:2017年为了治病她卖掉了所有,早已是一贫如洗,手术后海云无法打工干体力活,还要吃药检查,每个月仅靠着六百元的低保艰难度日,有时还需要她们接济。现在手术加上化疗要二三十万,她一个孤身弱女子能到哪里弄到钱?而她们一个本身患癌需要钱治疗,一个生活在农村家大口渴日子困难帮不上更多忙,但医生说坚持治疗还是有希望的,哪怕有一线希望两个姐姐决定就不能放弃。

“亲姐妹,我们要是不管她还有谁会管她?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两个姐姐借遍了亲戚朋友凑了5万元,8月18日逼着海云返回了同济医院。二姐张细平丢下自己一家老小,在医院精心地照顾着妹妹,50岁的她心中常怀感恩,大家庭里所有的女人只有自己幸免于难,逃脱“魔咒”,她是幸运的!她心甘情愿地挑起照顾妹妹的重担,但她却心有余力不足,一个靠打工过日子的农村妇女根本无法在经济上支持妹妹,只能在精神上更多地安慰鼓励妹妹。

手术十分成功,张海云体内的肿瘤被医生彻底切除,虽然腹部留下了长长的伤疤,但这伤疤却是张海云新生命开始的标记。术后张海云接受了第一轮化疗,由于复发并有转移,癌细胞更顽固,这次化疗比两年前的剂量更大,使用药物更猛,大部分药都不在医保范围,前后花费十多万却只能报销不到两万元,入院时只借到了5万元,最后欠着药费的她含着泪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才得以出院。

“我的命不好,没有找到一个好男人,但我感恩,我有疼我爱我的姐姐,还有好多无私帮助我的朋友!”结束第一疗后为了方便就医检查,海云被县城的三姐接到了家中照料,生命的不可预知让姐妹俩更加珍惜亲情。医生说后续根据病情还要继续大剂量化疗,钱从何来单身的张海云心中没有一点底,姐姐和朋友们已经帮了自己很多很多再也无力,“走一步算一步吧……”张海云眼中泪光闪烁,但她也相信人间大爱一定会支撑她走下去。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单身女子请点击右边括号内字体跳转腾讯乐捐进行捐款:孑然一身,患癌盼救】,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孑然一身,患癌盼救”也可进行爱心捐款。

腾讯乐捐地址: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000013245,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阿兰/文 悟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