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少女返校遭同学尾随进厕所 母亲知道真相痛哭:不该让你回去

惠予治疗时注射大剂量的激素,脸异常浮肿

刘惠予今年13岁,在2015年2月她被诊断出白血病,在医院化疗休学了2年半,结疗停药后终于能返校读书。可学校的很多同学都知道惠予的病情,总在她后面指手画脚,更有一年级的学生跟着她进厕所,当面问她,“都说你得了白血病,白血病到底是什么病?会传染给我们吗?”惠予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下学习,还拼命追上拉下了2年半的课程,期末考试考取了全班第一。然而返校半年后,惠予的病情就突然复发,再次踏上艰难的“抗白”之路。

刘惠予和养父母一家合照

刘惠予来自山西临汾,她一出生就被杨春香夫妻俩收养,她的身世一直被养父母瞒得滴水不漏。2015年2月12号,8岁的刘惠予突然高烧不退,很快被确诊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杨春香和丈夫刘丽平从小把惠予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宠在手心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想轻言放弃。夫妻俩卖掉老家的房子,换来10万元的救命钱,“哪怕倾家荡产,砸锅卖铁,我们也要救女儿,不然我们下半辈子都会在后悔中度过。”

养母杨春香

经过2年半的化疗治疗后,惠予病情好转,经医生同意后回家休养。杨春香知道惠予一心想着返校上课,就跟小学里的老师提前打好招呼,“让他们多照顾下惠予,有异常情况就随时通知我。”可返校没过多久,杨春香发现女儿总是一回家就往厕所跑,整天还有点闷闷不乐。在杨春香细问之下,惠予才慢慢吐露心声。

“惠予告诉我她不敢在学校上厕所,因为总有一年级的小孩跟着她上厕所,还指指点点,问她得的病会不会传染。”杨春香心疼地抱着女儿,叮嘱女儿不要在意这些小孩们的“疯言疯语”,“过不了几天就没人会再说那些话了。”然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疯言疯语”并没消失,惠予默默着忍受同学们的非议,长期不敢在学校上厕所,总是憋一上午直到放学回家。“我真的不该让你回去的,孩子你受苦了。”杨春香说。

可让杨春香没想到的是,不仅在学校,小区里还有更多的孩子和大人对惠予一家避而远之。杨春香晚上经常会带惠予去楼下散步,可小区里的邻居一看到这对母子走近,“就像看见传染病人一样,赶紧离开。”杨春香说,自己也曾想过跟他们解释过,惠予得的病不是传染病,可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听她解释。(助力惠予,通过腾讯公益【从南到北,从白到黑】为她加油)

惠予病情复发

此后半年时间里,惠予努力跟上落下的课程,期末还考了全班第一。然而,2018年3月,惠予病情复发再次住院,医生说惠予只有移植才能活命。而杨春香和丈夫刘丽平不是惠予的亲生父母,夫妻俩不能给女儿捐骨髓,能救惠予的亲生父母早已断了联系。“哪怕是大海捞针,我们也要找到他们。”刘丽平安排好惠予住院后,赶紧回老家去打听惠予亲生父母的消息。

杨春香在病房外背着惠予打电话,而这一切都被敏感的惠予看在眼里。当惠予得知自己身世时,蒙着头在被子里大哭一场,“我早就料到,我一住院爸爸就走了,我以为爸爸是不要我了。”杨春香说,“我们根本没想过惠予不是亲生的就不救了,她也是我们的女儿,只要还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放弃。”功夫不负有心人,杨春香夫妻俩多番打听后,终于和惠予亲生父母取得联系。

2018年6月20日,惠予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仓,准备移植,生父刘庚生答应给惠予捐骨髓。杨春香被惠予的主治医生喊去办公室,对方告知杨春香,惠予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所以当天下午就安排惠予出仓。“我要是知道惠予上学忍受这么大的压力,绝对不会让她上学,都是我害了她。”杨春香拿着检测报告,心里懊悔不已。

杨春香不能接受惠予不能移植的消息,立马联系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给惠予重新安排了心理测试,“那的医生说惠予的抑郁症只是轻度的,她可以进仓移植。”惠予顺利进仓移植后,移植后的一年多里,杨春香日夜守在女儿身边,一步都不敢离开。“惠予说以前的事她都忘了,她的身体在慢慢变好,她要往前看,笑着活下去。”杨春香说。

若想帮助惠予,可以点击腾讯公益【从南到北,从白到黑】为她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