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武松要杀张都监一家十五口,你看他们都做了什么?

武松九死一生,杀出飞云浦,遂直奔幕后主使张都监府上。奔入孟州城时,已是掌灯时分,趁着树影攒动,武松一跃翻入督监府后园中,这后院饲养着几匹牛马,极为僻静。不多时,后院木门吱呀开了,来人正是看饲牲口的“后槽马夫”,这后槽马夫受的就是武松到府的第一刀。原著“後槽听得声音方才知是武松,叫道,哥哥,不干我事,你饶了我罢!武松道,恁地却饶你不得!手起一刀,把这後槽杀了”。接下来,武松循步挨向前院,大开杀戒。

马夫之后,厨房里两个烧汤的丫环、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两个自家亲随人、都监夫人、玉兰及两个小丫头先后被武松用朴刀搠死,下了鸳鸯楼,“又入来,寻着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地下”,武松红了眼,这正是“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一百个也只一死”,送了张府十五口人命,武松收拾些金银揣在缠袋里,快步疾走翻墙出城。是时,明月当头,四更鼓响,武松才回过神来,长叹一声“这口鸟气,今日方才出得松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只可撒开”

人们都觉得,武松搠死的15口人命中,除却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三个罪魁祸首,其他奴仆多少有些无辜,武松这仇,报的也太绝了,下手太狠。但是,细究原著就会发现,张都监府中的人,包括玉兰,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张都监的诡计之所以天衣无缝,坑的武松团团转,正是由于这些人都参与其中。从武松入都监府开始,大网就张开了。武松一登门,张都监便道“不知你肯与我做亲随梯已人麽”,继而腾房裁衣,早晚不住地与酒食,“做亲人一般看待”

张督监把戏做足之后,府里的人就开始出场了。“人有些公事来央浼他的,武松无有不依,俱送些金银、财帛等件。武松买个柳藤箱子,把这送的东西都锁在里面”,这箱子财物,就是栽赃武松的实锤。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玉兰。“张都监指着玉兰对武松道,如你不嫌低微,择了良时,与你做个妻室”,至此,武松被坑的死死的,而且一点怀疑反驳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武松下狠手,皆因张都监做局做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