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思道为何向田文镜要八千两银子?他真正意图少有人猜透

邬思道全身而退之时,就开始实施他的“半隐”计划,而半隐的最终目的,却是全隐。正所谓“困鸟出笼,鱼跃大海”,离京后,邬思道直奔李卫处落脚,待了一阵相安无事后,他又跑到田文镜那里,充当出谋划策的幕僚。但是这回,邬思道却拉下脸皮,狮子大开口的摆条件提要求,让田文镜每年付给他八千两白银的幕酬。在《雍正王朝》中,邬思道身负大才,是雍熙交替年间的重要人物,蛰伏四王府辅佐胤禛夺嫡即位,凭此一点,莫说八千两,就是八万两也相称他的身价。

那么,邬思道明知田文镜耿直清廉,为何还要这八千两的幕银,令田文镜为难呢?再说他在李卫处出谋划策时,也从没提过钱呢。区别对待,这正是邬思道的高明之处。李卫跟田文镜都是雍正的心腹,但此二者与邬思道来说,却有个很大的不同。李卫,是四王府的潜邸奴才,跟邬思道是老交情,田文镜却不是。试想,田文镜一个封疆大吏,与邬思道私交不深,倘若此二人之间,不过金钱不讲亲疏,却交头接耳筹谋划策,时间一长,雍正作何感想?难保不有所怀疑。

故而,要幕酬,实际上是邬思道深思熟虑之后,才张口的,更显得他人老心贪无大志,以障人耳目。那么,田文镜能出的起这些银子吗?彼时,田文镜身居山西巡抚,他一年的薪俸、加上养廉银子等,杂七杂八加起来也有个万两。所以,他拿得起,但是也拿不起,怎么说?因为这万两银子要支撑整个大衙门,用钱的地方太多,想全都投到邬思道一人身上,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田文镜当场就拒绝了,他说他拿不起,有难处。拿不起,可谓正中邬思道下怀。

邬思道要的是钱吗,不,他要的是逃跑,是脱离雍正的掌控,是真正的全隐。所以,听完田文镜的话,邬思道还是要钱,要银子,这下田文镜不耐烦了,下逐客令,把老邬赶跑了。听到这话,邬思道立马就走了,不,是马不停蹄的逃跑了。邬思道的全隐目的终于达到了,他当初说半隐,不过是缓兵之计,而今他离开,雍正还不能怪罪。为啥,因为是田文镜赶跑的啊,他邬思道也是没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