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冗余难用删不净,谁来给手机减减负?

看剧、转账、叫车、点餐……如今,不少人的日常生活已经与层出不穷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牢牢绑定。工信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加速融合,市场上监测到的移动应用程序数量净增42万款,总量达到449万款。生活服务类、电子商务类等8类应用下载量超过千亿次。

在享受“一机掌控所有”的指尖便利同时,一些冗余、难用、删不净的App也将手机“撑”得慢了速度,影响使用体验,甚至为用户带来潜在风险。

冗:上个大学多出一屏App

“前段时间我只要一登录个人银行App,主页上就会出现一个弹窗,推荐我再下载一个和手里储蓄卡相搭配的‘辅助’App。”白领郭女士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手机内存不是很大,平时也没觉得只用一个银行App有什么地方不够,便始终不想下载。

“我问过客服,推荐下载的那个App核心功能到底是什么?她说主要就是账户余额发生变化可以及时推送。可我现在短信会有通知,收支流水这些,在原本用的App上也能查到,所以就没必要嘛!”不下归不下,每次还得专门点击退出才能关掉弹窗,让郭女士感觉有些麻烦。

除了这款储蓄卡配套App外,在苹果应用商城搜索这家银行的其他App,还能发现与信用卡相配套,以及分别面向学生、企业商户、网购人群、炒股人群的多个App,再加上部分地区支行单独推出的App,林林总总超过10款。

这些App大多含有查询、转账、支付等基础功能,若非细致研究,作为差异性的部分一时很难分辨清楚,且许多用户对核心功能外添加的模块也不太买账。以郭女士“拒绝”的那款App为例,用户评论中不少声音表示,“本就是用来接收余额提醒,像微信朋友圈一样就没必要了吧!”“简单推送入账出账信息就好,很多功能平时都用不上,软件占用内存较大,希望出一个精简版本的。”

除了银行,高校也是App的应用大户。近年来“上个大学,多出一屏App”的戏谑表述虽显得有些夸张,却传递出学生对App冗余的“心累”。

去年底,某大学公寓热水服务中心发布一则通知,称热水系统将升级改造,要更换宿舍内的热水表。升级后原有热水卡无法使用,需下载一个App扫码洗澡,此举引发学生疯狂吐槽。

在应用商城里,记者找到了这款名为“悦享校园”的“洗澡App”,其项目除洗澡外,还有洗衣、饮水、吹风机三项,但评分仅为1.6(5分满分)。事实上,对于已在多所高校推行、下载排名与评论量均靠前的App,如考核体育锻炼的阳光体育服务平台、教学相关的易班、连接校园无线网络的哆点等,学生用户也是各种“吐槽”。以阳光体育服务平台为例,大家反复提到的问题包括定位不准,计数不准、只算室外不算室内等等。

哆点商务合作的宣传页面

App如此热衷进军校园,有业内人士指出利益驱使是重要动力。由于学生群体数量大,消费潜力强,高校很容易成为商业公司眼中的香饽饽,双方共同开发“校园市场”。以易班为例,记者发现其中的“易培训”模块纳入了多家第三方机构,开设价格从9.9、99到199元不等的诸多付费课程。哆点的商务合作宣传页面中,则直接称自己是“精准全国高校场景广告平台”,可以为客户设置校园头条(硬广+软文)、置顶轮播Banner、开机启动大图等等。

易培训里的付费课程

病:办不了事甚至难以下载

近年来,各地政府部门纷纷推出手机政务软件。“群众少跑腿、数据多跑路”一定程度上确实为人们带来了便利,但在功能进一步完善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苹果应用商城中,一款某南方地级市发行的人社“一卡通”App,评分仅为2.8。当地居民小洪告诉记者,软件只能进行简单查询,手机缴纳社保费都做不到。某南方省级“政务服务”App,评分更低至1.8。不少评论反映该软件许多功能打不开用不了,账户密码设置不顺、登录不易等问题。此前一次央视采访中,对于“山东政务服务”App频繁闪退问题,主管部门一名工作人员称平时只是管理,没有用过。甚至反问,“谁告诉你这款软件能办事的?”

某省级政务服务App的用户评论

记者发现,政务App的一大“通病”,是看似将海量服务纳入进来,但页面繁杂无序,想去查询往往无从下手。且大多只是简单做了链接集纳,点击后还要各种跳转、二次登陆,并非真正“一网打通”。

2018年,中国软件测评中心发布报告,对70多家国家部委和32家省级政府、网站政务软件的建设情况进行测试显示,在建设移动手机软件的省部级单位中,39%的单位仅提供基于安卓版的应用,与公众移动终端应用现状不匹配。超过40%省部级机构单位的政务软件存在各种链接失败、兼容性差等不可用的问题。有专家指出,这是一些地方政绩至上的观念在主导,使得便民工程成了形象工程。

缠:程序删除不等于说再见

去年夏天,为了给孩子租借玩具,年轻妈妈小周下载了“玩具超人”App,断断续续用了大半年便不想再用了。然而删除App后,她还是会经常收到商家充值优惠的推销短信。

和小周情况类似,张先生也表示自己曾下过一款家居类App,后来觉得里面广告太多,不似起初那么有“营养”,便删掉了。还有一款主营农产品的购物App,最近用得比较少,也删掉了。不过,来自这两个App的短信却始终“如影随形”。他分析“肯定是还没有删干净”,但除了删掉程序,他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事实上,直接点“X”删除,并不等于和App说“再见”。需要通过注销功能,才能将个人信息从数据库里抹掉。去年1月,工信部曾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及《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回复中国政府网上的一位北京网友留言称“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在用户终止使用服务后,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

然而人们想象中一个简单的“注销”,实际操作中却往往被打了折扣。以“玩具超人”为例,记者没有发现内置注销按钮。联系客服得知,需提供注册手机号,以及之前下过订单的收货人姓名、地址等信息,经核对无误后由人工进行注销,使用者是无法自行注销的。

再如“快手”App,注册时简单绑定手机号即可,想要注销却需依次点击菜单、设置、反馈与帮助、全部问题、账号、注销、注销快手账号等,历经至少七次跳转方能到达“目的地”。并且,若不是专门在网上搜索注销方法,单从App里翻找,这条路径是极难发现的。

快手注销时需要填写的资料收集页面

找到位置不算完,还需进一步在资料收集页面填写联系电话、注册方式等。已进行实名认证的,要上传用户身份证正反面以及手持身份证照片。填写完毕上传后,再等待工作人员处理。记者发现,资料收集还包括邮箱、常用登录地等注册时并未填写的内容。

针对用户账户无法注销、有不合理条款、超范围收集资料等问题,今年1月,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4部门组织开展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7月16日,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文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尽快整改,墨迹天气、亿通行、扇贝单词等均在名单之中。据悉,今年10月底前预计完成全部基础电信企业(含专业公司)、50家重点互联网企业以及200款主流App的数据安全检查,届时违法违规App将无处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