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劝放弃,妈妈却坚持:“如果不救女儿,我就放弃肚里的孩子”

腾讯新闻和中国社会扶贫网联合推出“贫困帮扶计划”,每一位贫困群众均通过国家建档立卡数据库识别,每一个帮扶需求均由当地扶贫干部确认真实性。

女儿患上白血病,面对旁人劝说放弃,母亲钱小静坚定地说出了“狠话”;儿子患上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面对朋友们劝说筹款,父亲黄山坚持能担着就不筹款……

他们不是倔强,只是作为父母,他们无法轻言放弃,更清楚坚持下去的艰难。不仅仅是他们,每一名大病儿童的背后,其实都隐藏着一个家庭挣扎求生的无助与无奈。

活动:助力脱贫攻坚,我们在行动

出品/ 中国社会扶贫网 腾讯新闻

“如果放弃我的女儿,我就放弃肚子里的孩子”

袁则昌今年35岁,是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人。他和妻子钱小静结婚的第二年,女儿出生,跟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女儿懂事后留给爷爷奶奶照顾,两人则到工地打工赚钱养家。虽然在工地上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可为了小家庭他们从来没有抱怨过。

2015年妻子再次怀孕,所有人都期盼着儿女双全,疾病却在这时悄然降临。同年9月十岁的女儿突然出现高烧不退、四肢无力,肝脾肿大等症状,被送往武汉同济医院治疗,最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袁则昌和妻子都不敢相信,也想不明白只在电视上看到的病,怎么就发生在了活泼可爱的女儿身上。

扫描二维码,即可助力袁则昌一家,战胜病魔!

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缓冲,很快带着女儿开始治疗,可高昂的医疗费用也迅速压垮了这个家。旁人包括孩子的爷爷奶奶都不止一次劝放弃,可他们怎么舍得?两人都选择了坚持,妻子更是坚定说道,“如果放弃我的女儿,我就打掉肚子里面的孩子。”

之后袁则昌想办法筹医药费,怀着身孕的妻子则时常奔波在家与医院之间照顾孩子。从2015年到2018年,女儿经历了无休止的化疗、骨穿、腰穿,病情终于得到了控制,一家人也终于看到了希望。然而2019年2月,女儿在骨穿检查中却发现病情复发了,医生告知唯一的希望是进行骨髓移植。

前面几年的治疗,已经让这个家债台高筑。袁则昌明白,接下来的巨额移植费用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可女儿已经与白血病抗争了近四年,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苦难,他还是想让她有机会像同龄人那样,感受这个年龄该有的天真无邪。

“妈妈,不痛,我能忍住”

29岁的周丽,每当听到6岁的儿子说出,“妈妈,我不痛,我能忍住”这样的话时,她都心如刀割,她说,没有哪个母亲能看着自己孩子遭受如此痛苦。

周丽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人,父亲患有心脏病,母亲下肢残疾,她在家照顾老小,丈夫常年在外打工,经济虽然不宽裕,但日子也基本能过得去。

扫描二维码,即可助力周丽一家,战胜病魔!

同所有的大病家庭一样,儿子患病的消息来得很突然。2016年,三岁的儿子感冒发烧不见好转,周丽和家人带他到西安市儿童医院检查,最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紧接而来的,便是三年漫长的化疗期,三年时间里儿子化疗花去三十多万元,他们花光了积蓄,还欠下不少外债。

2019年7月儿子病情突然恶化,必须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丈夫配型成功,正在准备给儿子捐赠骨髓,可面对近二十万的手术费一家人借遍了亲戚朋友,都没有凑齐……

很多劝我筹款,可只要能担下来,我也麻烦别人

来自安徽宿州市砀山县的黄山一家,也在经历着和袁则昌、周丽一样的痛苦。他的儿子还不满四岁,与病魔抗争却已经两年多了。

2017年6月,黄山的儿子刚刚一岁半,因身体不适查出患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消息仿佛晴天霹雳,妻子不知道哭了多少回,然而眼泪哭干也换不回儿子的健康。之后他们一直带着孩子在徐州,上海各大医院治疗,可儿子的病情都没有明显好转。

2019年年初儿子的病情恶化,医生告知必须要做干细胞移植。移植花费很大,但黄山和妻子觉得孩子能好,怎么样都愿意。期间很多朋友劝他们筹款,黄山和妻子都坚持,只要自己能担下来,也不想麻烦别人。

2019年4月7日进仓移植,一般情况下二三十天就能出仓,可是儿子移植后反应很大,进仓六十五天还没有出仓。期间很多药都要到外面买,家里已经欠了二十多万块,黄山想借也借不到了。如今儿子还在危险的排异期,接下来还要几十万的治疗费用,他们租的房子也要到期了,无情的现实让黄山觉得喘不过气。

扫描二维码,即可助力黄山一家,战胜病魔!

无论是袁则昌、周丽还是黄山,作为父母,他们在为孩子寻找活下去的机会的路途中,都经历了太多绝望。扫描文章中的二维码,即可助力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战胜病魔!(图片:由患者家属提供 编辑/李木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