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只有4000人的美国小镇 却成为梦之队最准三分手

美国华盛顿小镇奇兰和中国东南部繁华的高科技大都市深圳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一个人将这两个对比鲜明的地方联系了起来,这个人正是乔-哈里斯,他正在借助2019年的篮球世界杯向全世界展示,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全能型球员。

哈里斯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哈里斯最著名的表现就是在三分大赛上击败斯蒂芬-库里和克雷-汤普森,赢得NBA三分王,但这位28岁的球员显然不仅仅是一位射手。

“他能够影响比赛。”哈里斯在美国国家队的队友巴恩斯说道,“大多数人在谈论一名球员时可能会将他定义成这样或是那样的球员,是的,哈里斯能够以极高的速度完成投篮,但他也能够从其他方面去影响比赛,他可以转移球,可以完成高质量的掩护,还能够去完成一些聪明的防守,这些都能够帮助球队。”

巴恩斯非常了解哈里斯,早在后者2014年进入NBA之前,效力北卡的巴恩斯和效力弗吉尼亚的哈里斯在NCAA的大西洋海岸联盟就是一对劲敌,两人曾对抗过两个赛季。

“他现在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并不让我感到惊讶,他的职业精神一如既往,他是一名聪明、努力的家伙,所以,你能够看到他变得越来越好,能够看到他从训练营走出来,并持续去提升,他的存在对我们球队来说非常棒。”巴恩斯说道。

波波维奇的球队一向强调稳定性和高效率,而哈里斯在这两方面成为了球队的典范,在征战世界杯的五场比赛里,他场均出手5.4次拿到8.2分,投篮命中率达到56%,其中包括三分命中率也高达56%。此外,哈里斯场均还能够拿到4.8个篮板1.2次助攻0.6次抢断,他在登场105分钟时间里只是出现了4次失误。

哈里斯的家乡奇兰地处华盛顿州中部,坐落于喀斯喀特山脉,那里有著名的奇兰湖,那个小镇的人口大约只有4000人,还不足深圳湾体育中心观看美国vs希腊比赛人数的三分之一,2014年,当地一个电视台报道奇兰安装了第二个红绿灯,那里风景如画,美国西部的宁静小镇和拥有1250万人口、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深圳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是一次超现实的经历。”在高中时期效力父亲球队的哈里斯说道,“这是你在儿时的梦想之一,代表美国男篮,代表你的国家出战,和这些优秀的球员和教练一起合作,这种感觉非常特别。”

虽然许多球迷对哈里斯并不太了解,但他能够入选美国男篮并不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也许,他只是来自华盛顿的一个小镇,但他在2010年为奇兰山羊队效力时曾被评选为该州最佳球员,而华盛顿州的篮球实力并不弱,那里拥有著名的“篮球温床”西雅图。

大学时期,哈里斯前往美国东海岸,加盟弗吉尼亚大学,他也成为了托尼-贝内特麾下的重要成员。2012年,哈里斯带队在五年里首次杀入NCAA锦标赛,并在最后一个赛季(2014年)带队打入甜蜜十六强。

2014年,哈里斯被骑士选中,当时正值勒布朗重返家乡,凯文-乐福也被球队交易过来。在这支球队里,哈里斯并没有得到太多表现机会,2015-16赛季,乔-哈里斯接受脚部手术,赛季报销,骑士将他送至魔术,而奥兰多随即将其裁掉。

随着篮网将其签下,哈里斯在2016年重获新生,他场均能够拿到8.2分,三分命中率达到38.5%,这两项数据在2017-18赛季分别增长至场均10.8分以及41.9%,到了2018-19赛季,哈里斯场均能够拿到生涯最高的13.7分,47.4%的三分命中率也在联盟高居榜首。

这些成就让他有机会完成美国国家队的首秀,在复赛对阵巴西一战中,哈里斯和他的昔日队友瓦莱乔碰面,在哈里斯新秀赛季时,瓦莱乔还是骑士的一员。

“当我新秀赛季效力克里夫兰时,他对我非常好,我们至今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哈里斯说道,他在几年前的休赛期曾在里约热内卢见过瓦莱乔。

“我真的为乔-哈里斯感到开心,他非常努力,他是一个很棒的人,我有幸能够在克里夫兰去指导他,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我很爱他,我为他目前所取得的成就以及为美国男篮效力感到高兴。”瓦莱乔说道。

在美国对阵巴西的比赛里,瓦莱乔拿到14分8个篮板3次助攻,但得到8分2个篮板1次助攻的哈里斯最终带走了胜利。

哈里斯还可能和骑士时期另外一名队友碰面,如果美国男篮在四分之一决赛击败法国队,并在半决赛战胜阿根廷,那么他们可能会和德拉维多瓦所在的澳大利亚会师决赛。

“德拉是我的好兄弟,能够在国际赛场上和你的前队友碰面,这真的很酷。”哈里斯说道,他甚至参加过德拉的婚礼,“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那些效力NBA的球员,但当你有机会代表自己的国家和他们对阵时,这总是很有趣。”

特别是作为一名出生在美国小镇的球员而言,当他出现在世界另外一端的中国大舞台上时,这种感觉更为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