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洋:只有关注“人”,照片才有分量

杜洋

杜洋作品

2006年,拆迁工人抬着修缮后的效果图走过北京前门。

2008年,北京残奥会男子100米-T11级别决赛中,巴西选手普拉多以11秒03的成绩获得金牌,并打破世界纪录。

2008年北京奥运会,菲尔普斯亲吻妈妈。

2008年汶川地震中失去家园的女孩。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的街头表演。

2011年,拉萨布达拉宫广场上拍摄婚纱的情侣。

2014年,北京西客站春运。

2015年印度总理莫迪参观兵马俑。

2016年,朱婷在里约奥运会赛场上。

2016年里约奥运会,博尔特在比赛结束后与观众自拍。

2017年,北京马拉松。

2017年十一黄金周,参观故宫的游客自拍合影。

杜洋2005年入职中国新闻社摄影部,现任社会文体采访组组长、中央时政组组员。他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2011年大邱世界田径锦标赛、2016年里约奥运会等多个体育盛会现场采访拍摄,也曾连续参加十年全国两会的采访报道、一带一路领导人峰会、G20杭州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峰会、中非论坛等,还曾走进2008年汶川地震、2010年舟曲泥石流等灾难现场拍摄。无论是时政新闻、体育赛事,还是社会新闻现场,杜洋始终认真对待每一次拍摄任务。在与本报记者张晓寅的对话中,杜洋分享了作为一名新闻记者的经历和体会。

张晓寅:您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已有十余年了,对于摄影记者这份工作有哪些认知和体会?谈谈您在中国新闻社的摄影经历吧。

杜洋:我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喜欢上摄影的,和几个兴趣相投的同学一起开始,接触初级的摄影知识。我是学新闻传播的,虽然也有摄影课,但只能学习到一些基本的理论知识,实践的机会很少。直到2002年实习的时候来到中国新闻社,才接触到了真正的新闻摄影。

我非常喜欢中新社摄影部,这里就像一个大家庭,工作和生活的氛围都十分愉快,业务交流也非常轻松,每位老师都会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摄影心得与体会手把手地教给我们这些新人,并且给了我很多实践的机会,所以我学习新闻摄影的速度很快。进入中新社摄影部,我是从一名跑社会新闻的记者开始做起的,每天都在北京街头巷尾寻找新闻线索,我们这里习惯上称为“扫街”,这既能锻炼扎实的摄影基本功,还能培养对新闻的敏感性。到现在,只要有时间,包括上下班的路上,我都会继续坚持“扫街”,很多新闻作品都是在这个时候完成的。

谈到认知和体会,在我看来,摄影记者不是摄影师,工作不是单纯的照相,首先应该是一名记者,摄影只是用来记录新闻事实的手段和工具。一个新闻事件中,往往“人”才是主体,关注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新闻摄影作品。也只有关注“人”,才能带着思考和感情去拍摄,这样拍出的照片才是有分量的。

新闻要求的是时效性,要用最快的速度将稿件播发出去,让读者看到。一图胜千言,一张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新闻图片能立刻将读者带到新闻现场,所以对照相机这个“工具”,摄影记者必须熟练掌握,对摄影技术这个“手段”也一定要精益求精,这是成为摄影记者最基本的要求。

张晓寅:您既参与过时政、体育新闻的拍摄工作,也一直聚焦、关注社会题材。在您看来,这三者的拍摄侧重点是什么?

杜洋:社会、体育、时政这三个拍摄题材确实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社会新闻的题材更加广泛,涉及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社会事件、社会问题、社会风貌等都可以算是社会新闻,还包括自然等各种奇闻趣事。社会新闻也是以人为本,最简单的,比如天气冷暖、自然灾害对市民生活的影响,但社会新闻也是最难拍摄的,必须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要有开阔的思想和视野,而且还要掌握了解多门类学科知识。

体育摄影范围相对社会新闻就窄了许多,但体育项目也是五花八门,每一个项目都有自身的特点和要求,体育摄影对摄影记者的技术要求很高,最基本的就是熟练使用长焦镜头,能够快速准确地将焦点对准被摄人物,用高速快门定格运动员的精彩瞬间,用慢速快门体现速度与线条。体育摄影记者必须了解你所要拍摄的项目,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需要大量且长期拍摄经验的累积。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我们经常能看到很多国外优秀体育摄影记者都已是白发苍苍。

我在日常工作中会采访拍摄一些时政新闻照片,时政新闻主要有三个类别:会议、会见和考察,在拍摄时要遵守一定的规范和要求,这个很重要。比如,提前到会场熟悉拍摄环境,在拍摄时,不论是站位还是走动拍摄都要听从工作人员安排,在允许的时间范围内完成拍摄工作。同样在时政新闻的拍摄中,人物瞬间的表情、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对画面细节的把握,都能提升摄影作品的感染力。

这三个题材的拍摄虽然有各自的侧重点,但拍摄主体都是一样的。即“以人为本”。

张晓寅:从您拍摄的体育题材图片中,经常能看到很多精彩的赛场瞬间,这其中有哪些难忘的拍摄经历可以分享吗?

杜洋:体育或许是摄影领域中难度最大、不可测因素最多的一个题材,其中有一定的运气成分。2016年里约奥运会,创造神话的牙买加飞人博尔特,连续三届奥运会在100米、200米和4×100米接力三个项目中拿下三连冠。作为采访里约奥运会的摄影记者,我当然不肯放过这样的瞬间。博尔特标志性的庆祝动作都是我们所熟知的,但为了拍摄到不同风格的画面,我在博尔特的比赛中采用了慢速快门的拍摄方式,慢门是一项高风险却有高回报的摄影方式,快门速度越低,背景就越有线条感,照片整体效果也就越好。不过速度越慢,主体就越容易模糊,成功率不算高,但值得一试。在拍摄博尔特赛后庆祝的一张照片时,我选择了一个比较冷门的角度,虽然没有拍到他标志性的庆祝动作,但当他从终点向我这个方向走来时,我预感到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从我身边走过,走向了观众看台边,与场外观众和牙买加老乡拥抱在了一起,并用手机玩起了自拍。我当时离他并不远,拍下的那组照片后来还获得了2016年度人民摄影报新闻摄影评选新闻人物类组照铜奖。

张晓寅:作为中国新闻社的专职摄影记者,除了拍摄工作任务内的新闻现场外,您现在有什么正在拍摄的专题吗?

杜洋:2017年我用一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关于故宫的专题,主要想反映近600岁的故宫绝不是老态龙钟,它以时尚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2017年我关于故宫的采访,其中大部分都和互联网有关。从实施全网售票、售票处摘牌,到观众利用VR体验数字养心殿,再到故宫博物院超186万件藏品全部在网上公布等,故宫博物院历时近5年打造的数字故宫社区开辟了互动体验空间,拉近了观众和历史文化的距离。我格外珍惜每一次去故宫的拍摄机会,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每次都感觉有拍不完的题材,经过一年的拍摄和整理,我的专题作品《“网红故宫”的快乐生活》也应运而生。目前我也有一些自己关注的新闻故事,但还处在积累素材的阶段。现在的中国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这是摄影记者难得的机遇,还有很多的故事和线索值得发掘。

张晓寅:随着近年来媒体环境的发展变化,摄影记者的生存也面临着新的挑战,摄影记者转行或转投视频领域的事例更是屡见不鲜。对此,您是怎样看待的?

杜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确身边有一些朋友离开了摄影记者的岗位,但他们并没有放下相机。摄影,不论你在哪里,只要你喜欢,都可以继续拍下去,这个时代也是自媒体的时代,离开这个工作岗位并不意味着放弃新闻摄影。

随着5G技术的成熟和智能手机客户端的普及,摄影记者的生存一定会受到更大的挑战,除电视外,智能手机是现在新闻信息的主要载体,其中包含了文字、图片和视频,视频会是将来新闻传播的一个主要方向,学会拍摄视频是这个时代的趋势。技不压身,作为摄影记者也应该和必须掌握这门技术。虽然视频新闻会很火,但我个人认为新闻摄影并不是没有生存的空间,图片和视频给读者的观感是不同的:摄影讲究的是“决定性瞬间”,注重对人物瞬间表情等细节的把握。而视频注重对新闻事件脉络的梳理,清晰地给读者阐述新闻的来龙去脉,观感上更加连贯易懂。

张晓寅:在您看来,什么样的照片才算是好照片?

杜洋:好的新闻图片是融合了新闻性与艺术性的,用恰当的形式表现内容,捕捉住现场氛围并传递给观者,令观者动容、动心。照片除了具备国际视角、以小见大、以情动人、以趣动人的特点,还要讲究构图、光线、表情、环境等。综合这些,信息充分且画面优美的图片比仅仅有视觉吸引力的图片更吸引读者。当然,“认真”才能拍出好照片,即便你是专业摄影师,有超高的摄影水平,也要百分之百地认真对待每一次拍摄。

文章刊发于《中国摄影报》·2019年·第71期·2版

采写:张晓寅

摄影:杜洋

声明:本文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

《中国摄影报》邮发代号1-126

对开每周两期

24个版全彩印刷

全年100期共150元

给我好看

你就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