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正军:走近湘西

编草鞋的土家老人,2013年12月15日,永顺县长光村。

湘西,在战国时属于楚国,三国时属于蜀国。因地势险峻之因,历来独立边隅,被称为蛮夷之地。这是一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少数民族云集,土匪出没,充满神秘的血色。这里“八山一水一分田”,有古村落103个,百年老宅1947栋,特色民族民居10971栋。300万湘西人民依武陵山傍沅水繁衍生息。这里有头戴银冠的苗族姑娘的鼓舞;有纯朴地道的土家族姑娘的哭嫁;有土家族、苗族儿女如梦如歌的风月往事;有沈从文、黄永玉魂牵梦萦的故土情思……

苗家婚事,2017年2月5日,凤凰县禾库镇。

上世纪90年代,我在印刷企业工作,因业务需要,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湘西,或经永顺、龙山去黔江;或经沅陵、泸溪去吉首。时至今日,那一滚当三鲜的土家“三下锅”菜让我回味无穷,那不醉不放碗的苗家“包谷烧”酒使我荡气回肠。

江湖神药,2017年3月3日,凤凰县禾库镇。

2012年我开始玩摄影,当我背着相机再踏入湘西这块神秘的土地时,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宛如迷宫的布局、凝聚着苗族人民智慧的古村寨;土家族苗族百姓的饮食起居、婚丧嫁娶、传统节庆、祭祀歌舞的民俗事象;始于“以物易物”缘延千年的苗族“赶场”习俗;绝美的山水、秀丽的村寨、奇异的人文历史、浓郁的民族风情,无不使我深感能有幸用影像抢救性记录、搜集、整理湘西的民俗文化遗产,即是摄影人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我与湘西的缘分。

新愚公移山,2016年3月5日,吉首市小溪村。

于是,去湘西拍民俗成了我与湘西的不解之缘,每年我会分季节、节庆、习俗事象等分门别类去逐一拍摄。以表现形式的纪实性、生活逻辑的学术性,去记录湘西民族遗风的古老沧桑。用无数个民间的“小瞬间”连贯成一个民族的“大瞬间”,来诠释一个时代的思考,一类人群的关注,一种乡土的情怀。

农合医保进苗乡,2017年5月13日,花垣县麻力场镇。

拍摄时,我铭记民俗摄影的核心是“人性”,始终把自己的视觉语言定格在苗族、土家族“人”身上,用诚意的尊重、真情的流淌与普通百姓交朋友。抓住共鸣的“感人”脉络,让自已与读者一起在苖家汉子的汗臭味和呼吸中,唤起岁月记忆里身临其境和睹物思人的影像回放。把控独特的“动人”故事,让自已始终处于民俗摄影的无尽魅力和兴奋中,在与读者的“共鸣”中凸现湘西儿女有酸甜苦辣的味道,有荡气回肠的灵魂。

选春联,2014年1月28日,凤凰县山江镇。

虽然这样坚守有时是孤独的,但能够用自我的影像见证湘西时代的发展、民俗的变迁,自然是幸福的。

苗巫巴狄扎,2014年8月12日,保靖县吕洞山。

苗银传承人龙吉堂,2017年12月23日,凤凰县德榜村。

钢火烧龙的火药制作,2014年2月25日,吉首市马颈坳镇。

爆米花爷爷,2015年11月25日,龙山县靛房镇。

老手艺造纸,2017年8月19日,永顺县勺哈镇。

古法榨油,2018年7月21日,永顺县吊井岩乡。

篾匠传承,2018年7月23日,永顺县毛坝乡。

苗家老手艺,2018年8月20日,保靖县吕洞山。

巴狄雄上刀梯,2019年5月18日,花垣县吉卫镇。

苗女婚嫁开脸,2015年10月23日,凤凰县山江镇。

古寨新牧童,2016年7月15日,凤凰县老洞村。

古寨人家,2016年10月3日,吉首市齐心村。

石板寨的孩子,2015年8月5日,凤凰县老洞村。

苗乡赶集,2018年9月7日,凤凰县麻冲乡。

苗家人,2016年5月30日,吉首市齐心村。

丢失的老手艺,2018年10月5日,吉首市凉灯村。

蒸糯米饭,2019年1月21日,永顺县吊井岩乡。

腊尔山人家,2017年3月21日,凤凰县所德村。

千年古寨齐心村,2019年7月16日,吉首市齐心村。

作者简介

陈正军,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家联盟会员,高级经济师。

曾获“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全国工业摄影”成就奖,“中华杯”郎静山摄影奖,“国际民俗摄影”(联合国教科文)人类贡献奖,“人民摄影”(2018)明星摄影家,全球年度(2018)十佳摄影师,连续3年湖南省摄影家协会突出贡献奖,连续3届常德市人民政府原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