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道,源于中国书法,成为日本最出名的五道之一

简单的白纸黑字如果美起来,能让人想到世间最优美的事物:流水、行云、流星、飞鸟、春风、秋光、微醺、慢稳、兰花、长发。

—冯唐

在风格迥异、美不胜收的美学长廊中,除了我们之前所提到的“三雅道”外,日本书道以或古拙质朴,或清朗俊秀,或豪壮浑厚的艺术风格,占据着独特位置。

日本书道,即书法之道,追求的意境、情操与艺术美。书道古称“入木道”、“笔道”,直到江户时代才称之为“书道”。它正式开始于奈良时代,并在平安时代得以繁盛的发展,一直延续至今,并成为与三雅道齐名并称的五道之一。

书道何求?初求其美,复求其力,终求其神。

以形悦目成其美,以气御墨贯其力,以心寄怀得其神。此道即为古人之谓:胸中有丘壑,笔底自烟云。

受到禅宗和大唐文化的影响,日本书道讲究修身养性、天人合一,无须过多的装饰和繁琐的负累,在删繁就简中还原自然本色,自有一种朴素、安静的力量。

书法中的一笔一划,一浓一淡,都是与天地的交谈、与笔墨的对话,在追求艺术与美融合为一的过程中,不断升华着美,也不断升华着自己。

而这种升华,并非随意挥就,而是经过反复练习、揣摩、尝试,依靠时间与自然而造就的最好状态。

而这种经过百般磨砺出的精致格调,就是如今日本所称的“道”。

在日本,用毛笔写汉字而盛行书法,应当是在佛教传入之后。僧侣和佛教徒模仿中国僧人,用毛笔抄录经书,中国的书法也随之在日本展开,并且逐渐有了中国所没有的“书道”之说。

圣德太子抄录的《法华经义疏》,就是受中国六朝时期书法风格影响的代表作。而日本天台宗始祖最澄和尚从中国返回日本时,便带回了东晋王羲之的书法作品,并将之在日本大力推广。

现如今,日本书法分两类,一类是汉字书法,一类是假名书法。

在日本的书道史上,有三笔三迹被日本人尊为书法圣人。三笔指的是空海、嵯峨天皇、橘逸势。其中最为出色的首推空海和尚。

空海采用王羲之的风格、颜真卿的笔法,再加上自己的独创与天性,行程独特的书法笔法,被奉为入木道(即书道)的开山鼻祖,其代表作有《风信贴》、《灌顶记》等。

空海《风信贴》

空海《灌顶记》

而日式书道名家小野道风、藤原佐理、藤原行成,则被誉为三迹。

野迹小野道风,书风秀丽飘逸,是日本和样书法的创始人,代表作有《屏风土代》、《玉泉贴》等。

小野道风《屏风土代》

佐迹藤原佐理,其草书最为出名,风格简纯、流畅而颇富自由意味,代表作有《诗怀纸》。

藤原佐理《诗怀纸》

权迹藤原行成,他是书道“尊寺派”的始祖,继承了小野道风的风格,是日本书法集大成者。代笔作有《白乐天诗卷》、《本能寺切》、《后嵯峨院本白氏试卷》。

藤原行成《白乐天诗卷》

书道之美,不止是优雅的线条,更是由内而外的力量,动静、快慢、收放、浓淡,映衬呼应,相辅相成。

在点与线的抽象造型中,凸显紧致凝炼的凛然之美。在墨与纸的单色融合中,爆发出以柔克刚的惊艳动感,孕育出东方美学所独有的雅致与惊艳。

作书悟道,以书写的轨迹体现阴阳和谐、天人合一的思想。书者之思、之情、之文采、之气韵、之境界,通过柔软的笔尖,通过墨汁的律动而跃然于白纸上,形成一幅物态天趣的至妙之境。

这种看似随意,却蕴含无穷力量的书道之美,以柔克刚,却直击人心。

日本将书写艺术,也就是我们所常说的书法,冠以“书道”之名。若说“法”是基础,那么“道”,便将其升华到了哲学意味。

要通过不断练习与参悟,把书写艺术升华到更高的层面。因为作为艺术品来说,无论是画作也好,书法也罢,意境才是最主要的。也因此,艺术构思往往是日本书家的首要考虑。

他们常常以传统为基础,注入自己的个性,运用想象,突出自我对传统的独特见解,甚至是解构,来实现自己的风格与意境。

因为书者无需收到传统的束缚,可以对传统文字进行再创造,当我们作为审美者,面对着作品,便可以跨越时空,领悟书者的心情和内涵。

知书道而修习体悟,必能通达阴阳玄奥之旨,可脱书法之拘泥而入书道之自在。

书得法,可知其貌而执于形,此为初;书得道,可随于心而出妙逸,此为终。故得书法易而得书道难,得书法者众而得书道者鲜。

书道与行为举止、为人处事之道是完全一致的。修习此道,可日用,则心性定之,内守松劲。终动静谐之,涵养成之,才俊出之。

此乃日本书道之大意义。

本文分享自东家日本古器物玩家:「一望斎」古美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