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覆灭之际,湘军是如何顺利拿下天京的?

湘军围攻天京,其实还要从曾国藩的湘军攻占安庆之后开始正式进围天京城。

当时的整个天京局势并没有瞬间崩垮,仅仅是长江北岸的陈玉成从安庆败退。

陈玉成想要进攻湘军武昌切断湘军后路,但是刚刚战败的太平军将士们都不愿意再次进攻,陈玉成无奈之下只能在黄梅回师退到了江北的安徽庐州境内。湘军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天京的据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时间,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天京城中的洪秀全。

安庆失守的消息传到洪秀全耳中的时候,洪秀全勃然大怒,不仅仅削夺了陈玉成的王爵,还开始大肆分封王爵,想要制衡陈玉成在安徽独掌一军的权势。洪秀全这么做,无疑给江北的陈玉成造成了重大的打击。

安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它扼守这巢湖平原,巢湖一带广阔的平原地区农业高度发达,是江北地区绝佳的的水稻生产区。安庆失守,也就意味着太平军的军资被湘军在无形中切断,而且还丧失了对于长江中上游据点的控制权。

眼看陈玉成已经败退庐州,湘军匆忙前去围攻陈玉成,洪秀全惊慌失措,急令三路大军同时前去援救陈玉成:

黄崇发从梁山进军,援救庐州

陈观意从芜湖进军,援救庐州

陈坤书从常州进军,援救庐州

然而这三路大军还没有靠近庐州,就被湘军击退。这三股势力为洪秀全临时组建的救援军,和战斗力彪悍的湘军相比,根本不是这些湘军的对手。

在太平军三路大军败退之后,桐城的湘军也迅速出兵朝着庐州的方向冲过去。

陈玉成无奈,只能挑选了庐州城中精锐军队三千多人,奋勇冲出了城中,想要投靠镇守在寿州的苗沛霖。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苗沛霖早已经暗中投降了清军,在陈玉成抵达寿州城下的时候,苗沛霖擒获了陈玉成。

这位太平天国中的年轻将领留下了一句:

“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随后,陈玉成在河南延津被凌迟处死。

陈玉成在江北败落,整个天京西翼的防线开始瞬间崩垮,安庆以西的防御据点被尽数攻破,曾国藩亲自坐守在安庆指挥湘军,由胞弟曾国荃为湘军统帅分三路大军围攻天京。

北路大军:李鸿章招募淮军,进入上海

中路大军:曾国荃带领湘军水师进逼天京

南路大军:左宗棠带领军队进入浙江

至此,湘军几乎已经完成了对于太平天国都城的全面包围,可是有一点,此时的额李秀成在上海开辟新战场,这也让天京城的东翼一直有良好的屏障,没有被湘军全面包围。

可是随着湘军对于天京城的围攻日急,李秀成开始在天京、上海、苏州三地疲于奔命,常常无功而返,反而让李鸿章手下那些刚刚招募的淮军一步步的成长起来,成为了他在苏州、长江两地最为重要的劲敌。

李鸿章在上海的发展可谓是火箭一般,他不仅打退了李秀成的进攻,还开始在苏州外围渐渐蚕食,顺利攻占了苏州。

李鸿章的进攻让天京城东南翼的优势尽无,天京南翼所依靠的苏杭两地的战略物资补给线宜兴---溧阳---金坛一线也被李鸿章强行攻占。

这样一来,苏州、杭州的物资宣告彻底被掐断,天京城也成为了一座固守待毙的孤城。

随着天京外围的曾国荃、江苏的李鸿章、浙江的左宗棠的步步紧逼,三线进攻的优势渐渐显露出来,太平军的据点被如数拔除,湘军也开始对天京城进行了全面的包围。

有了他们两个人的配合,曾国荃更是如鱼得水,他先后带兵突入到江北的江浦、浦口、九洑洲三个重要的据点,完成了对于长江北岸的封锁,同时下令攻占燕子矶,这下子,整个长江南北的交通运输线几乎被全部掐断。

李秀成眼看着天京城被湘军重兵围困,不是久守之计,数次劝诫洪秀全放弃进攻天京,转而进入江浙地区,以图再起,可是已经年老昏聩的洪秀全誓死不愿离开天京,李秀成无奈,也只能组织军队困守天京。

同治四年,六月。

洪秀全病逝,曾国荃带领着湘军攻入天京,这个曾经以犁庭扫穴姿态建都天京的政权也宣告彻底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