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雷军十亿赌约,输者为什么不履行诺言?

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新华社 全亚军/图)

与巴菲特的百万慈善赌约相比,动辄上亿的“郑重其事”反而显得轻佻,始乱终弃的结局又难免“轻诺必寡信”的腹诽,社会声望难免受损——以雷军的身份,被评论为博眼球、做营销、不守诺、无信用,可不是什么好话。

2013年年底,中国商界两位大佬董明珠和雷军发起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十亿赌约,引来大量围观。当时,雷军与董明珠就发展模式展开激辩。雷军称如果五年内小米营业额超过格力,董明珠赔偿自己1元钱。董明珠豪情万丈,对“雷布斯”的1元赌局不屑一顾,“1块钱算什么,要赌就赌10亿!”

雷军慨然允诺。三年后,董明珠险胜。2018年12月中国质量协会40周年纪念大会上,董小姐上台发言,席间有人问道:“赢了赌约,10亿收到了吗?”董明珠有点不耐烦:“五年前我跟雷军赌10个亿,别人老关心10个亿给你没有啊?我说我不要。希望未来的五年,还跟雷军赌。”转而眼望雷军。雷军心领神会:“鄙人不才,愿再续前缘……”新一轮赌局开始,又是五年。

十亿赌约不了了之,舆论的反应较为平淡,很多评论认为两位大佬都是营销高手,话题造势罢了。

如果说以董明珠不到三十亿的个人资产计,十亿之约一开始就有点玄乎,那么另一场一亿赌约看上去更靠谱些。那就是2012年王健林和马云的赌约,当时王健林说:“10年为约,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到50%,我给马云一个亿。如果没到,他还我一个亿。”两人当即击掌敲定。以王、马二位的身价,一亿不过是个“小目标”吧?可是隔年在被问及“豪赌”胜算时,王健林当场表示跟马云打赌只是一个玩笑。

说了不算、风轻云淡,在中国公共活动中司空见惯至于斯也。虽然舆论对大佬们的“开玩笑”很宽容,但是这种“开玩笑”也确实暴露了刚“豪”起来的中国富翁缺少了一些厚重的君子之风。

名人赌约很常见的,玩笑开得、狠话撩得,但是得言出必行。2009年维珍航空掌门布兰森和亚航老板费尔南德斯约定:谁的F1车队总排名低,就要去对方航班上扮空姐。2013年费尔南德斯赢了,当年5月12日布兰森真在亚航航班上客串了一把空姐,浓妆、红裙,还刮了腿毛,相当敬业。愿赌服输的布兰森颇受赞誉,连带着维珍和亚航都赚足眼球,营销效果不言而喻。

2002年姚明以新秀身份亮相NBA,评论员、前球星巴克利一直唱衰姚明,甚至放话说如果姚明能单场得分超过19分,就亲另一名主持人的屁股。巴克利的表现不仅引起中国球迷的反感,也让NBA高层很不满意。好在姚明很快以出色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巴克利也敢作敢当,真在演播室当众亲了一头驴的屁股。一场风波就这样愉快地结束了。

名人打赌总是伴随着公众影响,表达技巧十分重要。布兰森客串空姐,无伤大雅,又符合航空业特色,幽默亲民。巴克利的乌鸦嘴惹事,“借驴下坡”的滑稽,让危机消解于无形。中国几位商界大腕,开口就是一亿、十亿的豪注,是宣示“我很豪”吗?可是后来又“豪”不起来,终是“轻诺寡信”。

巨资打赌也不是不可以,也有很得体的例子。“股神”巴菲特和另一位著名投资人特德·西德斯曾有一个颇受关注的赌约: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2008年,巴菲特赌10年后标普500指数基金将高于组合型对冲基金的收益率,输者将向慈善机构捐出100万美元。结果巴菲特胜利,西德斯如约捐款。以两人的身家,完全可以把赌约放大十倍,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赌注控制在合理的范围——赌的是投资理念,而不是斗富。更重要的是,百万美元不是两人之间的授受,而是做了私人慈善,这比起富豪之间较劲的社会效应要好得多。比起王马一亿之约、董雷十亿之约,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君子不重则不威,“重”是慎重之重、厚重之重。这并不妨碍举重若轻的幽默,如布兰森和费尔南德斯的无厘头赌约,却是职业经理人驾轻就熟的公关技巧。与巴菲特的百万慈善赌约相比,动辄上亿的“郑重其事”反而显得轻佻,始乱终弃的结局又难免“轻诺寡信”的腹诽,社会声望难免受损——以雷军的身份,被评论为博眼球、做营销,可不是什么好话。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关不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