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渣男”写了一首诗,却无意中成为电视剧中常见的情节

每天诗词猎奇,关注读书狗子!

在看电影或电视剧时,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一个熟悉的情节,某个人物昏迷或醉酒或者睡梦中不断地梦呓呼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而这个名字便是昏迷之人的挚爱恋人。

比如《大话西游》中,至尊宝昏迷清醒后,旁边的强盗菩提提醒他在昏迷中叫一个“晶晶”的名字叫了98次。至尊宝说:晶晶是我妻子!菩提又提醒他叫一个“紫霞”的名字叫了784次,至尊宝无言以对。后来也证明紫霞确实是至尊宝内心深处的至爱之人。

这样的情节在很多影视剧中都可以看到,用以表现人物对所爱之人的思念至深、关爱至切。其实这种桥段不是现代电影电视剧所独有的,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被写进了唐诗中。且看下面这首唐诗《六年春遣怀》:

六年春遣怀八首·其五

唐·元稹

伴客销愁长日饮,

偶然乘兴便醺醺。

怪来醒后旁人泣,

醉里时时错问君。

元稹是中唐最有名的诗人之一,其诗集中又以悼亡诗最为感人。自妻子韦氏去世后,元稹就陆续为韦氏写过很多情真意切的悼亡诗,比如经典《遣悲怀三首》、《离思五首》、《六年春遣怀八首》等等。

虽说元稹因后来纵情花丛处处留情,被网络上很多人称为“渣男”,但这并不妨碍其悼亡诗的成就之高。《遣悲怀》三首被赞誉“古今无出其右”,一句“贫贱夫妻百事哀”流传千古,还有《离思五首》中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更是经典绝胜。而这首《六年春遣怀八首·其五》也是不遑多让。

这首诗八首悼亡组诗中的第五首,首句便叙述经历丧妻之痛后,诗人意志消沉,日日借酒消愁。“伴客销愁”说是陪客,实则是好心的客人为他排遣愁闷而拉他作伴饮酒,而元稹却酒局之上不免痛饮,以致“偶然乘兴便醺醺”,趁势喝了个酩酊大醉。

前两句借酒消愁,似乎并无新意,后两句便道出椎心泣血之言:怪来醒后傍人泣,醉里时时错问君!并不直接写醉酒之后如何,而是跳到酒醒后的情形,酒醒之后旁边的客人友人都啜泣流泪,反而令诗人感到奇怪了:我喝醉了,你们哭什么?

原来诗人醉酒之后“醉里时时错问君”!真实醉后潦倒、神志不清,呼喊着亡妻的名字,把旁边的人都当作了亡妻。所谓醉后无虚言、梦中呓语真,诗人的醉语呓语是何等的悲切感人,才使得旁边的客人都感动流泪呢!

爱妻已逝,诗人醉后口口呼喊妻子,其恓惶之态、凄苦之情,尽从“旁人泣”这一细节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憾人心弦。读诗至此,有情人无不掩卷长叹,甚至为之落泪。

元稹的这首悼亡诗虽不如《离思》有名,但相比之下,这句“怪来醒后旁人泣,醉里时时错问君”比“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句更加真实动人。想来后世的文学作品、影视剧中的梦呓情节也都是效仿此诗而来吧。

每天诗词猎奇,关注读书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