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这首定风波词,写送行而不流于感伤

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宋】辛弃疾

听我尊前醉后歌,人生无奈别离何。

但使情亲千里近,

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

寄语石头城下水:

居士,而今浑不怕风波。

借使未如鸥鸟伴;

经惯,也应学得老渔蓑。

【注 释】

1.定风波:词牌名,又名卷春空、定风波令、醉琼枝、定风流等。

2.范廓之:即范开,据稼轩同时所作《醉翁操》题序,知范廓之将去临安应试。“游建康”,当是预拟之行。建康:即今江苏南京市。

3.“听我”两句:谓人生离别本属无可奈何之事。尊:同樽,酒杯。尊,《说文》:“尊,酒器也。”

4.“寄语”三句:寄语建康山水,我已再无风波之虞。石头城:《元和郡县志》:“石头城在上元县西四里,即楚之金陵城也。吴改为石头。”居士:古代称有德才而隐居不仕或未仕的人。此处稼轩自称。淳熙八年辛丑(1181),稼轩四十二岁,带湖新居落成,始以稼名轩,自号稼轩居士。浑:全。风波:此指政治上的风波。

5.借使:即使。鸥鸟伴:以鸥鸟为伴。黄庭坚《登快阁》诗:“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稼轩《水调歌头·盟鸥》:“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

6.经惯:意指经历一段自我修养,已经习惯于隐居生活。

7.老渔蓑(suō):张志和《渔歌子》:“青篛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柳宗元《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渔蓑:指渔夫。蓑:蓑衣。

【译 文】

请听听我在酒杯前说的这番话,离别本是人生中无可奈何的事情,如果感情好的话,即使相隔千里,也会感觉很近,只是大江对岸的河山太无情了。

告诉建康的山和水,再也没有政治上的风波来纠缠我了。即使不能称为鸥鸟的同伴,但是习惯了以后也能像老渔翁一样,身穿蓑衣,在江上垂钓。

【赏 析】

《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是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创作的一首词。这是一首送别词,上片写送别,概括出友谊不受空间限制的道理,赋予了作品以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下片寄语建康故人,而今归退田园,当略无宦海风波之虞,表达了自己安贫乐道的理想。此词写送行而不流于感伤,用语明快爽朗,开人心胸,写法开门见山,点明离宴,似悲实旷。

唯美词牌

菩萨蛮: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亦作菩萨鬘,又名《子夜歌》、《花间意》、《重叠金》等。双调四十四字,前后阙均两仄韵转两平韵。

微信号搜索:中华诗文学习,或shiwen_xuexi

欢迎读者朋友以个人名义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用于商业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