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撕扇”这幅美丽的画面,背后真相让人直冒冷汗

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有很优美的感觉。这种优美,表现在文字的优美,也表现在书中角色的高雅和精致,也表现在作者刻画的几个极富美感的画面之上。

第二十三回的“黛玉葬花”,作者是这样写的,“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的,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到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宝玉回头一看,却是林黛玉,肩上担着花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

第二十七回的“宝钗扑蝶”,作者是这样写的,“忽见面前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的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倒引得宝钗蹑手蹑脚地,一直跟到池中的滴翠亭。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此外,还有第三十一回的“晴雯撕扇”。因为贾宝玉和晴雯白天闹了矛盾,晚上回来,他就极力地要哄这个《红楼梦》中最出色的丫头开心。他让晴雯去拿果子来吃,晴雯道:“我慌张得很,连扇子还跌折了,哪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或再打破了盘子,还更了不得呢。”贾宝玉便笑道:“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它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响的声儿,就故意地摔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再生气时拿它出气,就是爱物了。”

晴雯听了主子这样说,立刻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宝玉听了,便笑着递与她。晴雯果然接过来,呲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嗤嗤又是几声。宝玉反而笑道:“响得好,再撕响些!”此时,麝月走了过来,宝玉便将她的扇子也抢了过来,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几半。

当麝月表示不满的时候,贾宝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所以,这一回的回目,就叫做“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为了博美人一笑,贾宝玉的这个论调也可谓新鲜了,这个举动也可谓尽力了。新鲜到了什么程度?尽力到了什么地步?与周幽王和夏桀可以相提并论。

周幽王,是西周时期最著名的昏君。他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妃子叫褒姒。褒姒为他生下儿子伯服之后,他就将原来的王后(申侯女)和太子宜臼都废了,立褒姒为后,立伯服为太子。纵然周幽王如此宠爱褒姒,可是褒姒却从来都不笑。为了哄美人开心,周幽王便下令,谁能让褒姒笑,就奖赏谁一千两金子。于是,就有一个叫虢石父的人,给周幽王出了个“烽火戏诸侯”的主意。当褒姒看到各路诸侯急急忙忙赶来救驾,却空跑一趟的时候,她高兴得哈哈大笑。周幽王很高兴,就赏赐给虢石父一千两金子。这就是“千金一笑”的来历。

夏桀又做了些什么事呢?夏桀也是一位著名的昏君。他非常宠爱一个叫妺喜的女子。这位妺喜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爱好,爱听绸缎被撕裂的声音。为了讨妺喜喜欢,夏桀就每天命令有力气的宫女,不断地撕绸缎给妺喜听。

这一点,与贾宝玉口中声称的,“你喜欢那响的声儿,就故意的摔了,也可以使得”,是不是如出一辙?事实上,反而是贾宝玉跟着夏桀学的。

此时的您,还能感觉到“晴雯撕扇”的美好吗?晴雯撕扇,责任在谁?贾宝玉还是晴雯?三顺认为,还是贾宝玉的多。是他给晴雯灌输了一种不正常的观念。周幽王因褒姒而亡国,夏桀因为妺喜而亡国,责任真的完全在这两个女人身上吗?只怕是周幽王和夏桀的责任,要大得多。

与周朝和夏朝的覆灭一样,贾府最后也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这其中的责任,不在这些美丽的女子,而在于那些随心所欲的男子们。贾府那些男人们,又有哪一个不是像贾宝玉一样(贾政除外?),为了女子,大把的花钱,胡乱的折腾?贾珍为了秦可卿,情愿倾其所有敛葬她;为了尤三姐,每天“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的肥鹅,又宰肥鸭;或不称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子铰碎了,撕一条,骂一句”。隐隐约约,又有了妺喜的影子。

“晴雯撕扇”,这幅《红楼梦》中非常美丽的画面背后,所隐藏的真相,让人浑身冒冷汗,这不是什么美好的事,而是作者对贾府中极尽奢靡,直至彻底覆灭的隐晦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