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翅膀今日风筝,张韶涵依然是你成长的引路人

张韶涵加盟“心喜文化”后的首支单曲《引路的风筝》,可以称得上是让人既心喜又惊喜的一首作品。我知道,心喜和惊喜在这个时代,都不是太惊奇的事情,但对于一个出道整整十五年,还能够持续带来宛如初遇般的惊喜和惊喜,我只能说这就是莫大的惊喜。

《引路的风筝》也是一首可以让人想起《隐形的翅膀》的作品,这其实是一件非常 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对于一个出道多年的歌手,在若干年后的新作,竟然还能让人遥想起当年经典的神韵,那可真的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是,《引路的风筝》并不是复刻《隐形的翅膀》,也不是用成功的经验,去试图重复另一次成功。在音乐的世界里,但凡有这样的心机和动机,往往就会一败涂地。

从气质上来讲,《引路的风筝》是一首暗黑系的作品。但这并不代表这是一首一黑到底的歌曲,无论是张韶涵的明亮声线,还是最后无畏和勇敢的情绪释放,都让这首作品在暗黑的色彩之外,同样有着一种光亮的出口。这种出口,在音乐的世界里,就是很高级的破格!

从时序上来讲,《引路的风筝》这首作品,也是现阶段张韵涵音乐态度、演绎状态和驾驭能力的最佳水准。而它之所以能够让人想起《隐形的翅膀》这首歌曲,就是当年的张韶涵有多优秀,如今的她,依然保持了这种音乐水准上的优秀。

《引路的风筝》同样是一首关于梦想的歌曲,不同于当年的《隐形的翅膀》,这一次的新歌,也多了更多的层次。这些层次,并不是乐器和编曲技术的叠加,而更像是用阅历、经历,甚至那些不堪的磨砺,被注入了音乐的灵魂,由此形成了一个还原度极高的沉浸氛围。这样的氛围,对于张韶涵来讲,充满痛感但又真实无比。

演绎这首歌曲,对于张韶涵来讲,就像是重新经历一次磨难,这听起来像是坏事,但对于一个歌手来讲,还真不是坏事。生于忧患这个词,其实非常适用于艺术领域。正是因为有生活中的负能量,才会刺激到一个歌手的表达。经历要有痛感、作品才能痛快,并且更能大声唱出勇敢。

《引路的风筝》这首歌曲,就可以听到张韶涵“十七岁那年的勇敢”。这是少年心气、也是永远年轻,但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和歌手,以为情怀只代表过去、代表回忆,但情怀并不是一个名词,它最应该的体现,就是一个动词。

《引路的风筝》就是一首动词版的情怀之作

人生的成长,同样恰到好处的体现在表达之中。首先来讲,《引路的风筝》不仅是一首流行歌曲,它更像是一个小而美的音乐戏剧作品。从“黑暗”、“凶狠”氛围中中迷离的人声处理,到“绝望过、沮丧过”时划破长空的锋利高音,再到“引路的风”里命若琴弦般的真实颤动和温度,整首作品不仅仅只是主歌和副歌的简单递进,更像是一种穿越命运旅途时的搏斗、挣扎、释放全过程。

听者与歌者,不仅只是感同身受,更像是共同经历一次人生的通关游戏,所有的痛都和彼此有关,所有的微笑、风暴、温暖和勇敢,都像是需要彼此共同承担。这,也是比感同身受更进一步的……休戚与共。

作品内容的升级,也同步带来了音乐表现和表达的升级。音乐人刘胡轶为整首作品带来的是另类音乐、音乐剧、弦乐无边界的呈现,在一种魔幻主义的色调中,既有着澎湃汹涌的弦乐,也有着轻盈灵动的律动,生命的宽阔、丰富,由此一览无遗。

张韶涵对于歌曲的演绎,更有一种让人超认知、超印象的发挥。这种演绎的精彩,并不仅仅只是她重现了辨识度极高的高音穿透力,而是她对于整首歌曲的把握,已经达到了更立体多元的境界。纷繁华丽的音乐氛围中,张韶涵就如同游走于魔幻世界的精灵,忽而独语、忽而呐喊、忽而轻盈、忽而忧伤、忽而沉静、忽而燃炸,没有刻意和僵硬的演绎,一气呵成的处理,也让张韶涵的演唱,更像是对于作品的二次创作,从此后,《引路的风筝》也就被刻下了张韶涵个人的鲜明烙印。

与此同时,《引路的风筝》还是一首由张韶涵本人亲自参与制作的作品。最了解歌手的,往往就是歌手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歌曲的演唱再创作以及制作掌控,就更让《引路的风筝》这首歌的线,一直握在张韶涵的手里。

除此之外,整首歌曲的弦乐部分,不仅由“爱乐乐团”完成,在后期混音细节,更是邀请到了六次获得“格莱美”提名的Richard Furch加持。技术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技术对于一首作品来讲,却是万万不能的。至少在《引路的风筝》这首歌曲来讲,它的音响工程,既保证了整个音乐氛围的壮阔华丽和空间纵深,更让张韶涵的声线,充满了一种有关勇敢的具体轮廓。

作为未来新专辑的首发单曲,《引路的风筝》也真是对于新唱片最佳的一次引路。你可以继续重温《隐形的翅膀》,但听着《隐形的翅膀》长大的你们、我们,同样需要新的成长同步自己的人生,《引路的风筝》就是张韶涵的新礼物。在岁月悠长的慢慢旅途,她在成长,也将继续陪着大家,既勇敢又痛快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