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零收入后,他成了一年挣1个亿的导演

万万没想到,网大已经拍成这样了。

大伙知道,我们第一导演曾经做过一篇《80个中国导演谈审查》,三千弱水,只取了一瓢。当时觉得中国导演可真不少,我号选题充足,前途无量!

然而,随着暑期档的结束,大盘一夜之间进入深秋,不少电影撤档,留下我们在寒风中干跺脚。(老读者也能看出我们这几天脚跺得有多疼)

领导突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一种电影,叫网络电影。他还讲了一个自己耿耿于怀的事。

几年前,《星际穿越》上映,他推荐一个县城老家的发小去看,说这片是诺兰的,特别好!但发小说,算了吧,我就看网大挺好的。

为什么?

发小说:我只配看网大。

这话领导记到今天,网大究竟是什么存在?我们一无所知,只能找个最强的问问。

搜了一下,史上分账票房最高的网络电影,名叫《大蛇》,单片分账破5000万人民币(院线片卖到1.5亿才有这个级别的分账),2018年底上线,至今保持NO.1的纪录。

据说出这片的公司,一年仨网络电影,收了快1亿的分账票房。

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我看了《大蛇》,以为会是《猪八戒·传说》同级别的烂片,但万万没想到,网大已经拍成这样了。

举一个例子,小队多次遭遇大蛇袭击后,每个人都很崩溃,导演用了主观镜头、俯拍特写、轻微旋转、一点虚化特效和轻微模糊的嗡鸣声音来表现情绪。

实话说,整部电影没有什么华彩,就是一个低成本的怪物冒险片,但这个心思和工夫,胜过很多院线电影。

有几个特效镜头,也能看出钱花在了刀刃上。

豆瓣一查,导演是林珍钊,发现其实不陌生……

看过他的《国产大英雄》第二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画风模仿老港片,气质贴近周星驰,豆瓣评分7.4。

《国产大英雄》调侃《一代宗师》

整个采访过程,也挺打破认知。

无论你提出什么问题,林珍钊都能立刻条理清晰地列出1234条,作为一个搞文艺创作的,他的思维逻辑罕见的强。

他不喜欢软色情,知道有些片名很low,承认有些作品评分不高。但也对选择网络而非院线,有着独到的认知。

我可以很确定的说,这个网大导演,比中国很多电影导演都更明白,在这个年代拍电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也聊到了他的成长历程,他在福建的一个半岛小镇长大,度过了一段必然有周星驰的日子。

他也展望了未来,网络电影必然会迅速进入下一个时代,一个能够看到导演的时代。

但愿这个时代,快点来。

林珍钊

01、拍网剧点击13亿,拍网络电影盈利11倍

《大蛇》之前我已经办了一家内容公司,叫“众乐乐影视”。我是创始人、监制、导演,基本做自己公司的项目,《大蛇》是我第二部网络电影。

2014年建立这个团队后,第一部戏是网剧《国产大英雄》。

第一季是2015年,点击3亿。第二季是2016-2017年,点击将近10亿。都比较低成本,奠定了众乐乐的地位。

到了2017年,我放弃了网剧,专心把公司战线放在电影。我还是喜欢电影,网络电影时代的到来,是我内心特别渴望的东西。

我的第一个网络电影是《黄飞鸿之南北英雄》,赵文卓主演。

这是淘梦网先发起的,卓哥也想重新塑造一次黄飞鸿。

因为徐克版的《黄飞鸿》是在他年纪特别小的时候拍的。他觉得现在去演,会更有宗师范,比较快的就谈定了。

《黄飞鸿之王者之风》赵文卓当时19岁

续集《黄飞鸿之怒海雄风》我们公司有投,但没拍。我当时在拍《齐天大圣之火焰山》,陈浩民、林子冲、曾志伟、李若彤他们一起演的。

在网大维度看,《黄飞鸿》跟《齐天大圣》规模都不小。

我的策划方向会有点不太一样,《黄飞鸿》更多的是经典牌,然后有一些视觉升级。《齐天大圣》就更适合网络口味。

我们公司还有一个导演黄河,现在做另外一条网络电影的线,就是《笔仙大战贞子123》,我是监制。

黄河原来是卖车的,也很热爱电影,他入行比我晚几年,以前给我写过一封信,我们是在福建认识的。

黄河很有潜力,我做团队时想请他加入,他深思熟虑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来北京了。当时他自己在做微电影,很困难,本来想不行就回去种橙子吧。

黄河来了之后,拍的《笔仙大战贞子1》是性价比最高的,盈利11倍。

《大蛇》第一轮投资好像是五百万,盈利跟《笔仙大战贞子1》差不多。

02、软色情的网络电影是很低级的东西,我不喜欢

其实网络电影的观众,和院线电影的观众,是同一批人。

只是观影场所、方式不一样,这不会决定他们想看low片还是好片,一定都想看好片。

但观影心态、看电影的时长不一样。

电影院特别有仪式感,网络电影通常是碎片时间看,选择更多,就像看电视,不好看马上跳台。

所以网络电影节奏要更快,不能完全照搬“救猫咪”(好莱坞商业片的编剧套路)。

不过院线片在网上的点击量还是很大的,比方说《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悟空传》这一类,网络观众特爱看。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腾讯专辑播放2.7亿次

但这不作为他们的一个售卖,基本上到网络院线,就不会再分钱了,只是卖一次版权。

有时平台给网络电影的资源,甚至媲美或超过院线电影。

到现在,我也没觉得有自己推崇的网络电影,但是马上会出现,因为一个新的时代要来了。

网络电影经过了几个时代,从一个纯题材红利的时代开始,软色情、僵尸、恐怖、黄赌毒、魔幻基本上都玩了。

软色情的网络电影是很低级的东西,也破坏整个市场。我不喜欢。

但这些真的是应市场而生,也是必然过程吧。观众爱看的、成本最低的就是色情。而且网络电影的一群男性用户,他们最终来消费,也催生了这种类型。

那时候还有一个就是恐怖片,恐怖片是很高级、很有市场的类型,院线不能拍的时候,我们网络电影人可以玩。

我也特别喜欢温子仁的东西,所以拍了《笔仙大战贞子》,这个名字比较low,但特别适合网络。

题材红利期结束,到了玩视觉、玩工业标准的时代。只要工业标准达标,选题不low,基本上都能挣钱。

你看这两个时代,其实都没有导演的东西在里头,都还是制片层面跟艺术部门。题材选好了能卖,视觉各方面差不多也行。

我觉得新的一个时代要到来,必须是出导演的时代。如果出不来导演,网络电影可能就走不下去了。

以前网络视频时代,大家觉得你非专业,又这么少钱做出来,评分有鼓励成分。现在不管是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观众都当成电影评,反而公平,豆瓣毕竟是相对客观的地方。

不好就是不好,网络电影人要思考,为什么不好?

我觉得现在大部分网络电影导演对人物刻画、叙事,以及思想的表达,还处在特别浅显的阶段。

03、院线电影,审查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大蛇》成功之后,找我合作的确实很多,冒险、灾难题材偏多。还有一些我都没见过,PPT上就写着我的名字。

也有制片方跟我聊院线电影的合作,我有兴趣的。

但并不是说院线电影好,我就去干,不是,我还是把它当成一个内容作品,考虑适不适合去做院线。

我一定也会想拍真正的院线A级制作,影响更多的观众。

我觉得院线电影的审查,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像《八佰》现在还是高敏感题材,我们做院线一定会把政策读得更透,更符合市场。

网络电影的审查也变严格了,这是洗牌过程,适应了才能走上更大的平台。

院线电影,更重要的问题是,开发周期很长,至少两年以上。利益方、参与方,跟网络电影相比,复杂的非常多。

很多时候你处理的不一定是创作,你可能要花很大精力周旋内容以外的事。所以这个时期,网络电影电影更纯粹、更合适。

如果我要做院线电影,也要选对合作方。

04、翻过垃圾场逃票看电影,第一次觉得电影这么好玩

我自己在福建省下浒镇长大,一个半岛小镇,靠渔业为生,通车什么都挺困难的。

小学开始喜欢鸟山明的漫画《阿拉蕾》。那时候我每天有一块钱的早餐费,基本上都省下来。靠一个朋友,他们从外面带漫画。

应该是1997年,我们小镇居然有了一个小图书店!我开始把所有钱省下来买《龙珠》《灌篮高手》,积累了好几个抽屉。

那时候从零开始画漫画,纯业余爱好,就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创作。我通常用班上人的名字或者形象做主角,学校里很多人爱看,挺享受创作被分享的感觉。

那时候想成为一个漫画家,这个爱好到大学,都一直保留着。

跟这条线并行的是电影。

我第一次接触电影是五年级,那时候的电影院有点大礼堂的感觉。没钱,一张票要五毛。一个朋友就带我从垃圾场翻进去,跑到二楼,看的是周星驰的《大内密探零零发》。

太好笑了!全场的笑声一直不断,那个经历给我特别大的触动,我第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觉得电影这么好玩。

就疯狂找周星驰的VCD,有几个朋友跟我一起,都是星迷,把周星驰所有的电影翻了个遍,反复看。

周星驰是我电影的启蒙,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模仿他,比方说话的方式,还有他的笑。

05、在床铺上嚎啕大哭,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喜欢电影

到了大学,我报的是福州金融学院的商务策划,跟电影完全没有关系。

有次一个专业课上,老师说:

同学们,你们之中可以有三个人站起来,说出你们的梦想,谁敢说出来,我就可以在你毕业的时候帮助你。

那时候,我忽然特别想站起来,说我想做个导演。

第一个人站起来,我没敢站。第二个站起来,我没敢。到了第三个,我还是没敢。

我觉得自己真的特别……很讨厌自己,觉得自己太没有骨气,没有勇气了。那时候才发现,原来我那么喜欢电影!

到了晚上我在自己的床铺上哭,真的是嚎啕大哭,房间里没有人在,就我一个。

然后想如果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成为我特别不想成为的人,朝九晚五的上班,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挣点钱,碌碌无为过一生。

所以我决定做一件事情。

我那时候跟女孩子讲话都会脸红,跟辅导员请个假,都得考虑半个小时,才战战兢兢打电话。

要做导演,就要踊跃参加所有以前不敢做的事。

第一件是学校的话剧比赛,我申请做导演,自己写剧本,豁出去了。大家也支持,因为人一旦有了梦想,就变得很不一样。

这个话剧叫《荆柯刺秦王》,当时看蛮新潮的,每个人演一个国家。

我结合了电影的技巧,加入背景音乐、OS,打戏都有声效。

效果挺震撼的,全场气氛特别好,最后拿了第一名。也奠定了我的信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可以做导演。家里花了三千块钱给我买了一个索尼DV机,我就到处拍。

后来终于拍了第一部电影,片名就叫《第一部电影》,在网络上面火了。

《第一部电影》无厘头

2008年刚毕业,有人给我投了4万块钱,拍《为荣誉开枪》,90分钟,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

应该说是,两个学校要进行一场军事演练,但那时候特别想拍个战争片,就按照正常战争来拍,还像那么回事。

《为荣誉开枪》

4万块钱,租一点稍稍专业的设备,轨道摇臂这些都是我想要的,还有车辆,吃,小几十号人还是有的,什么部门都有,边琢磨边拍。刷脸找了大学生来演,所有人几乎没有工资。最后自己贴一点点,拍完了。现在看那戏都蛮感动的。

到了2011年才开始挣钱,之前经历了三年完全无收入的状态。

那时候,视频平台还没有原创视频盈利的案例。我基本上靠广告和微电影,一条广告几万块钱,微电影一条几万到几十万,其实也是为品牌做推广。

我也通过一些的作品,让行业认识我,像《田埂上的梦》《希望树》,行业口碑比较好,传播率也比较大。

真的感谢那个时代,感谢酷6、土豆、三间房那个时代,那是看视频还需要缓冲很久的时代。

Q&A精选:

我有个理想,就是创造中国人自己的怪兽宇宙

第一导演:你们经常在横店拍戏,去年影视寒冬,横店现在是什么状况?

林珍钊:游客会明显感觉少了,剧组确实也少,主要是网络电影在拍,大剧有几个。过去真的好多大剧,最明显的是我们谈景的时候,要在这个剧跟那个剧夹缝里面找景,现在拿景容易很多。

第一导演:你的一些同行、朋友,有没有因此转行?

林珍钊:身边的朋友都还可以,他们做腰部到头部的内容,但有很多网络电影公司就没声音了。

这个行业从2015年开始疯狂增长,几十万投资,可以有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那个时代有一大拨想捞钱的人,对电影没有热爱,也不是真正的从业者。

到了现在,行业洗牌了,腰部以下的团队很难生存,他们很难支撑起中高成本网络电影的标准。比较多的转到抖音、短视频去了。

第一导演:你觉得这一批人转抖音、短视频靠谱吗?

林珍钊:我觉得不是特别靠谱,因为抖音靠的不是技术,要靠创意、段子。

第一导演:你是公司创始人、导演、监制,工作会很饱和吗?

林珍钊:没有想象中那么操劳,每个导演都还挺成熟的。制片人也是从早期微电影时代一块走过来的,非常默契,他们已经帮我分担掉非常多的工作。我更多的是在前期策划、整体美学上做监制。

我自己每年差不多3个片子,刚好到可以接受的量。其他导演2部,公司每年就7部左右的电影。

不是那种忙的糊里糊涂,什么都顾不上的,其实每部戏都是很细致的。

第一导演:《笔仙大战贞子》会有版权的问题吗?

林珍钊:所以电影里没有叫“贞子”,也担心版权问题。其实我们已经主动去买了,但太乱了,因为一开始是个小说,后来又到了谁的手上,好多家都有《贞子》的版权。

另外一方面,尽量把贞子避开,比方贞子从坟墓里面爬出来,我们做了很多改编。我蛮喜欢《笔仙大战贞子》,也是在比较自由的情况下,拍出的比较有想象力的恐怖片。

第一导演:网络电影总是借用其他大IP,包括《黄飞鸿之南北英雄》《笔仙大战贞子》,你有没有想过做纯原创的作品?

林珍钊:有的,从《笔仙大战贞子》之后,我就开始塑造自己的IP,之后的项目都是以原创为主,包括《大蛇2》,还有正在优酷播的《大雪怪》。

第一导演:怪兽宇宙?

林珍钊:对,我有个理想,就是创造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怪兽宇宙,比较难,但我觉得要做。

第一导演:华纳影业也在做怪兽宇宙,你会去研究吗?

林珍钊:有的。

一个是内容层面,就是技术、故事、怪物的形象。另外一个就是宇宙,他们怎么建立关联性,怎么铺设、建立角色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个是开发节奏,这个网络电影可能没法参考。

我觉得他们刚开始,不是很成功,不像漫威那么成熟。漫威电影,我每集必看。

第一导演:漫威刚刚终结第一代的十年,接下来有很多新角色、新故事,华人、黑人、女性,你对他们的转变方向有什么个人观点吗?

林珍钊:我觉得放弃那么多老牌角色,也是迫不得已,一个是演员年龄,一个是演员成本,还有一个是观众审美疲劳。包括市场全球化,所以会有黑人、华人面孔。我觉得这是全球战略所决定的,是对是错,其实不太好去评价。

第一导演:你同期差不多也有教授易小星、卢小鱼这些创作者,跟他们有接触交流吗?

林珍钊:见过几次面,在短片节、原创视频节上,但是特别少接触。

第一导演:那公司要招募新人,拍新戏,你考虑冲击电影节吗?比如之前的《中邪》就入围了FIRST青年电影展。

林珍钊:近期开始有了一点想法,我觉得需要有这么一样东西。

第一导演:有些青年导演很追求内心表达和艺术化创作,比如毕赣,他的风格你会考虑吗?

林珍钊:我肯定不会拍毕赣那种调子的,我喜欢拍像《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这类,情绪比较高的有艺术性电影,毕赣那种可能有点脱离观众。

第一导演:那这类电影你能看进去吗?

林珍钊:会啊。这种类型我曾经想过,时机没到。但网络电影有趣的地方就是在于,比院线电影更有机会去试水。我也想尝试一个现实主义的、励志型的电影,像《摔跤吧!爸爸》这种。

第一导演:你对好电影的标准是这类电影吗?

林珍钊:不是的,这太片面了,这只是一种类型,是“豆瓣高分电影”。我个人纯内心喜欢的东西,还是周星驰,特别像《功夫》《大话西游》,是我最喜欢的。

*采访 / 法兰西胶片;文 / 空山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