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中原证券连踩8雷,卖房求生,结果又遭2.4亿大雷

出品:中访网零度调研

频频踩雷,中原证券损失惨重。

2.96亿元,这是中原证券今年公告的金融资产计提减值金额,其中84%是由于质押业务踩雷导致的。因为质押业务,它今年公告的计提损失金额已达2.49亿元。

除了股权质押业务,中原证券今年还对自己的债权投资、贷款等业务计提减值,共计5100余万元。

不仅自己的资金踩雷,中原证券的资管业务也踩中了大雷。7月初,福建闽兴医药陷入流动性危机,多家参与其应收账款投资的金融机构欲哭无泪。中原证券旗下两个资管计划也不幸“中标”,共涉及2.4亿元资金。

质押业务频频踩雷,旗下资管产品可能“血本无归” …..今年的中原证券,可谓是流年不利,堪称“雷神”。

但这,可能还不是中原证券“水逆”的终点。

随着科迪乳业手握巨额资金,却深陷欠债风云的事件发酵,承接其2.06亿股质押业务的中原证券,踩雷之旅可能还将继续。

今年金融资产减值已达3亿元,质押业务踩雷是大头

8月28日,中原证券发布计提减值公告。

公告主要内容为,中原证券对神雾节能的股票质押业务,计提减值7857万元。至此,由于神雾节能的股票质押业务,中原证券已累积计提1.6亿元。

这笔质押业务发生在两年前。2017年10月27日,媒体质疑神雾系业绩造假的风波还未散去之际,神雾节能控股股东将1980万股股票质押给中原证券,融资2亿元。

但很快这笔质押就爆仓了。质押之时,神雾节能正因为重组停牌。重组失败后,公司股价一泻千里,复牌半个月股价便腰斩。

2018年2月1日,中原证券承接这笔质押业务刚满3个月,股价就已跌破平仓线。

神雾节能复牌之时,有投资者问,市场流传神雾双雄被列入机构黑名单,是否属实?

其实投资者关心的是,神雾节能资金链会不会受到影响。虽然公司高管一再否认,但资金危机已在神雾系浮现。

质押爆仓后,神雾节能控股股东并未补仓,也没有按期偿付利息,最终构成违约。

随着神雾系问题的不断曝光,其股价越走越低。9月4日公司收盘价为1.8元,较最高点跌去96%。

持续下跌的股票,也让中原证券手中的质押物价值越来越低,至今损失达1.6亿元。

实际上,神雾节能只是中原证券质押业务踩雷的冰山一角。目前,中原证券还在新光圆成、银禧科技及长城影视三家公司的股权质押业务上踩雷。其中新光圆成和银禧科技已计提损失1.29亿元。

总共7.88亿本金,踩了4个雷,损失已达2.89亿元,这是中原证券质押业务的踩雷史。本金最终能剩下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同样未知的,还有中原证券旗下的两个资管计划。

“雷神”!2.4亿元的资管计划也中招

“又一个大雷爆了!2.4亿券商资管中招,董事长亲自报警!”7月初,某自媒体爆料后,这个大瓜开始在金融圈广泛流传。

大瓜的主角,正是中原证券,另一主角,则是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

闽兴医药成立于1994年,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中成药等,实际控制人是自然人夏薛雯。由于非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少,闽兴医药也选择了应收账款抵押融资这一常见的融资手段。

中原证券旗下的资管产品联盟17号和中京1号,通过华鑫信托设立的“华鑫信托·信源3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终投资于闽兴医药对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

联盟17号成立规模5984万元,2017年12月8日正式成立,2019年4月24日到期;中京1号成立规模18165万元,2018年2月5日正式成立,2019年5月7日到期。

两个资管计划的到期时间相近,都在今年上半年。4月底,临近产品到期,中原证券项目经理前往福建福州,与闽兴医药沟通还款事宜。

这一去才知道,闽兴医药出现了流动性问题。也就是说,它没钱还款了……

这还不是高潮。媒体报道称,双方还经过多轮磋商,并协调华鑫信托等多方敦促闽兴医药偿还欠款。但在磋商过程中,闽兴医药的实控人夏薛雯失踪了。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套路……

正因如此,才有了中原证券董事长亲自去报案的一幕。根据中原证券公告,该案件尚在侦破之中,对各参与主体的影响尚不能确定。不过走到立案侦查这一步,这雷大概率是躲不掉了。

悲剧的是,资管业务踩雷,这还不是中原证券今年“水逆”的终点。

流年不利,中原证券踩雷之旅可能还将继续

账上躺着大量资金,却深陷债务危机,这一幕极有可能发生在科迪乳业,这家由中原证券保荐的企业身上。

科迪乳业是河南省乳制品加工企业,2015年在中原证券保荐下登陆中小板。2016年,一款透明包装的“原生纯牛奶”,俗称“小白奶”面世后,火遍全国,科迪乳业迎来了高光时刻。

在“小白奶”的带动下,科迪乳业2017年业绩大涨。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小白奶”的热度消失,科迪乳业的收入开始下滑。

业绩波动不是重点,真正令人震惊的是,账上有十几个亿的科迪乳业,竟然拖欠奶农的钱。

8月2日,有媒体曝光了一份《奶农求救书》,称从2017年12月开始,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约1.4亿元。曾有奶农多次向科迪乳业讨要奶款,但公司多次推诿,钱没能要回来。

8月16日,科迪乳业发布公告,承认拖欠奶款一事,还坦白拖欠供应商款项1.52亿元。这正是让人惊讶的地方。要知道,科迪乳业2018年年底账上可是有16.72亿元货币资金。

手握巨款,却一直拖欠着供应商的钱,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与此同时,科迪乳业还披露公司及控股股东科迪集团一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事实。科迪集团的资金链风险,似乎不小。

截至8月16日,科迪集团已质押其持有的科迪乳业全部股份,共计4.85亿股。其中2.06亿股,也就是40%质押给了中原证券。根据公告显示,质押给中原证券的股份中,1.396亿股原本应该已经到期,但至今也未解除质押。

科迪乳业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股票质押存在平仓风险,但科迪集团一直与质权人保持良好沟通,质权人暂不采取强制平仓措施。

一旦中原证券强制平仓科迪乳业的股票,不仅自己蒙受损失,旗下《桂林中原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也将蒙受损失,科迪集团质押给该资管计划的股份为1.04亿股。

如今,科迪乳业的经营情况可算是扑朔迷离。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被曝出长期拖欠奶款后,在当地政府的参与下,科迪乳业承诺分期偿还拖欠奶农的全部奶款。

支付首笔奶款后,科迪乳业并未按照计划于8月底前偿还第二笔欠款,理由是暂时没钱支付。而8月30日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科迪乳业账上依然躺着17.53亿元货币资金。

从半年报来看,科迪乳业运营正常,上半年营收6.3亿元,同比增长9.5%;净利润7955.4万元,同比增长22.7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1亿元,同比增长37.95%。

不过,针对这份半年报,科迪乳业的三位独立董事均表示,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原因是无法充分获得公司编制半年报的财务数据。

9月2日,奶农代表再次聚集到科迪乳业讨要说法。

看上去,中原证券的踩雷之旅,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