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政变强震,谁会接棒西川广人?

常言道“人生如戏”,就好比曾经的“反腐斗士”西川广人如今却“反”了自己。

9月9日,深陷贪腐风波的日产集团现掌门人——社长兼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遭到调查,将于本月16日正是下课,霎时间在汽车行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之所以会有如此之大的效应,主要原因就在于,去年当雷诺日产联盟掌门人戈恩深陷贪腐大案时,西川广人就是这场追捕戈恩大戏的主角。

在其以嫉贪腐如仇的形象顺利扳倒戈恩和外籍高管派系后,西川广人却因涉嫌“获取不当财务”而被董事会勒令下课,独揽日产权杖终成泡影,唯有唏嘘一场空欢喜。

家不可一日无主,在西川广人下课之后,其位置将由日产代表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山内康弘(Yasuhiro Yamauchi)暂时接替,而下一任CEO的人选则将在10月份之前得到确认。

于是谁将成为西川广人的接班人也成为了行业内的热门话题。近日,有外媒列出了一份名单,名单之中6位候选人之名跃然于纸上。

他们分别为PSA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唐唯实(Carlos TAVARES)、丰田执行副总裁Didier LeRoy、前日产汽车全球营销总监Daniele Schillaci、将暂时接替西川广人职务的山内康弘(Yasuhiro Yamauchi)、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Jun Seki)以及日产中国执行委员会主席和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Makoto Uchida)。

而这6名候选人究竟谁能成为真正的接班人,虽然无法预知未来,但我们或许可以从接班人的标准中发现些许线索,西川广人的接班人需要满足哪些条件呢?我们可以分析一二。

清廉为重,不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不论是戈恩还是西川广人,他们的倒下都来自于两个字:腐败。因而对于下一任接班人而言,“清廉”恐怕就是放于首位的重要条件。

当戈恩因腐败丑闻而被拉下马,西川广人在日产内部就展开了一场清洗工作,越来越多的高管职业生涯也因此走到了岔路口。

戈恩的同谋者和左膀右臂——日产高管凯利(Kelly)被捕,此后罗兰·克鲁格在英菲尼迪分公司全球总裁的位置被前日产美国销售主管克里斯蒂安·莫尼尔(Christian Meunier)取代,而戈恩办公室副主管塞佩里、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赛·穆诺兹等皆遭到了调查清洗。

这样的清洗一方面来自于西川广人在日产内部进行的“去戈恩化”,而另一方面大概也在于这些高管确实存有腐败的情况,因而在愈演愈烈的贪腐案中受到牵连。

那么这样的大清洗,在西川广人下课之后又是否会重新上演呢?答案或许是肯定的。毕竟随着戈恩和西川广人的接连下课,日产是否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已成为外界关注的事,或许也因此会让下一任掌门人的审核及考察变得更为严格。

因此,作为接班人的首要条件就是与贪污腐败划清界限,保证自己的职业生涯不会因西川广人的下课而深受影响。

获雷诺和日产的双方信任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灵魂人物戈恩倒下之时,联盟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明显,战略分歧及权力争斗愈演愈烈。

事实上,在联盟成立的20年间,持有日产股份超过43%的雷诺一直占据着有利一方,而反观日产,只持有雷诺15%的股份,因此日产一直寻求着提高交叉持股的比例以及淡化法国政府对汽车联盟的影响。

强势的统治者戈恩的被捕无疑给了日产机会,这也成为了联盟矛盾的催化剂,除去一波人员清洗以外,戈恩曾经掌控联盟时的主要职能部门也接连关闭,日产和雷诺的合并事宜也进入了搁浅期,双方的关系一度陷入冰点。

而这种矛盾却在雷诺计划与FCA“牵手”时释放出了一些微妙的信号,雷诺“另寻新欢”,日产“极力反对”、法国政府偏心日产,FCA撤回合并申请,双方“爱情”首告吹。

从路透社发布的报道来看,日产方面或许最终还是要打算对雷诺“服软”,同意更多来自雷诺的势力进入管理层内部。在今年6月,日产汽车就计划在其拟议的四个委员中,给雷诺集团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提供席位。

可以发现,雷诺和日产之间虽然撕得不可开交,但彻底分道扬镳的可能性却并不大,最终聚焦点或许也还是在权力分配上。

8月有消息报道的,雷诺考虑减持日产43.4%的股份,以换取日产对于雷诺重新“牵手”FCA相关事宜的支持或许也印证了这一点。

总而言之,双方的关系似已有所缓和,加之日、法政府均出面说和,释放着“促进企业之间合作”的积极信号,因此作为西川广人的接班人,其扮演的角色应当是日产与雷诺间的“润滑剂”,了解雷诺与日产两个公司的差异性,因地制宜对症下药,而不是做矛盾的激化者。

更何况,联盟之间的矛盾已经明显影响了双方的发展速度。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来看,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中,仅有三菱销量上升了5%,而雷诺则以193.86万辆的全球销量,同比下降6.7%;日产的负面反应更为明显,以262.77万辆的成绩,同比下滑7.9%,一季度净利润更是下滑94.5%。

可见,权力争斗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要知道,此前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曾以绝对优势被称为世界最强汽车联盟之一。

因此,西川广人的接班人也更应意识到雷诺日产联盟的重要性,早日结束动荡,将联盟引向正轨。

年龄或为考量标准之一

在6位候选人中,Didier LeRoy简介中的一个信息点颇为引人注目:随着61岁退休年龄的迫近,其或许并不想换工作。

的确,当联盟的裂痕已经产生,想要将其修复必定不是一蹴而就的,此外,目前的日产也正迎来电气化战略转型的关键期,且特别押宝了中国市场。

根据规划,此前日产在车展以及新能源大会上亮相的日产e-POWER智充电动技术,将在全球范围内实行进一步推广。针对中国市场,日产汽车将在两年内导入e-POWER智充电动技术,并至2022年推出4款搭载e-POWER智充电动技术的车型。

在9月的成都车展上,东风日产也携ProPILOT智动控制辅助驾驶技术亮相,显然,针对纯电动汽车市场的整车开发已经成为日产新能源发力的重点方向。

日产的转型,势必需要掌门人的带领,而这又是一场长期的“战役”,因此接班人的年龄也就变得尤为重要,如Didier LeRoy这般的临近退休者,或许也确实不是最佳的选择。

年龄的问题在车企之间并不新鲜,宝马就有CEO一职不能高于60岁的传统,而这样看似毫无人情味的规则,实际适用于整个宝马集团非制造业工作的人们。

前不久55岁的齐普策成为了宝马的新掌门人,而他的竞争对手——资历更深的宝马公司研究部门董事克劳斯 弗劳利希就输在了59岁的年龄。

而这样因年龄而和掌门人之位失之交臂的情况,除去因退休将至不愿参与其中的Didier LeRoy,在其他的候选人中又是否会上演呢?还是要看日产方对于这方面的考量。

西川广人的黯然下课必定给身陷多事之秋的日产又一打击,加之车市寒冬这一外部环境的肆虐洗礼,日产的日子必定难过,而西川广人的接班人也必将扛起更为沉重的担子。

那么,在这6位候选人中,究竟谁将肩负起力挽狂澜的职责?其又将把日产带向何方?我们不得而知,只能肯定的是,对于日产而言,此次接班人的选择或许是一个“生死签”,毕竟已处于风雨飘摇中的日产,或许已难再受任何创伤。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