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谍战历史:地下党如何救下了一座武汉城

1949年5月16日下午2时,先头营进入了汉口市区战略要地布防,5月17日,武汉三镇全部解放。

武汉解放的模式,在全国独一无二,武汉的解放,既没有经过战争,也没有谈判。这座城市的解放,究竟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这座城市的解放,为什么会成为独一无二的解放模式?今天,我们跟随《军迷行天下》,一起探访这座城市解放前的无声“暗战”。

1949年4月20日晚,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突破国民党军队江防,解放南京及江北、江南广大地区。

4月27日,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及江汉、鄂豫等军区部队即自花园、河口一线向武汉外围之国民党军展开进击,至5月10日相继进占孝感、黄陂、滠口等地和鄂东长江以北广大地区,将攻击矛头指向武汉三镇。

面对武汉当时的局势,国民党政府对城市展开了封锁,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这样的局面给当时武汉地区的情报人员的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

与此同时,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率领的解放军118师到达黄陂滠口时,已做好强攻汉口的准备,而另一路解放军,也准备包抄武昌。

箭在弦上之际,究竟是什么,让武汉免于一役?这一切,要从他们说起......

从5月10号开始,驻守武汉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开始分批撤退,严密封锁实际上是遮蔽战场信息,掩护残兵撤退。也就在这时,当时在中原局社会部侦察科工作的彭其光,接待了两位不速之客。

他们自称是国民党将领张轸的女婿,此次前来,是要转达张轸战场起义的消息。

张轸,时任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第十九兵团司令官。通过我党地下工作的努力,1949年4月底,张轸与中原军区约定准备战场起义。然而,白崇禧突然下达撤离武汉的命令,打乱了起义部署。因无法与中原局直接取得联系,张轸急忙派女婿张尹人和在其身边工作的我党地下工作者张笑平就近前往江汉军区襄南军分区,通报起义计划。

“他(彭其光)当时说,‘我是搞情报的,怎么突然来个起义的?’这不属于他的工作范围啊,他不是去搞策反的,策反跟情报不是一回事儿,策反是进入这里面,通过人去做工作,情报是好几个环节,用各种手段才把情报搞到手。但是不知不觉地,怎么突然来了一个人找他,没有思想准备,上级也没有交给你这个任务,搞我们这行的,你不能插手我,我不能插手你,必须要请示......”彭其光的妻子文询说。

经过紧急联系,1949年5月15日,张轸率部在距武汉30公里的金口镇起义,此举彻底打乱了白崇禧的撤退计划。

面对这种形势,曾扬言“负华中剿匪重任,绝当不辞劳瘁,以争取剿匪事功”的白崇禧,迫不得已在5月15日下午3时许,坐飞机匆匆逃离武汉。

此时的武汉三镇,虽然黑暗还没有完全褪去,但黎明的曙光已然划破天际。不过,从1949年5月15日午夜,国民党军队逃离汉阳,到第二天下午两点,人民解放军正式进入汉口市区,武汉三镇居然存在着一个短暂的真空期。然而,当时这座城市的革命力量从来没有停止过工作,一切都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武汉解放的那一刻,聚集在这座城市里,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无论历史再怎么久远,时代再怎么变迁,那一刻所形成的共同记忆是将我们凝聚在一起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