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王思聪”任性甩卖“摇钱树”:钱嘛,纸嘛,花嘛

“钱越花越多,使劲花钱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

|作者:二水 阿晔

一掷千金的“日本王思聪”败家败得要卖公司了!

雅虎日本今天表示,计划斥资约264亿元人民币收购在线时尚零售商Zozo 50.1%的股份,借此在电子商务市场与亚马逊、乐天等企业展开竞争。Zozo创始人前泽友作(以下简称“友作”)将向雅虎日本出售其37%股权中的30%,并辞去该公司CEO职务。

一石激起千层浪。

人们对友作的印象还停留在他那“超级土豪”的生活方式上,谁能想到他突然之间就穷到要卖公司了!

在雅虎日本官宣收购消息之后,友作在推特上发文称:“我将把Zozo委托给一位新总裁。”

不知此时此刻,他还能不能真心说出自己的那句名言——“钱,越花越多。”

买买买,不手软

为啥友作会如此痛快地卖掉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公司?

因为他“太缺钱”了!

出生于1975年的友作,人生信条是“你应该买你喜欢的东西”。他也确实做到了——

代步的是千万元起跳的跑车,虽然平时没时间开出去,但摆在车库里看着,也是极为舒适的;

飞国外坐的是摆满了爱马仕坐垫的私人飞机;

花了近8亿元人民币买一幅凡人看不懂的画作,只因为“从这幅画中得到了极大的喜悦”;

别人发朋友圈晒豪车,他发微博轻描淡写地说:“我花22647500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买了幅毕加索的画。”

一个丑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鸭子,他花9000万元人民币搞到手,如获至宝,“因为人家看起来像气球,其实是不锈钢做的呀,是不是很特别?”

当然,以上这些还不是最夸张的花销。

去年9月,友作成为Space X项目的第一位私人月球旅行者,该项目将在2023年实施。

他曾说:“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爱上了月亮。”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他支付2.3亿美元买下了那张登月“飞船票”。

好客的友作还将邀请6-8位艺术家免费与自己同赴月球之旅,而艺术家们作为报答,要在回到地球后创造出能激发每个人梦想的作品。

除了花钱邀请别人与自己“旅行”,友作还会偶尔做做“散财童子”。

今年1月5日的深夜,友作在推特上宣布,“我个人将送给100位朋友6万元人民币,总额66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新年礼物!”而获得奖金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关注并转发友作的这条推特,转发截止日期是1月7日。

怎么样,这种做法有没有很眼熟……

王思聪微博截图。

消息传出后,引起了网友的疯狂转发。截至1月8日下午,该条推特的转发数量已经超过550万次,更新了世界纪录。友作的关注人数也由原来的75万人突然增加至570万人。

友作如此高调的行为,引起了网友的质疑。不过友作对此毫不在乎,“作为有钱人应该积极把赚回来的钱花掉,这才是有钱人的义务”。

他还将自己的个人介绍改成了“预定登月,ZOZO社长,女友刚力彩芽、转发世界纪录创造者”。

果然,有钱人就是任性!

白手起家

有好友曾说,他眼中的友作一点都不像日本商人,没有日本人的低调,只有“前卫、特立独行”。

实际上,友作从学生时代就不走寻常路。

别人还在读书,他却要染黄毛、玩滑板,做叛逆少年。到了高中,迷上摇滚音乐的他组建了一支乐队,还在1993年发行了第一张EP专辑。

前泽友作(图中红框者)与同学的合影。

不过玩归玩,友作的学习成绩始终很优异,考试分数可以直升日本名校早稻田大学。怎奈叛逆少年对成绩排名这种循规蹈矩的事情深恶痛绝,尤其是每天搭电车上学时,看到上班族们一个个苦闷着脸,不想自己以后也跟他们一样。等到高中一毕业,他就带着打工费用去美国追逐音乐梦想。

可没多久,友作就厌倦了常规的巡演和录音,“这和上班一样,没意思”。同时,他发现,在美国,音乐产品除了摆在货架上,也通常会在大型音乐会场外售卖,而这种销售方式在那时的日本还没有出现。

1995年,他回到日本并复制了这套方法,开始制作邮购目录,销售乐队T恤和CD,同时也在音乐会场地和音乐节期间出售这类商品。从库存记录到装运订单,他都一个人包揽,在自家厨房的桌子上完成了初次创业。

适应了市场规律,友作的生意越做越火,他顺势在1998年成立了公司Start Today(现改名为Zozo)。同年,他的乐队也与BMG Japan签约。

随着互联网大潮涌来,友作又自学编程,并于2000年建立了电商网站Zozotown,将他的产品搬到网上来卖。

Zozotown截图。

除了音乐周边,Zozotown上的商品也逐渐延展至服饰等潮流产品。年轻人喜欢什么,友作就卖什么。

在日本百货业遭遇连年衰退的时期,Zozotown却成为服饰业成长力最强的销售渠道,并于2007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总市值已超过446亿元人民币。

实现财富自由之后,友作对生活开始了更浮夸的追求,后来还结交了明星女友刚力彩芽!

前泽友作的女友

怎么样,这样的人生堪称“顶配”了吧!

“钱,越花越多”

成为“日本王思聪”之后,友作其实对赚钱这事看得很佛系。

在加班特别严重的日本,他在公司推行6小时工作制,也就是说,如果员工是早上9点上班,那下午3点就能下班过自己的日子了。

“我希望自己公司的人,每个人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享受自己的人生。”讲这话的友作,绝对是员工心中最爱的那种良心老板。

在上个月播出的一期访谈节目中,友作还谈到了自己对待金钱和生活的这种态度,甚至直言:“金钱是不重要的,如果可以,把金钱从这个世界上消除会比较好。”

当然,友作最广为人知且最经典的一个理论还是“钱越花越多”理论:

“钱越花越多,使劲花钱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体验到很多事情和遇到很多人,成为自我成长的食粮。于是就会挣到更多的钱,再花更多的钱,进一步成长。如此无限循环,而钱不会减少。”

一直秉持着这种理念生活,也难怪他经常会一掷千金,只图一乐。

但“永远不差钱”的生活,似乎终究只是梦一场。

今年5月4日,友作在推特上发文表示,由于缺钱,他计划于5月16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的一场拍卖会上出售几件物品。

他在帖子里附上了即将拍卖的两幅画的截图:一幅是爱德华·拉斯查的画作,估价在20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另一幅是安迪·沃霍尔的花卉画,估价在1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

当时有网友在帖子下留言问:“你没钱了吗?”

友作回答道:“是的,我总是缺钱,因为我总是把钱花得干干净净。”

其实,当个“月光族”对他来说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Zozo公司还是很能“打”的。但问题是这几年,Zozo公司也遇到了不少问题……

先是自主研发失败。2017年11月,Zozo推出了量身定制“ZOZOSUIT”西装的业务,却最终因技术及费用等问题难以批量生产,随后宣布停摆,还不得不下调业绩目标,导致了公司自2007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收益负值纪录。

之后,Zozo又因为折扣服务引起了服装制造商的反感,部分制造商甚至与其解除了合作关系。

近一年以来,Zozo公司的股价下跌了26%,对友作造成了约51.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

更扎心的是,部分证券分析家称,友作的社交方式对投资者的心理造成了不良影响。JPMorgan东京分公司行政总监就表示:“我们对Zozo的信赖度下降了”。

对此,友作心里门儿清。今年2月,他宣布自己将暂时停更推特,并专注于公司的经营。可惜,他立下的flag并没有实现,最后的努力似乎也以失败告终。

当年,他说“钱越花越多”理论时,拥趸众多;现如今,他却因疯狂花钱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最终不得不卖掉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这么看来,有钱也不能真的任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