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鹏的一场有情怀的社会实验:如何挑战行业禁区?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近日,在水滴互助举办的网络互助行业的发展趋势研讨会上,水滴互助宣布将在9月正式启动 “病友互助计划” 。顾名思义,该计划是为那些患有轻疾的人群提供网络互助保障服务。据介绍,“病友互助计划”覆盖病症种类近60种,既往患有中风、糖尿病、乙肝(部分)、心脑血管疾病、肺气肿、肾脏疾病等近60种轻疾、慢疾的人群皆可加入,最高可获得10万元的互助金保障。

该计划是首例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综合型抗癌互助计划,将网络互助的保障人群从“健康”人群延伸至“轻疾”人群,也是针对网络互助理念进行的一次创新性探索。用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的话来说,这是“做一场充满情怀的社会实验”。

事实上,水滴公司创立三年来,一直在健康保障领域不断创新,提供了多种形式的健康保障方式。2016年5月,水滴公司上线了水滴互助,推动了水滴公司的第一次健康保障供给侧改革;2016年7月,水滴公司推出水滴筹,为那些事前没有加入网络互助或者购买商业保险的患病人群提供“事后救助”。此次推出的“病友互助计划”,虽然只是网络互助的一种产品,但可以算作水滴公司的第三次健康保障供给侧改革。

给轻疾患者提供保障,深入行业“禁区”

水滴互助有超过70%的用户分布在“下沉市场”,并且在这些用户中轻疾带病人群对健康保障的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带病人群”理论上存在高赔付风险,很少有保险产品愿意承保;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的消费水平相比一线市场要低,很多商业保险门槛高,这类人群只能望而却步。

目前,市场上少有专门针对轻疾患者提供保障的服务。从网络互助行业来看,自2014年,网络互助平台的数量在高峰期一度逼近300家。到了2018年,许多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进入网络互助行业。即使市场上存在众多网络互助平台,它们推出的抗癌互助计划,也都只是面向健康人群。由于轻疾患者罹患重病几率相对更大,随之而来的高赔付风险成为大多数网络互助平台的“禁区”。

从商业角度,“带病投保”往往最被忌惮,保险公司在推出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保险时,需要对人群精准细分、对风险充分判断,并在核保、定价和运营领域采取适当的风控措施,以避免高赔付风险。健康用户在购买商业医保时,大部分情况下均要求事先做体检,保险公司会依据体检状况决定保险赔付额度。

目前,只有少量的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商业保险,而且只面向特定病种,例如针对甲状腺结节患者的甲状腺癌保险等。因此,“病友互助计划”,不仅是网络互助行业首例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综合型抗癌互助计划,而且是健康保障领域首例不限轻疾病种的健康保障产品,可以覆盖到更多的轻疾带病人群。

需要情怀和勇气,更需要专业运营能力

当然,作为健康保障形式的第三种形态,虽然像水滴互助、相互宝这类互助平台填补了我国医保和商保缺口,但是面对轻疾带病人群,愿意在行业“吃螃蟹”、也敢于在行业“吃螃蟹”的平台屈指可数,这不仅需要情怀和勇气,更需要平台具备很强的运营能力,可以控制赔付率并针对这部分人群提供专业的服务。

在研讨会上,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表示,将网络互助的保障人群从“健康”人群延伸至“轻疾”人群,更好践行公司“保障亿万家庭”的使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是水滴互助推出“病友互助计划”的原发动力。

截至目前,水滴筹平台上的爱心赠与行为累计已超过6.5亿人次;水滴互助会员数量也超过8000万,为6200多个家庭累计划拨互助金超8.5亿人民币。

但是,在沈鹏眼里,这离“保障亿万家庭”的目标使命,仍有距离。要实现让更多人享受到优质的并且负担得起的保障服务,自然也包括轻疾带病人群。因此,推出“病友互助计划”,沈鹏表示是一场社会实验,需要情怀,也需要勇气。

其实,要做到为轻疾患者提供保障,除了需要有情怀、有使命感外,更需要有能支撑该计划有效运转,控制赔付率的信心、实力和经验。

“病友互助计划”要维持长期稳定运转,就必须做到及时划拨互助金。从理论方面讲,计算网络互助计划的风险概率,底层运行逻辑依据的又是大数定律,即规模越大,风险概率稳定性越高。风险概率只要趋于稳定,网络互助平台就可以根据这个稳定的风险概率,进行核保、定价和运营等方面的风控,会员一旦申请赔付,能够得到约定好的赔付。

截至目前,水滴互助经过三年多的平稳运营,已拥有超过8000多万会员,为6200多个家庭划拨过互助金,从宏观来看,会员的发病风险已趋近中国的自然发病率,风险概率更加稳定。

因此,面对赔付金额要求、赔付效率要求,水滴互助的底气是很足的。

网络互助3.0:行业进入深耕细作期 更加聚焦解决细分问题

网络互助的概念最早萌芽于2011年左右,但直到2016年,随着水滴互助、同心互助、蜂巢互助、17互助等众多平台陆续上线,网络互助时代才正式开启。

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在研讨会上发言

水滴公司合伙人、水滴互助总经理胡尧此前在媒体采访中指出,经过3年多的发展,网络互助3.0时代已经来临。

胡尧表示,2016年到2018年属于网络互助的1.0阶段,行业经历萌芽初探,在监管去芜存菁之后,剩者为王。从2018年开始,行业迎来隐性洗牌期即2.0阶段,互联网巨头陆续涌入,逐渐形成头部玩家和巨头共治的局面。

今年,互助行业正式进入3.0阶段,平台的竞争回归到保障和服务本质,行业进入深耕细作阶段。所谓“深耕细作”,则是要深入把握会员真实需求,给会员提供精准的保障和服务。

网络互助1.0阶段的发展是源于社会中那些因难以承受高昂商业保险费用、经济实力不足的家庭和个人,最终沦为“夹心层”人群。为了解决这一人群的大病保障需求,在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之外发展出了第三种健康保障方式。行业高峰期,网络互助行业诞生了多达300家平台,水滴互助也于2016年5月上线。

从2018年开始,行业迎来隐性洗牌期,也就是网络互助2.0阶段。在这段时期,互联网巨头陆续涌入,逐渐形成头部玩家和巨头共治的局面。

再到如今的3.0阶段,这三次阶段性发展,本质上是为适应行业发展形势,逐层保障更多的人群和家庭。

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入3.0阶段后,1.0、2.0的问题就得以全面解决。

这三个阶段实际上是循序渐进、相辅相成的,也是行业发展所必须经历的。并不意味着必须要先解决1.0、2.0的问题,才能进入3.0。实际上,网络互助平台每个阶段的核心问题实际上只有一个——如何解决“夹心层”的医疗保障问题。

1.0时代是一个“发现问题”的时代,也就是发现“夹心层”人群的潜在需求,然后开始尝试解决需求;2.0时代则是“解决问题”的时代,在该时代,对于互助行业供给侧来说是“洗牌”,行业进入较为稳定的阶段;对于需求侧,则是越来越多的“夹心层”人群开始选择网络互助,开始享受网络互助带来的保障服务,这实际上是“解决问题”的过程。

到了3.0时代,则是在前两个阶段的基础上,“解决细分问题”。从1.0、2.0到3.0,网络互助平台需要结合时代发展不同的形势特点,逐步扩大受众范围,渐渐填补行业空缺。这一方面是完善网络互助平台自身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整个行业进步的过程。

网络互助的行业格局逐渐清晰,但是互助市场仍然没有达到饱和,其市场潜力仍然巨大。在新的阶段中,网络互助平台的竞争依然存在。新老巨头优势互补,在网络互助3.0阶段中,提供更精细的会员服务,才能推进整个行业更快速地发展,更早实现保障亿万家庭的愿景。